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 天 的 人

发表时间:2016/8/12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美惠子
[导读] 小溪水缓缓地淌过村庄,把旱地与水田分在南北两边。我的童年,应该是光着脚丫子在长满花草的天地里跑过来的
轻轻推开窗,任月光洒满整个屋子。我抬头远望,竟不自觉踮起脚尖……

小溪水缓缓地淌过村庄,把旱地与水田分在南北两边。我的童年,应该是光着脚丫子在长满花草的天地里跑过来的。沿着那一溪清清的流水,跳跃着拉扯溪边的柳枝,追逐红色的蜻蜓,看风儿从田间禾苗的缝隙间穿过时那一阵涌动的绿色浪潮。那时候,跑啊、跳啊、笑啊,好像永远都不会疲惫。

稻草编制的秋千,吊挂在屋后的樟树上,伴随着阵阵欢笑声,摇呀,晃呀,树叶也哗哗的响个不停。秋千越荡越高,就像是要钻到云端里一样。每一个起起落落的来回,心也像是从心底又跳到喉咙处。

绕着一条小小的山路,偶尔转一个弯,一直走到炊烟袅袅的尽头,便可到另一个小村--草子塘。一个美丽的名字,一个美丽的地方。有草,青青的布满道路两边;有塘,满满的水,和心中的大海一个样。

小村的中心处,有一座小屋,挂着一个硬纸做的标牌,写着经销店三个字。而那小屋的主人,便是我的外公外婆。夏天的午后,屋外的柚子树下,来来往往的乡民,各自招呼一声,休憩一刻,闲谈一阵,总是那么热闹。

……

然而,时间却永远不会定格在任何一个时刻,无论幸福,抑或忧伤。

村里的那条小溪还是缓缓流着,日日夜夜。但却再没有谁家的小孩光着脚丫子到处乱跑了。那一只只红色的蜻蜓也早已没了去向。只那柳树,声声息息,在岁月的风尘里叹惋,寂寥而苍老。时间,真的会让每一个年轻的生命渐渐疲惫,它一直走着,我也一直走着,他们也没有停息。于是,我终于失去了我的童年,我的稻草秋千,还有亲爱的外公外婆。岁月就这样悄悄地流逝,一点点的变迁,只留剩些物是人非的记忆。如今,当我只身来到异地他乡,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北方城市,夜里,窗前,听旭日阳刚撕心裂肺地唱着《春天里》。也许,明天,我的窗外也将是花红草绿了吧。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