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中的潜意识与灵感激发

发表时间:2012-3-13   来源:《时代报告(学术版)》2011年12月(上)供稿   作者:郑 勇
[导读] 灵感的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灵感是一种非自觉的思维方式,往往在瞬间出现,让你毫无准备,却又欣喜若狂。

郑 勇
(黑龙江省尚志市文化馆  黑龙江  哈尔滨  150600)
中图分类号:I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41-1413(2011)12-0000-01
  文学创作是一门非具象的艺术,文学通过想象、借助词语编织、创制、唤起人生意象。与其他艺术种类所使用的媒介手段不同,它要通过文字这个概括性普遍性很强的媒介来表达个体的人生感悟,文学借助词语系统有序的组合,可以创造出多彩多姿的意蕴深刻的文学所特有的意象。文学意象所传达和唤起的经验,多半是表象的错综交织、相互暗示,往往具有不可限定性,意义含混,内容丰富。
  一、潜意识的创造功能
  “无为而无不为”。潜意识在创造中的作用,许多思想家、心理学家和艺术家都做过深入的研究。心理学的最新研究表明,“意识控制的暂时消失,使心灵摆脱常规思想得以保持而创造性飞跃受到了束缚的限制,这时,较原始的精神组织都活跃起来。”关于梦的创造性,心理学家乌尔曼曾指出它的表现的四个方面:第一,梦能构思出新事物。第二,梦能把分散的表象组成一种新的形式。第三,梦能使做梦者联想到事物的本质。第四,梦的创造性使做梦者感觉到一种不自觉的经验反映——一种和非梦境的创造过程相似的反映。
   创造性往往出现在思想放松,甚至出现在睡眠和梦境中。大脑已不再自觉注意这个问题了,然而却还在通过意识活动思考它。鲁道夫·阿恩海姆曾说:“睡觉在所有的人身上唤醒的创造性想象力,都会使人惊叹不已。”的确如此,中国古代就有“李白梦笔生花而才思益进”、“江淹梦得五彩笔而文章大成”、“王勃酒酣大卧而提笔成文”、“谢灵运于寤寐间作成佳句”等典故,如此种种事例,不一而足。但由此我们也会产生一些疑问:睡梦中真的能创造出比清醒时更优秀的作品吗,又是怎样创造的呢?在文学创作的过程中,作家的体验是文学创作的酝酿与准备。如何把客观世界中的那些片断的、零乱的、陈旧的甚至是僵化的现象纳入到作家的心理世界,然后经过过滤、分化、更新和锻造,从而创造出新的艺术生命,那就需要看作家的潜意识直觉能力。
  二、潜意识是直觉,是艺术家的灵感
  潜意识是直觉,从柏格森的论述来看,大致归纳出五个特征:第一,由两部分构成,包围在外层的是本能,其核心部分是智力,他给潜意识直觉下的定义是:“就是一种大脑思维理智的交融。”第二,潜意识直觉虽依赖于智力,但要高于智力,因为智力只是直觉的构成要素:第三,潜意识直觉通常以朦胧的潜意识状态存在,但在特殊情况下,也会表现为意识。也就是说,“生命的利益在哪里受到威胁,直觉的灯就会在哪里闪亮。第四,潜意识直觉分为两种,一种是感性直觉,另一种是心灵直觉。第五,潜意识直觉的方式是同情。对于人类而言,“同情”是我们了解其他人乃至其它生物的最佳方式。柏格森认为真正的形而上学是以绵延为对象的,因此也要求一种方法上的革新,也就是潜意识直觉的方法。直觉的方法和绵延的本性直接相关,它不是把绵延诉诸于一种不可言说的东西或者是一种模糊的感受,而是使用一种描述的方法,通过当下的主体自身对于绵延的体悟来描述绵延的本质状态,在此基础上改变意识的本性问题、自我的状态问题的提法,把意识和自我把握为流动的生命和绵延。如果作家能以直觉的方法去对待事物,让自己不带任何杂念地去看、去听、去想,在这种直觉状态下,我们就能够超脱于外在功利。并且,“如果这种超脱是彻底的,如果这种灵感不再通过任何方式与行动联系在一起,那么,它就是一种还不曾在世界上出现过的艺术家的灵感。”由“直觉”而“超脱”,由“超脱”而造就“艺术家的灵感”,直觉就是以这种非功利的、内在体验的方式导致了艺术家的诞生。通过对生活语言的陌生化,直觉赋予了文学丰富性、多彩性。作家通过直觉消除了生活语言的交际功能,去除其实用性、功利性,使其转换为文学创作语言。



