馄饨

发表时间:2016/6/2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hello喵妹
[导读] 捧着手里的馄饨,忽然动容,很想家。自己觉的,我实在不是一个恋家的人,每次回家不出三天,就很想往外跑了,尽管我从来都不采取任何行动。但想家大概是一种情节吧。
今天一个人面对着那一碗馄饨的时候,差一点流泪……

不知有多久,没有吃一碗这样热腾腾的馄饨了,在这样的夜幕时分。尽管食堂里烧得一般,但有那种以前吃过的味道。清汤里飘着十几只滑滑的馄饨,氤氲着几朵蓝褐色紫菜,几颗白白绿绿葱花,鲜鲜咸咸。

过去一年是多么奇妙而悲险的经历啊。一周前做了勇敢的决定,虽然自己很矛盾,但还是决定这样。我承认,那些日子,实在是一些美好的时光。还清晰记得自己收到礼物时的满脸惊喜,记得看海时的灿烂阳光,漫步商场的悠闲格调。可以毫无顾忌地大吃大喝,打嗝,抠鼻屎,可以捏脸,揍人,发脾气。还有陈奕迅的演唱会,大家像打了鸡血一样互相感染,呼喊Eason的名字,随之唱歌,为之疯狂。。。但还是做了决定,尽管自己也很痛心。想是缘分不够还是缘分已尽,我愿是前者,愿各自珍惜。以后兜兜转转不知会去往哪里,多年后想起来,也会觉得梦幻吧。

捧着手里的馄饨,忽然动容,很想家。自己觉的,我实在不是一个恋家的人,每次回家不出三天,就很想往外跑了,尽管我从来都不采取任何行动。但想家大概是一种情节吧。吃着馄饨,一个人,一直一直的,有时候会发呆,有时候突然地,就想要落泪。许多不顺心,不开心,虽然不曾对家人提起,可仿佛他们一直都知道一样。想到妈妈若是知道我这样子,该是会比我更伤心的。

或然在某个无法入眠的夜晚,可能因为思念女儿在暗自流泪。这大概就是所谓家人之间的牵绊吧。

这次日语二级能力考差两分就能过了,意外中的必然。自从两年前的那次考试之后,每次考级都差那么几分不过,魔咒一般。难道是因为我太在乎那次考试的结果了?难道是因为我一直都放不开?也许。有些东西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不觉得遗憾的。英语也是,考了三次了,每次都差那么些。算了。

我想起《大明宫词》中,太平在上元灯节逃出宫,和韦姐姐走散后,寻着昆仑奴面具,一张一张揭开,然后看到了那张动人的脸,她为之牵挂一生的薛绍的面容。然后怀着满心欢喜,在街口吃了平生第一碗馄饨,也是她一生中觉得最好吃的一碗馄饨。十五年后当薛绍已故,太平和第二任丈夫新婚,一夜未归的隔日清晨。又是那个日子,那时候天刚蒙蒙亮,狂欢的人群刚刚散去,街道是那么寂静,露水结在街边的长凳上,闪着新鲜的光泽,一切都像是在梦中。她再次吃了一碗馄饨,我记得太平当时的话是这么说的,“我已经记不得馄饨是什么味道了,只记得吃馄饨的时候,我的心情特别快乐,特别轻松,但是有那么一点伤心……”

馄饨吃完了,我呆了一会儿,起身回寝室。

下次,应该不会再去吃了。或者,是在很久很久以后吧……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