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合《法国政治思想》的翻译谈创译马哲作品

发表时间:2016/10/31   来源:《教育学文摘》2016年10月总第206期   作者:万小磊 陈伟济
[导读] 创译论本是许先生结合自己的诗歌翻译实践所提出的理论,在这里把它移花接木到马哲思想著作中也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广东科技学院 广东 东莞 523083
        摘 要:本人有丰富的翻译实践经验,积累了些许感悟,其中有些感悟与许渊冲现实的创译论不谋而合。在这篇文章中作者将结合本人与浙江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刘同舫教授合译的《法国政治思想》一书初步探讨许先生的创译论在马哲思想著作翻译过程中的应用。创译论本是许先生结合自己的诗歌翻译实践所提出的理论,在这里把它移花接木到马哲思想著作中也是一种全新的尝试。
        关键词:创译 翻译 许渊冲
一、什么是创译
        许渊冲是我国著名的翻译家,他在中国古诗英译上坚持韵体译法,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许渊冲在大量的实践基础上总结了中国传统译论,提出了有独到见解的“创译论”。他认为,译者应该再现原作的文体美和语言美,使读者能够像读原作一样得到美的享受;文学翻译家需要有独到的表现力,才能有创造性的翻译作品。“译者一方面受到内心灵感的驱动,希望将它表现在译文中;另一方面又因传统价值观的定向思维,不敢对原文进行改动、进行创译,无可奈何地受缚于原文。”
二、使用创译的表现
        1.添词救韵。
        “所谓‘添词救韵’,指的是当译诗的押韵出现困难时,可以通过添加一个单词或短语来达到押韵之目的。”
        2.创造词语。
        如: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张若虚:《春江花月夜》。But message-bearing swans can’t fly out ofmoonlight,Nor letter-sending fish can leap out of their place. 此译文中message-bearing与letter-sending明显是新造词。
        3.活用习语。
        例如: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蒋捷:《一剪梅》。


Oh, time and tide will not wait for a man forlorn;When cherry’s red, spring dies,And green banana sighs.“time and tide”源于谚语Time and tide wait for no man(岁月不待人)。
三、创译在《法国政治思想》一书翻译过程中的体现
        1.本书的标题French Political Thought from Montesquieu to Tocqueville: Liberty in a Levelled Society? 该标题中的levelled一词翻译起来就有难度。
        以下分别是level作为动词时在牛津和朗文词典中的解释:
        [Tn] make (sth) level,equal or uniform使(某事物)平坦,平等或一致:The ground should be levelled before you plant a lawn.先把地平整好再植草坪.* level social differences消除社会差异。
        从这两部词典中的定义我们可以看出level作为动词使用时的基本意思为“使……变得平整”。标题中的levelled society字面意思为“平的社会”,但是基于作品内容分析又不是公平的意思,况且平等与公平并不完全是一个概念。这就遇到了难题。经一番思考并结合作品中所谈内容,是指消灭贵族特权,赋予一般民众以参与治理国家的权利,赋予民众以自由权等。另一方面,liberty in the levelled society中liberty本身即有自由权的意思,为避免重复标题便译为“平权社会中的自由”。
“平权社会”是笔者前所未闻的词语,在这里便属于造词一说。
        2.If, in France, local communities were given more independence, they would just have a tendency to over-regulate within their own little sphere.如果法国的地方社区被赋予了更多的独立权,他们很可能会在自己的小小的势力范围里过度管理。Moreover,local self-government depended on the existence of a powerful aristocracy.而且,地方的自治依赖于存在强大的贵族。In France,this aristocracy was lost for ever.法国已经永远失去了贵族。“In France”本来是一个介词短语,如果忠实地翻译为在法国贵族被永远失去显得很别扭。把它创造性地翻译为一个名词,翻译为主谓结构,就显得这个句子顺口了很多,更符合汉语的习惯。虽然笔者不敢说自己是全中国第一个这么处理的,但相对于传统的译法还是有创新性的,应该属于翻译中的创译。本人在翻译该书期间遇到许多困难,最终都创造性地解决,有很多可以分享的东西,但篇幅有限,笔者将在以后逐步分析,从这次的初谈还会有二谈、再谈。
        当然,翻译的创新不仅是理论的创新、内容的创造等,还包括语言形式、文章布局格式的创新以及为了更好地传导原文意思和为了更好地适应读者而采用的翻译技巧的创新。任何的翻译理论和翻译技巧都是良好的语言功底的锦上添花,没有很好的英汉语功底,只是纯粹地研究理论,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在非学术界,即商届和工业领域,要胜任这些方面的翻译专业知识相比语言功底和翻译技巧来说更加重要,能够同时精通语言和一门工业的人又不屑于去做翻译,这是翻译所面临的僵局。
参考文献
[1]廖七一 当代西方翻译理论探索[M].南京,译林出版社,2002,131。
[2]陈涵 从后结构主义看许渊冲的“创译论”.中国知网。
[3]腾国立 翻译当中的一支奇葩———解构创译.中国知网。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