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汉时期辽西郡县地望考略

发表时间:2016/7/20   来源:《文化研究》2016年2月   作者:麻丽楠
[导读] 随着近些年的考古发现增多,西汉时期辽西郡诸县的地理位置,渐趋明朗。本文以考古资料为依据,结合历史文献、历史地理资料,以“二重证据法”考证西汉时期辽西郡诸县的地理位置。

麻丽楠
辽宁师范大学 历史文化旅游学院  辽宁 大连 116081
摘要:文献关于西汉辽西郡诸县地望的记载较简略,后世学者对此的研究观点也不一。随着近些年的考古发现增多,西汉时期辽西郡诸县的地理位置,渐趋明朗。本文以考古资料为依据,结合历史文献、历史地理资料,以“二重证据法”考证西汉时期辽西郡诸县的地理位置。
关键词:西汉;辽西郡县;地望;
        文献关于辽西郡的记载最早见于《史记·匈奴列传》:“燕亦筑长城,自造阳至襄平。置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郡以拒胡。”秦汉沿袭燕辽西郡,但设县情况有变化。《史记》中未记载辽西郡属县的位置,《汉书·地理志》(以下简称《汉志》)中记载西汉辽西郡辖十四县:且虑、海阳、新安平、柳城、令支、肥如、宾从、交黎、阳乐、狐苏、徒河、文成、临渝、絫,并记载了十四县相关的山川、河流等地理概况,《水经注》等文献中涉及辽西郡县的地理情况,但具体地望需进一步考证。后世学者依据文献与考古发现,对此问题的研究与考证不断深入,如《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以下简称《释文汇编》),《东北历史地理》等。本文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依据考古发现、历史文献、历史地理资料,考证西汉辽西郡十四县的地望。
1、且虑——葫芦岛市邰集屯古城
        《汉志》中,“且虑”为辽西郡首县,记载为“且虑,有高庙。莽曰鉏虑”,“高庙”为祭祀用的高台建筑,可见且虑县具有特殊身份。《释文汇编》考证且虑县位于今朝阳市西,[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年版,第1页。]未确指具体位置,《东北历史地理》[孙进己、冯永谦《东北历史地理》,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300页。]认为朝阳召都巴与大庙乡土城子城址,既符合地理方位,也符合使用年代,前者规模稍大于后者,因而认定召都巴古城为西汉且虑县的所在。笔者不认同此观点,原因有三:①文献中“且虑县位于朝阳市以西”的记载有待考据,据此寻找城址位置缺乏说服力;②召都巴古城靠近北方游牧民族区域,在此设高庙祭祀,有违常理;③古城附属遗存发现较少,缺乏考古资料证明此为且虑城。王成生考证今葫芦岛市邰集屯城址为辽西郡且虑县故址,[王成生《汉且虑县及相关陶铭考》,《辽海文物学刊》,1997年第2期。]主要因城址出土的带铭文陶量器,其上刻“且虑都市王伏(司)鍴”,可证秦汉或沿用燕且虑都,于此设且虑县。此外,小荒地南城址出土有大量西汉时期遗物,如“千秋万岁”瓦当等,笔者认为西汉且虑县位于邰集屯城址。
2、海阳——河北省昌黎县西境
        《汉志》记载:“海阳,龙鲜水东入封大水。封大水,缓虚水皆南入海。有盐官。”《释文汇编》中考证海阳县位于今河北省滦县西南兴隆庄,[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年版,第2页。]其依据《水经注》中“濡水……又东南过海阳县西,南入于海”及《魏土地记》:“令支南六十里有海阳城”,结合《嘉庆一统志》“龙鲜水为陡河上流西支、封大水为陡河上流东支”的考订,推断海阳县位于滦县西南,又据《水经注》“新河又东与清水会,水出海阳县”,参照今地图,指出海阳县相当于今滦县兴隆庄。学者多认同。事实上,其观点不合乎《水经注》的记载,按“濡水东南过海阳县西”,海阳县应位于濡水(今滦河)东,而兴隆庄位于滦河西,因而其论证自相矛盾。笔者据滦河河道情况及令支县位置(详见后文令支县考证),认为海阳县应位于滦河以东、今昌黎县西境一带,滦河于昌黎县南注入渤海,符合文献记载。
3、新安平——奈曼旗沙巴营子古城
