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问心灵 学会感动

发表时间:2012-11-29   来源:《中小学教育》2013年1月总第121期供稿   作者:胡建荣
[导读] 学生与教师之间缺乏必要的沟通、师生对学习成绩的过分关注,使本该灵动的语文教学丧失了吸引力,学生也变得麻木、冷漠。
胡建荣 安徽省天长市郑集初中 239300
摘 要:学生与教师之间缺乏必要的沟通、师生对学习成绩的过分关注,使本该灵动的语文教学丧失了吸引力,学生也变得麻木、冷漠。笔者就语文教学中应侧重于对学生情感、道德价值观的培养,提出了让学生学会感动的观点,并就教学中如何让学生的心灵受到洗礼,如何培养他们有一种精神、一种立场、一种态度介绍了自己的做法和观点。
关键词:学会感动 情感教育 道德价值观培养
        很多学生怕上语文课,尤其怕写作文,讨厌难背的古文,讨厌沉闷的说教,更讨厌无趣的文字搬运。本该灵动的语文课怎么才能走出这种悲哀的困境呢?不少语文教师就此致力于研究怎样提高学生的读写能力,提高课堂教学效果,培养学生对文字的语感。理论纷杂而繁多,各有各的招,可是语文教学的根本却往往没被重视。
        语文教学的真谛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就像扔进湖心的石块,久久难寻。虽然大纲上明确指出语文应该是工具性和人文性并重,但在应试机制的背景下,学生活生生的思想灵魂却往往被忽略,孩子们沦落为成绩与功利的牺牲品。于是学生越来越冷漠,师生关系越来越紧张。学生的成绩真的那么重要,代表一切吗?如果是,怎么会有清华大学学生硫酸泼伤黑熊的惨案?又怎么会有名牌大学的学生用微波炉烤活狗的悲剧?
        德国教育家第斯多惠说:“教学艺术的本质不在于传授,而在于激励、唤醒、鼓舞。”我认为一个语文教师所有的意义更在于用文字、用情理叩问学生的心灵,让学生学会感动。
        1986年美国“挑战者”号航天飞机爆炸的悲剧,世界为之震惊。可当我带领学生学习里根总统的演讲稿《真正的英雄》时,有个学生不经意间说了一句“死得好,美国人活该”深深震撼了我。难道我们的学生真的这么狭隘、自私,把爱国理解成了仇视美国人?这哪里是教育的初衷呀!于是我带领学生走进文中七位罹难英雄的身边,感受他们的执着与责任感,了解他们身上所闪耀的那些无悔、乐观、感恩、勇于探索的品质,让学生明白这七位是人类的骄傲。虽然他们不是中国人,但不该为人类失去这么优秀的儿女感到痛心吗?那位同学低下了头。接着我让学生试想象并描述他们的家人、朋友、同学当时的痛苦。学生经过换位思考,都能写出情真意切的慰问信,鼓励与同情在字里行间洋溢。


        如果语文的课堂少了感动,语文也就丧失了生命力。我们要培养学生“面对一丛野菊花而怦然心动的情怀”,那么面对生命,面对弱小的生命,学生心里更应该充满珍惜与关怀呀!诗人泰戈尔说过:“教育的目的应当是向人传送生命的气息。”小说《斑羚飞渡》把学生带到了戛洛山的伤心崖,让他们目睹了那悲壮的一幕。这时,我跟学生一起审视人类,再反省自己。郑振铎的《猫》,再一次触动了孩子们心中那块绽放人性之花的土地。我给学生讲述韩红的《天亮了》那首歌背后的故事:一对父母在坠落的缆车里托起两岁半的儿子;讲述年轻的藏羚羊为了腹中的小生命那跪下的双膝和流下的泪水。学生对生命的冷淡、冷漠甚至冷酷一点点被化解了。学生自己说道:“人,无权剥夺生命,即使再低级的生命。”此时他们心中充满了怜爱。
        中学生的心智在幼稚与成熟之间,没有一个稳定的世界观、价值观,容易盲从、叛逆,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而特立独行、我行我素,而对于在社会中应承担的责任与义务却从未想过。我在教学《喂——出来》一文时,让学生明白环境保护的重要,并想想自己能为保护环境做点什么,再写一篇心得,互相交流。在教学《邓稼先》时,让学生知道:外表并不是最重要的,谦逊、能为国家做点贡献才是至高境界。跟学生一起为《海燕》中革命者的战斗精神喝彩,而不要去分析繁琐的象征意义,能为之感动就足够了。
        苏霍姆林斯基曾说:“只因师生之间没有任何精神纽带的维系,而孩子则丝毫不向教师披露自己的心灵,即使精通自己科目的老师所进行的教育有时也会变成一场残酷的斗争。”我不想为了让学生多考几分,而把自己的课堂变成战场。在课堂上,我尽量不去想什么是考点,我想让语文课变成一种诗性的回归。
        有人说过,一堂好课留给学生的精神是永恒的。我想让学生在语文课上尽可能地拥有一种精神、一种立场、一种态度、一份感动,但这种感动必须用民主、平等架设一座跨越孩子心灵的桥梁,用交流、合作明晰书中蕴含的思想,用激情、微笑敲扣学生的心门,这样才能让瞬间的感动变成永恒。正如苏霍姆林斯基的另一句话:“同情心、对人由衷的关怀,这就是教育的血和肉,教师不能是一个冷漠的人。”
        所以我想对所有的同仁说:别怪学生越来越不听话,是我们的教育让他们变得冷漠、麻木。在教师的眼中只有分数,那么学生的心里肯定也不会有别的。
        让感动常存在我们的课堂上,学校才不会被有的人称为“最误人子弟的地方”。
参考文献
1.苏霍姆林斯基《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
2.《江苏教育》.2002-2A。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无标题文档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