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此而已

发表时间:2015/7/24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刘美丽
[导读] 那天,走过那条栽满柳树的街道,我看到一位年龄在五十几岁的妇人在清扫被风吹下的柳树叶,突然忍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句:“原来这条路是有人打扫的!”

那天,走过那条栽满柳树的街道,我看到一位年龄在五十几岁的妇人在清扫被风吹下的柳树叶,突然忍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句:“原来这条路是有人打扫的!”待走到拐弯处我才晃过神,便觉得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这条路当然有人打扫!

那条街,其实是我常常经过的一条街,每天至少路过两回,多则四五回都不在话下。但是,奇怪的是,两年了,我都没有意识到它是有人打扫的。也许,我早已习惯了每次经过时它都很干净的样子,或者,也习惯了它偶尔掉落的几片树叶。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无数次经过那条街但从来没有意识到它是有人打扫的,但我十分肯定的是,如果这条街一个星期无人清扫,人们一定会埋怨这条街太脏,继而想起它是该有人打扫的,然后顺便埋怨起打扫的人来,仅此而已。

有人说,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间过得快与慢也在于身边的景致,美好时人总是嫌时间过得太快,不那么愉快时又总觉得度日如年。时间,也有不那么客观的时候吧。于是,有人便觉得,若是每天都干着同样的工作一定会抱怨时间太长、过得太慢。可我很多时候并不觉得。小的时候我很喜欢过年,便会问大人什么时候才过年呐?通常都会有一百来天那么久。可是,那时候觉得一百天的距离好遥远啊,似乎总也等不到过年了。然而即使这样,我却依然很开心,我喜欢过年,但并不害怕等待,反而一下子又可以投入到别处去了。后来,上了大学,这是真正自由闲散的时候,我反而越是因为日子过去太快太快而忧虑。在满满当当的计划里,总有许多事还没做,半年又过去了!我在大学的日子清闲但是也算得上单调,因为我喜欢常驻于图书馆,远离了许多热闹。当然,这其中的好坏是无法轻易论定的,也没必要用矛盾二分法细细讲述。


“仅此而已”四个字则刚刚好!

有半句话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前缀可以加很多内容,我喜欢这样的评论语,不置可否却又绝对真实。生活中许多事都是这样,尤其是在这个节奏很快的社会里,许多事只有当事者自己才能体会得到。就像”小毛老师”说的:有些时候,我们宁可在心里一千遍一万遍地对自己诉说,也不愿跟身边的人透露一丝半语,一些苦恼和烦闷,一些心情和遭遇,别人不曾身临其境,自己不能感同身受,理解的也许能说些中肯宽慰的言语,敷衍的人就只说几句套话,会让你立刻后悔坦露了心迹。我想,“小毛老师”虽然是个极其知足快乐的人,却也习惯于生活在自己筑造的一片安静里,他有一片只有自己才能进去的乐园。

也许,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独特的、唯一的园地,用不着别人进去打扰,每个人都可以在那片园地坚守自己的习惯,任时光流去却绝不后悔。有些人做事特立独行,有些人则人云亦云,但每个人都有自己坚守的东西,而这种坚守也用不着别人的认可。夜深人静时,有寂寞的人,有沉思的人,也有在寂寞里沉思的人,还有因沉思而寂寞的人,这些人都有几分文艺。也许,白天越是热闹的人在夜晚就越文艺。

柳树叶飘落有人清扫,喜欢安静就埋在书里,有心事可以自己慢慢琢磨,好多事从来就没有一个应该有的结果。如果我们能够在平淡的生活里习惯各种“仅此而已”,其实是很幸运的。《再青春》里的故事最终让我把生活、爱情、亲情都看得更真切。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份感情最终都只能归于宁静,就像每个人活着,总会安静地死去。然而,有过程,这就够了。我想,每一个生命都会经历许多相同的东西,甚至有相同的过程,但其间的好与坏却真的只有各人自知。而我呢,只愿这北方之秋到来之时,看着柳树叶飘落我也只觉得这是四季变换的自然规律,而无关于“短枝条和长相思”。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