        《汉志》载:“新安平。夷水东入塞外”,《水经注》载:“新河自枝渠东出合封大水,谓之交流口。水出新安平县,西南流迳新安平县故城西,地理志:辽西之属县也。”《释文汇编》认为新安平县位于今河北省迁安县西馆山。[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年版,第2页。]《秦汉东北史》认为西汉新安平县位于今内蒙古奈曼旗沙巴营子古城,[王绵厚《秦汉东北史》,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51页。]笔者认同并推测,“夷水”应为教来河。教来河发源于赤峰市敖汉旗,流经奈曼旗后汇入西辽河,与“东入塞外”相符。沙巴营子古城位于教来河东侧,占地面积约10万平方米,城内出土有战国至西汉时期的陶量、瓦当等遗物,因而笔者认为,新安平县位于奈曼旗沙巴营子古城址。
4、柳城——朝阳袁台子遗址
        学界已确切考证,西汉辽西郡柳城县位于朝阳市袁台子遗址。遗址位于朝阳市柳城镇袁台子村东北,占地约8万平方米,出土大量战国至西汉时期遗物,其中100余件刻有“柳城”、“柳”或“城”字样的板瓦、陶拍等,表明遗址为西汉辽西郡柳城县旧址。《汉志》记载,柳城县为西汉时期辽西郡西部都尉治。
5、令支——河北省滦县
        关于西汉令支县地望,《释文汇编》提出“河北省迁安县西南赵店子”观点,《东北历史地理》认同此说。
据《汉志》与《郡国志》记载,令支为两汉时期辽西郡属县。《水经注·卷十四》:“濡水从塞外来,东南过辽西令支县北……濡水又东南流径令支县故城东”,濡水今滦河,发源于河北省丰宁县,在乐亭县南注入渤海。《卷十四》又载:“世谓之大笼川,东南流径令支城西,西南流与新河合,南流注于海。”由此可知,令支城位于滦河西南方位,东、西两河之间区域。对照今河北省地图,发现滦县的地理位置与记载相吻合。笔者推断,西汉辽西郡令支县位于今河北省滦县主城区附近,但有待考古发现进一步验证。
6、肥如——河北省迁安市东部
        《水经注·卷十四》引《魏土地记》:“肥如城西十里有濡水,南流径孤竹城西,右合玄水。”肥如应在滦河西、孤竹城北方向,参照地图,肥如城位于今河北省迁安市东一带。《释文汇编》参考《读史方舆纪要》与《嘉庆一统志》的观点“肥如在卢龙县西北30里”,考证其位于迁安县东万军山,[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年版,第3页。]笔者认同此说。



7、宾徒——锦州凌海市大业堡古城
        《汉志》作“宾从”,《后汉书·郡国五》记为“宾徒”,后世考订应为“宾徒”。当代学者研究中鲜见宾徒县地望的有力考证。《郡国志》中“宾徒与徒河均属辽东,故属辽西”。宾徒与徒河应距离不远,后文考证徒河县位于凌海市娘娘宫镇。(详见“徒河”考证)宾徒从辽西郡划入辽东郡,应距医巫闾山较近。
本文认为,位于今凌海市的大业堡古城为宾徒县所在。城址发现于凌海市大业堡村,城东紧邻大凌河。大业堡古城出土大量的汉魏时期遗物,附近发现有汉魏时期墓葬。古城在“徒河县”正北方向,二者同归入辽东,合乎常理。
8、交黎——锦州凌海市大王家窝铺古城
        《释文汇编》认为西汉交黎县位于今辽宁省义县;《东北历史地理》认为其位于大王家窝铺城址。《汉志》载:“交黎,渝水首受塞外,南入海。东部都尉治。莽曰禽虏。”“渝水”即今大凌河,大凌河流至义县沿医巫闾山南流,经大王家窝铺古城于凌海市东南注入渤海湾,与《汉志》所载吻合。大王家窝铺古城位于凌海市白台子乡大王家窝铺村、大凌河东岸,占地约15万平方米。城址内有丰富的汉魏时期遗物,附近发现多座烽火台构成的烽燧线,沿着烽燧线发现有三处汉代遗址。[王敏娜《汉代辽西郡郡城可能在凌海市大王家窝铺》,《辽宁日报》,2011-3-17(006)。]据《汉志》载,交黎县为西汉辽西郡东部都尉治。
9、阳乐——建昌县后城子古城
        《水经注·卷十四》引《魏土地记》曰:“海阳城西南有阳乐城。”又云:“令支城南六十里有海阳城者也。”按以上记载,令支、海阳位于阳乐东北方位,而 令支、海阳皆位于今河北省。笔者认为以上文献记载有误,因《汉志》记载“阳乐,狐苏,唐就水至徒河入海。”唐就水为今天的小凌河,[陈澧《汉书地理志水道图说》,《二十五史补编》第一册。]阳乐县应位于小凌河沿岸。《释文汇编》认为阳乐位于辽宁省义县西偏南古城子沟。《秦汉东北史》认为阳乐县位于辽宁省绥中县古城寨城址,古城出土大量汉代陶片,城址南临大海,位置符合阳乐“北海之阳”说。[王绵厚《秦汉东北史》,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56页。]笔者认为,阳乐县应位于建昌县后城子古城。依据有三:①后城子古城北临小凌河,东临六股河,与文献记载吻合;②城址占地约14万平方米,规模较大;③城址出土有明刀、半两、五铢钱等遗物,年代经战国至东汉时期,符合阳乐为两汉辽西郡属县史实。
10、狐苏——朝阳县松树嘴子古城
