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和他的大哥

发表时间:2016/3/25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未远
[导读] 一天酒劲儿正上头的时候,牌打的也极顺手,乡亲们问我爸怎么跑到那老远娶的我妈,我爸一脸傲娇从我大伯媳妇儿去世开始说起。大伯虽替我爸高兴,也禁不住为自己难过,不过他也没说啥,几个人继续喝酒玩牌,就是一手拿酒瓶子,一手抓牌,旁边放盘子花生米顺道幺五喝六。牌一圈一圈的打,酒越喝越多,后劲儿越来越大...

跟其他乡镇一样,我生长的村落也充斥着家长里短与是是非非。

除了年少夭折的老六,爸爸现在是兄弟四个,一个姐姐,他排老五。可由于我姑姑已出嫁,邻里乡亲的都叫他老四。现在老四跟二哥最和谐,跟三哥最要好,但我妈是他大哥带他从四千里外带回家的。

从我记事起,我爸没叫过老大一声哥,我也没喊过一声大伯,起初是爸不让叫,后来是我不想。

据爷爷在世的时候说,打小儿我爸跟老大最亲近来着。这事儿我跟奶奶求证过,她说是的,但一直不肯往下说。后来我是从妈妈那儿软磨硬泡求来的故事始末。

爸爸结婚的时候,大伯的第一任媳妇儿刚去世不久。大伯是因为难过才带着我爸远赴四川打工,没想到给我爸讨了个媳妇儿,就是我妈。那时候,他兄弟俩好的能穿一条裤子,还不嫌挤。

回来之后,爸爸新婚,大伯跟我爸俩人都高兴,天天召集几个邻里乡亲一块喝酒打牌,在大伯家里。

 一天酒劲儿正上头的时候,牌打的也极顺手,乡亲们问我爸怎么跑到那老远娶的我妈,我爸一脸傲娇从我大伯媳妇儿去世开始说起。大伯虽替我爸高兴,也禁不住为自己难过,不过他也没说啥,几个人继续喝酒玩牌,就是一手拿酒瓶子,一手抓牌,旁边放盘子花生米顺道幺五喝六。牌一圈一圈的打,酒越喝越多,后劲儿越来越大。突然不知道其中哪个乡亲说牌怎么不对了,怀疑有人出老千,四人互相问互相怀疑。不知怎么我大伯跟我爸俩人开始互相指责,都怀疑是对方搞鬼。我爸是急脾气,这点我倒随他,且胜于蓝。当时我爸说了句,“你再说我把你房子点(烧)了!”随即摔门而去,手里依旧拿着酒瓶子。

牌局加酒聚就这样散场了,兄弟俩吵架可不就是家常里短,能有啥关系。何况是因为这丁点儿牌桌上的事儿。


可第二天我大伯的房子真的被人点了,我妈说他问过我爸,他发过誓,纵火的人不是他。我信我爸。所以我讨厌误会我爸的大伯。

大伯跟我爸的梁子就这样结下了,梁子就是梁子,所有北方屋顶的担当,结实的很。他们兄弟俩的矛盾再没解开。

一奶同胞的兄弟,头都抬的比天高。

后来的这些年,我爸喝酒成痴,不是瘾,瘾是戒不掉,痴是沾不得。一沾必多,一多必是又吐又哭。每酒醒之后,我问我爸记不记得他做过什么,他统一沉默。

当下兄弟两人皆早过不惑之年,心火熄的彻彻底底,但还是没人愿意把头低下。好像大家都习惯了,至少我习惯了。

今儿打电话回家,妈妈接的,我说今天是父亲节我要求先跟爸爸通电话,妈说,“昨天你爸喝多了,到现在还睡着呢。”我一下火窜上了太阳穴,只问“为啥又喝这么多?”我妈说“跟你大伯喝的。”

如今我在我妈的故乡。

如今我在大伯跟爸爸当初迎我妈回家的千里外学习、生活。

兄弟俩人又在一起喝酒了,可能我这一次再无法讨问出事情始末。

有什么必要呢?

当初到底是什么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点了这把火,有什么重要的呢。

终究是血浓于水的兄弟。

想想我稀里糊涂讨厌自己大伯这二十年,一时心塞语塞。

再不谈悔不当初,只求珍惜当下。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