  三、文学创作灵感的实质和作用
  灵感的产生带有突发性,事先毫无预感,是很多文学创作家苦苦追求的一个“豁然开朗”的境界,它能使作家在创作时“灵光一闪”,文思泉涌,势不可遏,“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王勃的《滕王阁序》、李白的“斗酒诗百篇”都是受灵感的顿悟而发。很长时间以来灵感一直被认为是外在于文学创作家的一种无从把握的神力,是一种神灵感应。实际上灵感酝酿于潜意识之中,是任何创造性工作都会发生的复杂心理现象,是人脑对客观现实反映的特殊形态,建立在长时间的准备、经久的实践和沉思之上。它是思维运行发展到关节点时产生质的飞跃,是作家综合心力的集中爆发,是长久酝酿的产物文学创作决不是大脑对客观世界繁杂多变的信息刺激作简单地拷贝,它必须逐步渗入事物的里层,获取根本性认识,通过语言文字载体,使人类的一切得以相互传递和交流,并使人类文化遗产代代相传。后人对前人的成果必须在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发展、创新、突破、超越。这些都得借助于灵感,它能帮助探索事物发展的奥秘,获得本质的认识,推动认识的发展。文学创作过程中闪现灵感的火花,它将燃亮作者的思维,平添文章的新意,强化写作的质量。作为一种思维突变性飞跃方式,灵感对文学创造活动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我国晋代文学评论家陆机在《文赋》中写道:“若夫应感之会,通塞之际,来不可遏,去不可止。”“应感之会”指的就是文学创作过程中文思豁然开朗,情感突然强烈,形象突然清晰,语言畅达的灵感爆发阶段,此时灵感如一道闪光,突然照亮作者的思路,使之茅塞顿开,文思如泉涌。灵感具有启迪的作用,它能开拓作者的思维领域,使其由窄而广,由浅而深,由隐而显,由小而大。它在作家文学创作中的作用主要体现在:开启创作思路,灵感能使作家在创作时“灵光一闪”,文思如潮,出现一种左右逢源、得心应手的创作佳态。此时,一些长期困扰着作家的“疑难杂症”或卡住其文思的关节往往能因此迎刃而解,大大提高了创作效率。
       四、如何理解文学创作中的灵感?
        灵感是指人在文学,艺术,科学,技术等活动中突然产生的富有创造性的思路。在我国人们很早就发现了灵感的存在,“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灵机一动,计上心头”等,都是说的灵感。灵感并不是什么神秘、虚无缥缈的东西,它是实实在在存在着的。可以说,生活积累、知识沉淀是灵感产生的基础。古今中外的大家,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苦役、高尔基的“童年”经历、曹雪芹的“大观园”生活等,都是他们灵感的萌生地。陆游晚年用诗歌总结灵感的奇妙说:“六十余年妄学诗,功夫深处独心知,夜来一笑寒灯下,始是金丹换骨时。”可见,没有六十年的写作实践,怎么能有夜来一笑的灵感呢?伟大的作家之所以能够创造奇迹,除了本身的生活阅历和天赋外,还与他自己强烈的求知欲分不开,博览群书,作家在文学创作的过程中,苦吟思索,孜孜以求,这样,由于长期的创造性思维的思考而致使大脑出现短暂的疲劳,一些本来畅通无阻的思路一下子被打断了,创作中便出现了困难,空有一个构思却无从下笔。但是,经过短暂时间的休息后,在某个外界的刺激下,他潜意识里的创作思维便苏醒过来并且立即活跃起来,一时间文如泉涌。这个“某个外界的刺激”就是灵感。灵感的出现往往带有偶然性,灵感是一种非自觉的思维方式,往往在瞬间出现,让你毫无准备,却又欣喜若狂。灵感来自与生活和知识的积累。艺术大师罗丹就曾一语破的:“对于我们的眼睛来说,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任何人都不应当抱怨没有灵感的青睐,而应当培养一双“发现”的眼睛,博览群书,积累广博的知识,完善自身的知识结构,培养敏捷的思维力和丰富的想象力,以及进行艰苦的实践。
  灵感是人们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互相碰撞产生的美丽火花,是人们的思维活动从量变到质变所产生出来的高度创造力。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只有对创作的孜孜追求和不畏艰难的长期努力,尊重灵感发生的规律,才有可能在无法预定的某个时间,迸发出“顿悟”的灵感,使认识攀上一个新的高台,在文学创作领域获得灵感之光,取得成功的硕果。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无标题文档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