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戏剧创作语言及人物塑造

发表时间:2012-3-13   来源:《时代报告(学术版)》2011年12月(上)供稿   作者:梁秀梅
[导读] 一个题材为什么要用舞台戏剧的形式而不是别的什么形式来表现是因为它有舞台戏剧性。

 梁秀梅
(黑龙江省绥化市戏剧创作评论室  黑龙江  绥化  152000)
中图分类号:J80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41-1413(2011)12-0000-01
  戏剧创作作为一种集合舞台表演艺术、戏曲艺术、歌舞艺术等为一体的传统艺术门类,在国内文艺界占据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戏剧表演是指表演者在戏曲编排者的指导下,依据剧本内容,塑造真实、典型、富于鲜明个性的人物形象。戏剧以表演者自身作为创作工具,在表演艺术创作中,创作者、表演者及创作人物形象,全部统一于表演者自身。因此,在进行戏剧人物塑造时,表演者不仅需要通过外部形体、声音等进行剧情的诠释,更要按照表演程式的要求全身心的参与创作,实现舞台表演效果最优化的目标。
  一、戏剧语言要求个性化和动作性
  是塑造人物形象的基本材料。是最难运用的一种文学形式,其所以难,是因为剧本要求每个剧中人物用自己的语言和行动来表现自己的特征,为了顾及戏剧效果以及戏剧时间的限制,戏剧语言必须简洁、含蓄。剧作家在写剧本时都非常注意语言的锤炼、力求做到人物语言洗练、简洁而又富有表现力,力求做到人物语言的高度个性化。戏剧中的语言也是一种动作,不仅是外形的,而且是内心的动作。因为语言产生于内心动作,又能引起千变万化的外部动作。所以,优秀剧作的人物语言,是富于动作性的,它暗示着或鲜明地表现出剧中人物的一系列行动,从而展现出人物的性格特征。戏剧语言要能鲜明地表达人物的动作,即富于动作性。戏剧所要求的动作,是指人物的主动、积极以及强烈的情感,并且要从人物的动作中展现人物的性格特征。一个剧本的语言蕴含着丰富的动作性,就可为演员的表演提供广阔的余地。演员就能凭借这些语言,想象出他所扮演角色的动作、表情和姿态,使演员更好地塑造人物形象。
  二、戏剧的首要任务是提炼戏剧性和组织能力
  一个题材为什么要用舞台戏剧的形式而不是别的什么形式来表现是因为它有舞台戏剧性。反之,一个题材如果要用舞台戏剧的形式来表现,它就必须有舞台戏剧性。舞台戏剧有它特定的功能和长项,为其他艺术样式所不可代替,这也是它的独特魅力所在。它的魅力主要体现在它的戏剧性上。一个戏里真正吸引人的地方,能够紧紧抓住观众的注意力,引导观众的兴致和情绪跟随着剧情的进展而发展,推向高潮,最终满足观众审美愉悦要求的东西,那就是戏剧性。它不是零碎的噱头、片断的出彩,它是导致一部剧作的演出最终成功或失败的中心元素。戏剧表现的则是人与人的矛盾冲突,有一种说法叫做“意志论”,就是从人的意志冲突来理解戏剧的。真正的戏剧有技巧在,不是结构,就是情境,例如《雷雨》和《茶馆》。《雷雨》的情境绝妙,《茶馆》的结构别致。当然,这是就其突出方面说,事实上两部戏在情境和结构上都是相辅相成的,《雷雨》的结构也妙,《茶馆》的情境也绝。然后又有独特的风格,戏就成功了。近年来舞台上出现的一些好的戏剧,都是戏剧情境设置得好,像《父亲》、《生死场》皆如此。剧作家的任务就是要能将简单的故事叙述、变化成具体的人物在特定的时间、地点、所发生的事件及其经过。换句话说,剧作者平时对周围生活的情境与人物的感情状态,就必须具有比一般人更敏锐的感受力与观察力,有很强的组织力。剧作家不仅必须熟悉各种媒体与剧场风格的特性,从其中找出最适合的方式,把故事在观众面前演出来,以营造出整体的演出风格与独特的气氛。让合适的人物在合适的时间出现说适当的话,像是交响乐的指挥家那样,同时处理节奏与气氛的冷热调剂等,这也是剧作家工作时最大的乐趣之一,这意味剧作家需要很强的组织力与整体感的直觉。
  三、戏剧语言通过动作反映人物个性
  在曹禺的剧本中,通过人物的对话反映人物的意图,并影响对方,促使对方对这种影响作出反响。揭示人物内心动作,人物的舞台动作包括外部动作和内心动作,且内心动作往往是外部动作的动力。只有准确地把握人物的内心动作,才能使外部动作合情合理。