        《释文汇编》据《汉志》的记载,断定狐苏县位于小凌河上游,结合松树嘴子城址出土的汉代遗物,考定狐苏县位于此。[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年版,第4页。]之后学者均从此说。古城发现于朝阳县东大屯乡松树嘴子村,位于小凌河北岸,从历史文献、考古资料和地理位置的结合度看,西汉辽西郡狐苏县应位于此。
11、徒河——锦州凌海市高山子古城
        《释文汇编》采取陈澧的观点,即西汉徒河县位于今锦州市,[陈澧《汉书地理志水道图说》,《二十五史补编》第一册。]《东北历史地理》则认为邰集屯古城为汉徒河县所在。本文前文已论证,邰集屯古城为西汉且虑县所在。
据《汉志》载:“阳乐,狐苏,唐就水至徒河入海。徒河,莽曰河福。”文献中的“徒河”指西汉徒河县,因王莽所改应为县名,分析文献可了解,徒河县距海非常近,且小凌河流经于此。高山子古城位于锦州市东南的娘娘宫镇高山村,东邻小凌河下游,小凌河于城址南流入辽东湾,地理位置正符合。城址内发现汉代板瓦等遗物,附近有汉代墓群,年代也符合。
从地理位置及城址遗存、使用年代角度综合考证,高山子古城应为西汉辽西郡徒河县所在。
12、文成——建昌县巴什罕古城
        《汉志》记载:“文成,莽曰言虏。”关乎文成县的地望,学界存在多种观点。《释文汇编》认为其位于今松岭附近,建昌县巴什罕古城即文成县所在;[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年版,第5页。]《东北历史地理》则认为建昌县后城子古城既出土汉代遗物,又出有辽代遗物,与文献记载吻合,为文成旧址;[孙进己、冯永谦《东北历史地理》,哈尔滨: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9年版,第310页。]而李殿福在其文章中论述“奈曼旗沙巴营子古城为文成县所在”。[李殿福:《西汉辽西郡水道、郡县治所初探——兼论奈曼沙巴营子古城为西汉文成县》,《辽宁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2年第2期。] 本文对后城子古城与沙巴营子古城已有其他考证,巴什罕古城出土战国至西汉时期遗物,年代合乎文成县废弃于东汉,因而笔者认为,西汉辽西郡文成县位于建昌巴什罕古城。
13、临渝——锦州义县复兴堡古城
        《东北历史地理》认为今锦州义县复兴堡古城为西汉临渝县所在。笔者认同此说。《汉志》记载:“临渝,渝水首受白狼,东入塞外,又有侯水,北入渝。莽曰冯德。”“渝水”即大凌河,南源出自建昌县黑山(今白狼山),干流沿努鲁尔虎山和松岭向北流,又沿医巫闾山向南流,于复兴堡古城东南处与北边源于阜新的细河(古称侯水)会合,与《汉志》记载完全吻合。城址出土汉代遗物,附近发现汉代墓葬,应为西汉辽西郡临渝县所在。
14、絫——河北省抚宁县“古城子”村汉城
        《汉志》记载:“絫。下官水南入海。又有揭石水、宾水,皆南入官。莽曰选武。”《水经注》:“濡水又东南至絫县碣石山,文颖曰:碣石在辽西絫县,王莽之选武也。”《释文汇编》据《嘉庆一统志》“官水疑即潮河,碣石水即急流河,宾水即饮马河”,推断汉代絫县大致位于今河北省昌黎县南泥井街。[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释文汇编·东北卷》,北京: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88年版,第6页。]《秦汉东北史》结合考古发现——绥中县万家乡发现规模巨大的秦汉建筑遗址,遗址南临海,海面有三块巨石组成的“姜女石”,其认为“姜女石”即古碣石,于建筑遗址西北二十余里处的山海关西南古城子村,发现汉代大型城址,考定为西汉辽西郡絫县位于此。[王绵厚《秦汉东北史》,沈阳:辽宁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第60页。]
        本文认同“古城子”村汉城观点,但对其考证有所异议。“姜女石”非《水经注》中的“碣石山”,碣石山位于今秦皇岛市昌黎县北,碣石山东北即抚宁县,古城子村汉城址位于抚宁县榆关镇,亦碣石山东北方向,抚宁县西有洋河南入海,笔者认为,洋河即《汉志》中的“下官水”。综合文献记载,碣石山、水文情况与考古发现,笔者认为,河北省抚宁县的古城子村汉城址为西汉絫县旧址。
        以上西汉时期辽西郡十四县的考证,或为前人已有观点,或为本文看法。笔者学识尚浅,多有谬误之处,谨以此文以文献记载、历史地理与考古发现相结合之考证方法,考证此选题,不当之处还请诸先生不吝指正。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