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了

发表时间:2016/8/30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王大庆
[导读] 知了是最忠诚的鼓手,地下埋葬了数年的他们,受太阳的邀请,将生命的力量尽数爆发在这盛夏的舞台上,多么酣畅淋漓啊,那是多么摄人心魄的力量
已是夏末,树叶野蛮生长了一个季度,终于在风中跳起了谢幕的舞曲,而知了,卖命地欢呼了生命中最华丽的十几天,也垂垂老矣,踏上了返程的旅船,重回大地。

说起知了,这可是我童年最好的玩伴。我是一个不地道的农村孩子,虽然出生于红砖青瓦之间,但是,却没有乡下孩子的顽劣劲,老实的要命,至今二十岁了,依旧有些老人喜欢那我打趣,说我羞赧的像大姑娘一样。就这样,我以男儿之躯,老实的像姑娘一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但是,远离了孩童的打打闹闹,我却收获了一个宛如哲学家一般的童年。

因为朋友少,那些小玩物就成了我的伙伴,尤其到了夏天,在夜晚捉到未完全蜕变的蝉,第二天早上就可以拿着它在院子里大呼小叫了。知了的幼虫是一道土菜,可炸可烹。但是 就没有人再去吃知了了。知了刚刚从幼虫的壳里蜕变出来,通身乳白,蝉翼如纱,仿佛沐浴一夜露珠的白兰花,带着淡淡的诗意,带着浓浓的新生的生命气息。知了的生长是很快的,只需半日,便可打开双翼,飞上树梢。

知了在夏日,特别是在烈日最毒的时候,唱的越发欢快,蝉鸣声一片接着一片,就像是在热风中掀起的浪花,连绵不断,激情澎湃。

知了是最忠诚的鼓手,地下埋葬了数年的他们,受太阳的邀请,将生命的力量尽数爆发在这盛夏的舞台上,多么酣畅淋漓啊,那是多么摄人心魄的力量!那是生命力!它们有的在地下潜藏三年,五年,有的可能需要十七年!千万个日子的蕴藏只是为了生命的十几天的光明,那么,他们哪敢还有所隐藏!

对于蝉鸣,不同人听出了不同的味道,骆宾王在狱中听出了声声的怅然,朱熹则是于小道上心悦于蝉鸣之欢,司空曙偶闻蝉声,便觉一年老,不禁生出万般心绪……,知了只是人间短暂的过客,无喜无悲,无念无憾。在生命谢幕之前,热情洋溢的赞颂着美好的夏天。知了在人们忙着收玉米,忙着下地劳作的时候潜藏在树叶之间,用生命去演唱。人啊,你何时能够像几百万年之前一般,为了开心的事而笑,为了生老病死而悲,何时能够以生灵的姿态活在地球表面。

今日突然下了一场雨,带来了不少秋天的味道,或许,一叶落之前,早已有一只蝉在树叶间哀叹……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   知了
•   开垦
•   丰 收
•   大胆爱
•   丽江以北
•   溺水
•   祝福
•   请假两天
•   操 作
•   浅谈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