在戏剧中,台词是体现人物内心动作的主要手段。曹禺的《雷雨》中周朴园逼繁漪吃药一节,人物的对话深刻地反映了他们的性格特征和内心的情感。例如《日出》中,李石清在潘月亭危险时要挟潘,由银行小职员升到经理。潘忍气吞声,在自以为稳住阵脚时向李肆意报复,并在准备解雇李之前百般羞辱他。李了解自己的危险处境,却并不像黄省三一样去自杀,而是伺机反击,作最后的抗争。人物的对话剑拔弩张,人物心理冲突十分尖锐,其不同的个性特点立即表现出来。一部好的戏剧作品有它应该有的个性和独特的艺术风格,每位称职的剧作家更是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但有一点是相同的——好的作品首先是不脱离生活,是走进生活,深入生活,体验生活,把现代戏剧作品的故事情节合理化,剧中人物百姓化,人物性格血肉化。作者用不同的思维方法去思考、去创作,同样创作出观众喜闻乐见的、比较好的现代戏剧作品。这也就是说戏剧创作不是单纯的追求别具一格的生活题材和复杂的故事情节,而是要写大众化的群众生活和合理化的故事情节。
  恩格斯说:“一个人的性格不仅表现在他做什么,而且表现在他怎样做;从这方面来看,我相信,如果把各个人物用更加对立的方式彼此区别得更鲜明些,基本的思想内容是不会受到损害的。”在戏剧中这一点显得尤其重要,因为戏剧语言通过动作体现人物性格和舞台艺术。
        四、揭示人物内心世界,偶然性创造戏剧性人物形象
  曹禺曾经说:“作为一个戏剧创作人员,多年来,我倾心于人物。我总是觉得写戏主要是写人;把心思用在如何刻划人物这个问题。而刻划人物,重要的又在于揭示人物的内心世界——思想和感情。人物的动作、发展、结局,都是来源于这一点。”此体裁本身的特性,制约着它必须对处在松散、零碎之原始状态下的现实生活进行一番加工提炼、剪辑升华的“生活戏剧化”工作。从戏剧创作结构布局的视角而论,最基本的一条,便是给生活中的各种矛盾状态赋予形象运动的可观形式。而偶然性的运用,恰恰不失为一种使生活“戏剧化”的重要手段、技巧——因为运用偶然性,可构成迅速展现那种形象运动的假定情境,变人物命运于须臾之间,辖人物安危于弹丸之地;能较大程度地满足戏剧这一特殊艺术样式的审美要求。莎士比亚仅以悲剧《麦克白斯》为例。麦克白斯——一位功勋卓著的将军,图谋篡权的野心家:野心无时无刻地不在灼烧着他,而恐惧又象劲风一般经常地将他的憧憬之烛吹灭。描写如此一个复杂的人物,展现那样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斗,独具慧眼的莎翁,没有描绘篡位与反篡位之间的刀光剑影,而着重展现麦克白斯在实现其野心的道路上内心所经历的人性与兽性、野心与勇气之间矛盾冲突的风暴,详尽展示出野心使他走向死亡的具体过程。当人们看到麦克白斯——这位曾经驰骋沙场的骁勇将军,在弑君的道路上艰难爬行,心灵几乎承荷不了欲望的重负,发出痛苦的叫喊的时候;当我们又看到,在那暮气沉沉的夜色中,人物的内心活动被最充分地显现出来的时候,怎能不由衷地赞叹莎士比亚善于运用巧合的偶然性因素,迅速地引发全剧之主要矛盾冲突的高超本领!戏剧艺术是行动的艺术,是摹仿行动中的人的艺术。剧本中的人物具有强烈的直观的内心动作性和外部动作性;戏剧性包含多方面要求,如偶然性、突变性、传奇性、震撼性等等,但主要指戏剧冲突而言。为此,莎士比亚在开场伊始便利用偶然性的巧合,为这一主要矛盾冲突的展现提供充分的条件,邓肯王宣布马尔康为自己的继承人,又驾临麦克白斯府邸论功行赏,并因天色已晚而留宿城堡。千金难买的这“弑君”的天赐良机,极大地掀动起麦克白斯心中的狂飙巨澜……戏剧里一连串的偶然性巧合,无不对麦克白斯的内心产生强烈的触动,使潜藏于其内心的矛盾冲突迅速地展开和激化。“没有冲突,就没有戏剧”,冲突本身是生活矛盾和本质的集中反映,最具有艺术吸引力和震撼力。
  总之,戏剧创作是生产一个高质量、高素质、高品位的戏剧作品,这个集编、创为一体的戏剧艺术要有一个明确的努力方向和独特的艺术风格。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无标题文档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