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成长的路上,有我

发表时间:2015/9/18   来源:《教育学文摘》2015年9月总第167期供稿   作者:张凯
[导读] 山东省郯城县第一中学 《师说》曰:“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张 凯 山东省郯城县第一中学 276100
  《师说》曰:“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新时代给予老师新的诠释,老师不再是单纯的传道授业解惑者,更是学生成长道路上的陪伴者和领路人。每当在新一届学生的第一节课上,我总会在黑板上写下三个词:老师,父亲,朋友。然后我会笑着问我的学生:如果我同时扮演这三个角色,你更希望我把哪一个放在第一位?在学生写给我的答案中,超过70%的孩子把朋友放在第一位,其次是父亲占20%左右,最后才是老师,占大约10%。由此可以看出,孩子们在学习成长的路上不仅仅有对知识的渴求,更有对被理解、尊重和关爱的渴望。
  首先,作为朋友,最重要的是理解、信任与尊重。教育学生的前提是理解学生,理解学生的前提是了解学生,而这一切首先要从与学生做朋友开始。如果老师不能了解、贴近学生的内心世界,就会增加施教的难度。在班级管理的过程中,我很明确的一点是,学生既是管理的对象,也是管理的主体,教育的过程是师生之间不断交流的过程,既有各种信息的发出和反馈,又有情感的相互交流。

无数成功的经验告诉我们,创设一种和谐的师生关系或教育氛围,是使德育“入心”、“入脑”的基本前提。而要建立和谐的师生关系,老师就要尽力开启学生的心灵之门,感受着学生的感受。
  “早恋”,目前已不再是一个陌生的话题,在高中学习阶段也是一个无从避之的问题。而在我们班,孩子们之间存在的是纯真的友情、浓浓的兄弟姐妹情。刚送走的这帮孩子,在初到高中校园时对一切都很陌生,他们都在忙于适应新的学习环境、新的老师以及新的学习伙伴,没有闲情逸致谈情说爱。然而,这种现象只是沉寂了一个学期,高一下学期开学不久,我送完孩子坐在办公室里备课,班里的一个女孩朝办公室里看了一眼,见没有其他老师,便扭扭捏捏地走了进来。这个孩子平时虽然安静,但绝对不是一个内向的孩子,见此情景,我猜肯定有情况。我没有直接问这孩子有什么事情,而是关心了一下她的学习生活情况,最终还是女孩开口告诉了我事情的原委。原来是班里的一个男孩子她写了一封信,表达了对她的爱慕之心,男孩子虽然各方面都很好,但她认为应该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却又怕会伤害男孩,影响他的学习和生活。我笑了笑,然后对他说:既然你不愿把它当作“爱情”,那它就不是“爱情”。你不必逃避,而是坦然面对,告诉他你们是好朋友,可以互相帮助、共同进步。离上课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我让其他学生把男孩叫来,让他们面对面交流了一下,各自表达了自己的想法,间或我也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最后两个孩子轻松地笑着离开了。
  隔了几日,我以《中学生能否谈恋爱》为主题开了一次班会。我对孩子们说,人的一生就像世间万物一样都有自己的成长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有自己必然的经历和必做的事。班里多数都是农村的孩子,我就以玉米的生长过程为例告诉他们:玉米必然要在夏初落种,在炎热的夏天经历了生长、开花、结果,等待秋天果实成熟了才能收获。如果在果实还没有成熟时就收割,产量和质量定会大打折扣。如果我们在应该积累知识的时候去收获爱情,我们将来的生活是否会有高质量?孩子们讨论得非常热烈,最后竟把早恋当作了笑谈。最后我告诉他们,在你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还没有成熟的时候,你们的爱情观也会不断地变化,导致感情的变化。
  我认为,学生问题转化的过程,是师生之间情感交融、心理相容、双向交流、相互尊重和信任的过程,如果班主任尊重、理解学生,与他心心相通、以诚相待,给他创造一种和谐的氛围,这对于激发他们自我转变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是很有效果的。班主任在与学生进行“对话”时,除了要真诚、细致外,还必须充分尊重学生的人格和情感,应多用商量式的语气、建议式的口吻,不能不顾学生的意愿、情感强迫学生接受自己的意见,把自己凌驾于学生之上,而应靠爱心、靠理解和尊重帮助学生取得更大的进步。
  其次,对学生要像对自己的孩子那样,不仅要严格,还要把那宽容、慈祥的父爱给他们。德国教育家盖贝尔曾经说过:真诚的爱在奉献的时候最为丰富。在学校教育中,承担这一重任的主要力量——班主任,是班级工作的组织者、班集体建设的指导者、学生健康的引领者,是沟通家长和学校的桥梁。
  在高二快放寒假时,班里一个男孩的家里突生变故,他的父亲在外跑运输时遇车祸身亡。一夜之间,原本一个热情、开朗、好学的孩子变得沉默、迷茫、颓废。我去他家里,他的妈妈状态很差,根本没法照顾他及年幼的弟弟。送走他爸之后,他的外婆留在他家照顾他妈妈和弟弟,我也把他接到我的家里,不再让他住在学校的宿舍里,等他心情平复了再说。每天我都会和他聊很多,包括学习、生活及青春期健康问题。最初是我说他默默地听,有时也会走神,再后来他也能表达一两句,最后成了我们的交流。渐渐地,他脸上出现了笑容。一天,他对我说:“老师,这段时间你填补了我心灵上和感情上的空缺,让我觉得爸爸没有离开我,而是就在我身边。以后你就是我爸爸,虽然我只叫你老师。”
  每一届高考结束后,我们班的孩子都会组织一个聚会,都会向他们“年轻的老爸”告别,都会动情地对我说:“在我们成长的路上,辛亏有你!”每一届的学生都会给我留下这么一句话,“老师,你是我遇到的、最适合做老师的人。”教师是一个清贫的职业,班主任工作是繁杂的,你若问我工作十几年有什么收获,我会骄傲地告诉你:“我的学生就是我最大的收获!”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