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液透析患者的心理状态临床分析

发表时间:2015/11/26   来源:《健康世界》2015年14期供稿   作者:舒前方
[导读] 贵州省瓮安县人民医院,贵州瓮安 由于患者进行血液透析的年龄通常情况下在成年以后,随着他们年龄增长,病情往往会渐渐加重。

舒前方
  贵州省瓮安县人民医院,贵州瓮安  500400
  摘要:目的:分析血液透析患者的心理状态与诱发因素。方法:采用“HAD”情绪自评表,对120 例血透患者进行调查,研究他们心理问题与躯体和社会因素的关系。结果:45例血透患者有抑郁状态,49例血透患者有焦虑状态。女性的焦虑者多于男性,不良反应发生频繁和患有不安腿综合征以及朋友减少的患者的焦虑发生率高。结论:应充分重视血透治疗的患者的抑郁以及焦虑的护理。
  关键词:血液透析患者;心理状态;焦虑的护理
  由于患者进行血液透析的年龄通常情况下在成年以后,随着他们年龄增长,病情往往会渐渐加重。由于病程时间长,病情具有不可逆性,再加上家庭与社会等因素影响,患者的心理状态常常非常复杂[1]。本文根据在长时间从事血液透析工作经验以及对血液透析患者观察的基础上,对该类病人的心理状态进行总结,先将总结结果叙述如下:
  1资料和方法
  1.1选取的资料
  随机抽取我院在2012年1月—2014年5月到收治的120例血液透析患者。其中男72例,女48例,年龄在18岁到84岁,平均年龄为51岁。其中狼疮肾患者7例,多囊肾患者4例,梗阻性肾患者8例,慢性的肾功能衰竭患者89例,糖尿病肾病患者12例。他们进行透析1到3次。其中血液透析患者最易患有的心理问题是抑郁和焦虑。
  1.2 使用的方法
  本文采取让患者填写“HAD”情绪自评表的方法[2]。该表包括两个分表:焦虑自评表(A自评表)与抑郁自评表(D自评表)。每个表包括7个问题,累积评分都是0~21分,当评分大于9分时,归为焦虑或者抑郁。同时,从患者躯体因素与和社会因素出发,对血透患者临床表现的焦虑或者抑郁的诱因进行考查。躯体因素有:血透时的头痛、不安腿综合征、血管疼痛、不良反应频繁;社会因素有:朋友情况\住院期延长、是否感到经济上的压力过重。
  统计结果可得,A自评表大于9 分为45 例,其中男20 例,女24例;D自评表大评表大于9分为54例,其中男25例,女29例。
  2 患者的焦虑与抑郁
  2.1 焦虑
  从调查表上可以看出,焦虑与患者血透治疗期间的躯体因素与社会因素都有关联,但与社会因素的联系更密切。


在躯体因素的方面上,患者不良反应频繁,其由于不安腿综合征而引起焦虑的发病率更高(P<0.01);在社会因素的方面上,女性患者的发病率要高于男性患者(P<0.05);在血透期间感到朋友减少而引起患者焦虑的发生率高(P<0.05)。
  2.3 抑郁
  从调查表上可以看出,抑郁也与患者血透期间的躯体因素与社会因素间的关系都密切相关。在躯体因素的方面上,患者有头痛、疲劳、血管疼痛、不良反应频繁症状的,其抑郁的发生率呈现明显升高(P<0.01);在社会因素的方面上,血透期间患者感到朋友减少或者住院日期延长、经济状况发生恶化的,其抑郁的发病率呈现显著升高(P<0.01与P<0.05)。
  3 心理状态的影响因素的分析
  3.1 疾病方面的因素
  肾功能衰竭具有不可逆性,且对患者损害比较大。可以这样说,除肾移植外,血液透析是维持肾病患者生命的唯一方法。患者往往会对透析效果表现出担忧情绪以及对透析后的不良反应的产生恐惧心理。据以往的研究表明,血液透析会对肾病患者造成性功能障碍的后遗症,据统计有70%左右的男性患者会发生阳痿情况。而这些抑郁,焦虑产生的主要原因包括情绪上的反应、认知能力的曲解与患者家庭角色的迁移
  3.2 经济方面的因素
  血透费用非常昂贵,而大多数血液透析患者家境一般[3],因此它是血透患者经济上的沉重负担,尤其对于中年老年患者来讲,其本身负担就较重,患病以后加上身体虚弱而丧失或部分丧失劳动力,无法继续从事工作,经济收入减少,当其无法对高昂的治疗费用进行支付时(尤其是那些没有参加新农合前的农民患者),就会面临着生命危险。因此,这些患者会对人生产生悲观和自责,自我否定,觉得自己无用,食欲和睡眠欠佳,有些患者会有厌世轻生的想法。
  3.3 治疗方面的因素
  血液透析的治疗过程中需要给患者的动静脉进行反复穿刺[4],尤其那些未造内瘘血管的血透患者,而不断的刺肤之痛会给给患者带来难以忍受痛苦和心理压力。同时,血透患者还会有各种类型的急性并发症以及远期并发症[5],这些都导致了患者产生紧张、抑郁、悲观的心情,使的患者对自己疾病的治愈丧失信心。
  4讨论
  本文研究可得结论为抑郁与各种躯体与社会因素有密切关系。在长期需要血透的患者中,因为患有严重抑郁的而死亡的人数呈现上升趋势[6]。如果血透患者有头痛、疲劳、血管痛与频繁发生不良反应的症状,该患者的抑郁的发生率呈现明显的升高迹象;在社会因素的方面上,血透期间患者由于感到朋友减少、患者经济条件恶化以及住院日期延长,其抑郁的发病率也会明显升高。本文进一步表现抑郁和这些因素之间的密切相关性。从本文的研究上可以看出,躯体因素上,患者如果有不良反应以及不安腿综合征[7],其焦虑的发生率比较高;社会因素上,女性的发生率要高于男性的,血透期感到朋友减少的患者的抑郁和焦虑发生率也较高。
  “BAD”情绪自评表可以对患者内心焦虑状态进行科学评测。按照精神分析学的理论现实中当人们面对突然遇到的危急与危险情况时,如果其心理上产生危险状况一定的预料焦虑就会在他的内心产生。焦虑包括特质性和状态性焦虑。从本文研究可以看出,患者如何不良反应反生次数比较频繁,而且患有不安腿综合征,这类患者的焦虑心情的发生率比较高;在社会因素的影响方面,女性患者发生率明显高于男性患者,血透期间如果患者感到朋友出现减少,其抑郁和焦虑发生率都很高。
  参考文献:
  [1]梅长林,叶朝阳,赵学智.实用透析手册[M].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7:26-30.
  [2]陈秀君,吴静,吴琼.早期心理调适在降低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抑郁情绪中的效果[J].实用临床医学(江西),2012,13(3):107-108.
  [3]蒋美珍,谭伟,胡展.心理干预对血液透析患者心理障碍的影响[J].齐鲁护理杂志:上旬刊,2012,18(8):35—36.
  [4]吴晶.老年糖尿病肾病血液透析患者心理问题分析与对策[J].中国误诊学杂志,2012,12(13):3335-3336.
  [5]刘丽,安丽伟,刘璐,等.认知行为干预对老年病人首次血液透析时心理状况的影响[J].护理研究:上旬版,2012,26(3):625-626.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