稼轩之豪放词

发表时间:2016/12/16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晓曙先生
[导读] 诗词是艺术中感情流露的一项载体,文绉绉的文字给人或许是稚嫩的书生意气,也有可能是深厚混成的感情独白。

稼轩之豪放词:一位艺术创造者的人生悲剧写照

诗词是艺术中感情流露的一项载体,文绉绉的文字给人或许是稚嫩的书生意气,也有可能是深厚混成的感情独白。可他无一例外牵扯着艺术创造者那一刻那一瞬间的心理和情感即此情此景,所以了解一个艺术创造者的心理路程尤为关键。

年少时代的辛弃疾是在国运衰颓、兵祸连绵的情况下度过的。辛弃疾生于金国,少年励志抗金归宋。下面是辛弃疾的一首小词:

《丑奴儿》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识得愁滋味,欲说还休。

词中的少年是一个没有复杂心理,敢爱敢恨的扁形人物,喜欢“爱上层楼”临阁远眺,此时的少年更像是一位侠客,没有过多的思绪,如何当官,如何集结士兵。他的愁只是眼前所见,心中所想。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当少年的风华正茂伴随着无知浅薄逝去,迎面走来的是一位两鬓发白,步履蹒跚的耄耋老者,依旧满腔热血,只不过他经历的更多,因为他已识得愁滋味。古韵长谈“女伤春,士悲秋”此时的他更像一位壮士。

稼轩少年之后,便是人生发迹的黄金时段。招兵买马,出任过江西安抚使、福建安抚使等职。


一生以恢复宋土为志,以成功立业自许,可是命运多舛,备受排挤,壮志难酬。但他恢复中原的爱国信念始终没有动摇,而把满腔激情和对国家兴亡、民族命运的关切、忧虑,全部寄寓于词作之中。稼轩的后半生大多为世人所知,虽无完美之结局,但却是一幕催人泪下,令人感慨万千的悲剧。

他的人生历程我们无法一一目睹,但有诗词这面镜子,却能显露稼轩内心的凄凉与无奈。有人会说稼轩的一生并不是那么失败,他也有过“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的意气风发时刻。可再辉煌的巅峰之景,如果不是结局,再喜悦的曲调,如果不是幕尾余声,那都不过是黑暗前忧郁迷人的黄昏,

所有的一切不过是铺垫高潮时刻的那一声哀乐。

这让我回忆起一部悲剧片《驴得水》,两者截然不同,可都发人深省。本来是共志城城的一伙人,为了同一个美好的目标而努力奋斗,因为情感和利益而走向毁灭。虽然他们都活着,可他们还不如死掉。借用导演的一句话:“为了美好的目标去做错误的事,最终误入歧途。”

稼轩的豪放词远不及《驴得水》那样给人内心带来的恐怖,你可以说两者是风马牛不相及,但你无法抹掉眼角的泪痕。一个是国恨家亡,一个是人性黑暗,却黑的彻底。同样《驴得水》也永远攀比不上稼轩的豪放词,小家子气与壮志豪情孰更胜一筹?稼轩的豪放词是一个人可却是几十年的沧桑背景,时间跨度之长,也许正像那导演所说的“为了美好的目标去做错误的事,最终误入歧途。”而稼轩为了美好的目标去做正确的事,虽然没有成功,但他已经做的很好了,而且走到了终点,只不过终点不止一个,这是一段需要几代人才能走完的历程。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