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咽障碍评估量表在吞咽障碍诊疗中的应用

发表时间:2015/11/11   来源:《健康世界》2015年9期供稿   作者:王如蜜 陈杉杉
[导读] 1.中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2.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康复科 通过评估量表进行早期的筛查、诊断,加上及时的治疗是减轻上述并发症,并恢复患者吞咽功能的关键。
王如蜜1,2  陈杉杉2
  1.中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  湖南长沙  410011;2.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康复科  湖南长沙
  摘要:选择合适的量表对吞咽障碍患者进行筛查评估是吞咽障碍领域的一大重要问题,结合国内目前使用量表情况,本文对国内外使用的吞咽障碍评估量表简单综述。
  关键词:吞咽障碍;评估量表
  吞咽障碍(dysphagia,swallowing disorders)是临床上多学科常见的症状,约37-74%的急性脑卒中患者存在吞咽障碍[1],吞咽障碍可并发营养不良、脱水、支气管痉挛,严重影响患者生存质量,延长住院日、增加家庭及社会的负担。通过评估量表进行早期的筛查、诊断,加上及时的治疗是减轻上述并发症,并恢复患者吞咽功能的关键。以下为国内外吞咽障碍诊疗中常用量表介绍。
  1 国外吞咽障碍评估量表介绍
  1.1  Mann吞咽能力评估 大型临床试验证明该方法是评价吞咽功能的简便、安全、可靠的床旁评估方法[2]。
  1.2标准吞咽功能评估法(standardised swallowing assessment,SSA)[3]分数越高说明吞咽功能越差。
  1.3吞咽功能评估量表(the gugging swallowing screen,GUSS)GUSS的灵敏度与阴性预测值为100%,特异度为69%(样本量为30)[4]。
  1.4 Logemann28条筛查试验 在苏格兰学院指南工作组最近修订的吞咽困难评价和治疗指南中该筛查工具被推荐[5]。
  1.5 Burke吞咽障碍筛选试验/3盎司饮水试验 此方法的敏感度较高,达到95.8%[6]。
  1.6多伦多床旁吞咽筛查试验对急性期与恢复期的脑卒中患者进行吞咽障碍筛查,其灵敏度与阴性预测值均大于90%,特异度与阳性预测值均小于70%[7]。
  另Any Two试验和洼田饮水试验在国内外使用均较多。还有针对吞咽障碍患者生活质量评估的吞咽障碍特异性生存质量量表、针对头颈部癌症的安德森吞咽困难量表。
  2 国内吞咽障碍评估量表介绍
  2.1 黄宝延等[8]开发了临床护理用吞咽功能评估工具,是适用于护士使用的简便的吞咽功能初筛工具,但还需进一步扩大样本研究,以评定该工具的信度和效度[9]。
  2.2 EAT-10量表(eating assessment tool-10,EAT-10)列为《中国吞咽障碍康复评估与治疗专家共识(2013版)》推荐用筛查量表[10]。
  张婧[11]曾对56例连续住院的神经内科住院患者进行9个吞咽障碍量表的评定及X线视频吞咽造影检查。结论为目前文献中使用的9个量表中,还没有一个比较完美的量表。
  4 小结
  目前,随着吞咽障碍成为国际康复界重视的热点问题,国外已经有非常多的评估量表或供选择使用。而国内目前还没有公认的统一的吞咽障碍筛查方法[12],部分量表为国外引进后汉化直接使用,并缺乏信度和效度研究。期待未来按照中国人自己特有的饮食习惯及饮食文化,开发出快速、经济、安全、可靠的中国标准化吞咽障碍评估量表。


  参考文献:
  [1]Roscmary M,Norinc F,Sanjit B,ct al.Dysphangia after stroke:Incidence,diagnosis and pulmonary complications.Stroke,2005,36:2756-2763.
  [2]Mann G,Lenius K,Crary MA.Update on assessment and managemen of Dysphagia post stroke[J].Northeast Florida Medicine,2007,58:31- 4.
  [3]Warnecke T,Teismann I,Meimann W,et al.Assessment of aspiration risk in acute ischaemic stroke-evaluation of the simple swallowing provocation test[J].J Neurol Neurosurg Psychiatry,2008,79(3):312-314.
  [4]Zhou Z,Salle Daviet,J.et al The bedside swallo-wing screening test(TOR-BEST),development ang validation of a dysphagia screening tool for patients with srroke[J]Stroke,2009,40(2):555-561.
  [5]Scottish Intercollegiate Guidelines Network(SIGN).Management of patients with stroke:Identification and management of dysphagia.Edinburgh:SIGN,2004.
  [6]张婧,王拥军,沈彦.脑卒中后7种筛选吞咽困难试验的评价研究[J].中国临床康复,2004,8(1):7-9.
  [7]林丹,于卫华.误吸风险评估工具的研究进展[R].护理研究.2013,27(11):3601-3603.
  [8]McHorney CA,Bricker DE Robbins J,et al.The SWAL-QOL outcome tool for oropharngeal dyphagia in adults;I Conceptual foundation and item development[J].Dysphagia,2000,15(2):115-121.
  [9]McHorney CA,Bricker DE Robbins J,et al.The SWAL-QOL outcome tool for oropharngeal dyphagia in adults;II.Item reduction and preliminary scaling[J]Dysphagia,2000,15(2);134-135.
  [10]中国吞咽障碍康复评估与治疗专家共识组.中国吞咽障碍康复评估与治疗专家共识.中华物理医学与康复杂志,2013,35:707-720.
  [11]张婧.脑卒中后吞咽障碍9个评价量表的信度及效度研究,中国临床康复.2004,8(7):1201-1203.
  [12]Ekberg O,Hamdy S,Woisard V,Wuttge-Hannig A,Ortega P.Social and psychological burden of dysphagia:its impact o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Dysphagia,2002,17:139-146.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