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迷路人

发表时间:2019/8/8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9月37期   作者:张丽娜
[导读] 夕阳西下,山风呼啸,一个老和尚和一个通缉犯一前一后走向山顶的寺庙。 老和尚浑身没有多少肉,干瘦得像一棵挺拔的松树。那晒得干黑的脸,短短的花白胡子却特别精神,那一对深陷的眼睛却特别明亮。老和尚长眉似雪、目光坚毅、步履沉稳,身上的僧袍随风轻轻摆动,手中的佛珠轻轻转动。

(云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云南 昆明 650500

 


夕阳西下,山风呼啸,一个老和尚和一个通缉犯一前一后走向山顶的寺庙。

老和尚浑身没有多少肉,干瘦得像一棵挺拔的松树。那晒得干黑的脸,短短的花白胡子却特别精神,那一对深陷的眼睛却特别明亮。老和尚长眉似雪、目光坚毅、步履沉稳,身上的僧袍随风轻轻摆动,手中的佛珠轻轻转动。

通缉犯浑身长满了腱子肉,魁梧得像一棵梧桐树。那饱经沧桑的脸,浅浅的刀疤显得格外刺眼,那一对三角眼凶狠地盯着前方的老和尚。通缉犯眉毛散乱、目漏凶光,步履急促,身上的衬衫脏的不像话,手中的尖刀被太阳照得发亮。

这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好久,直到离山顶寺庙还有小段距离时,老和尚突然停了下来转过身直面通缉犯慢慢坐下,打起了坐来。

老和尚不紧不慢地问道:“施主,你从市区一直跟着老衲来到这里荒郊。施主如果累的话,老衲坐下等你,你可以休息一会儿。”

通缉犯愣了一下发狠道:“老光头,你不要装蒜,我听说前段时间你收养了一个流浪儿,那个小孩见过我杀人的,你现在将他喊出,我可以保你不死。”

老和尚笑了笑说:“恐怕要让施主失望了,那个孩子现在已经在警察局中,协助警察调查最近发生在市区的杀人惨案了。”

通缉犯一听大惊道:“好你个死和尚,既然我活不成你也不要想活。”杀人气急败坏地犯拿起刀,一步一步朝老和尚走过去:“死秃驴,这个怪不了我,怪就怪你多管闲事。”

老和尚仍旧坐在原地打坐没有丝毫犹豫恐惧。通缉犯刚刚杀了一个人,他看过那人在死前的恐惧与挣扎,但是眼前这个老和尚神情自若、稳如泰山,通缉犯突然犹豫起来。他似乎明白了什么连忙退回原地,将刀更紧紧地握在手里。通缉犯东瞅瞅西瞅瞅,十分害怕附近的树林里面突然有警察冲出将他束手就擒。他权衡再三还是觉得不够保险,连忙躲到身后的大石头后面,偶尔悄悄探出头观察附近的情况。

通缉犯大声咒骂道:“你这个老狐狸居然叫了警察,我才没有笨到靠近你后,再让躲在丛林里的警察枪毙尼。”老和尚听到此话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贫僧没有叫警察,但是贫僧有些话说与你听,施主愿不愿听?”通缉犯此时十分犹豫一方面不相信附近没有警察,一方面又当心和尚拖延时间等警察送小孩回寺庙。通缉犯十分无奈咬了咬牙:“你快说,我看看你可以耍出什么花样。”

老和尚说道:“施主,你是不是姓萧名云,你的父亲是不是萧阳?”通缉犯一惊但是又不敢表现出来:“我不叫萧云,我更不认识什么萧阳。”老和尚顿了顿道:“这样呀,看来是我认错人了,施主的眉眼之间像极了我的一位老友。”老和尚想了又想继续说:“我的这位老友名叫萧阳,我身后这座寺庙就是这位老友和他的妻子捐赠的,直到如今我内心都十分感激和崇敬这位老友和他的妻子。”通缉犯刚想张口就被老和尚打断:“只可惜我的这位老友福薄,夫妻二人和两个儿子都意外葬身于一场火海之中,贫僧听到此事的时候诧异不已,本知出家人应该心静如水但还是伤心了好几日。”

通缉犯突然情绪激动:“那不是意外,那是谋杀!”老和尚听后大吃一惊:“施主何出此言,莫非你亲眼所见?”通缉犯吼道:“我亲眼所见,那时我就在父亲的身边,是父亲将我和弟弟塞到浴缸里面用身子挡住大火,我们才得以活下来,而那个放火的人捅了母亲一刀后逃之夭夭。等消防队赶到,我的弟弟早已惊慌过度跑出了浴缸,我怎么找也没有找到他,从此再也没见过他。”老和尚听后叹道:“所以你昨天杀了那个人?你果真是萧阳的儿子萧云。”萧云:“那个人活该,他害得我家破人亡,这么多年来我一个人流浪在外受尽欺凌,我的小弟弟一个人也肯定尝尽世态炎凉,我早已一无所有,我有的只是无尽的仇恨。”说完萧云已经目光暗淡,注意力也从老和尚那边分散开来。

老和尚内心十分难过站起身来朝萧云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孩子,这些年来你受苦了,你并不是一无所有,你的父亲留了三件最宝贵的东西给你。”萧云听后瞪大了双眼,又集中了精神:“是哪三件东西?”

老和尚想了想说:“第一件礼物是你自己:你的父母拼尽自己的全力甚至自己的生命只为保住你的性命,这难道不是极其珍贵的礼物吗?你应该知道你母亲怀孕时,你父亲欣喜若狂不知所已;你应该知道你出生时,你父亲在产房外的焦急等待来回踱步;你应该知道你步履蹒跚时,你的父亲暗暗自豪乐不可支;你应该知道你生病时,你的父亲跪在佛像前一次又一次的默默祈祷心急如焚。你的父亲母亲给予了你两次生命,难道就不值得你珍惜感恩的吗?”

萧云叹了一口气,过去的回忆历历在目,若有所思道:“算是吧。”

老和尚拨了拨手中的佛珠继续说道:“第三件礼物是这座佛塔:这座佛塔由你的父亲母亲捐建。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由你的父母亲手栽培,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由你的父母亲手砌盖,这里的一锅一灶都有你父母手心的余热。这件佛寺就是你的家,如果施主愿意自首说明案情将功补过,放自己一条出路的话,我百年后愿意将佛寺交予施主管理。”

萧云将头抬起,目光与老和尚和蔼的眼神相交:“大师,你的心意我领了,这么多年我受尽屈辱早已万念俱灰,心里唯一牵挂就是我的弟弟,现在我还没有找到他怎么就可以轻易自首呀?”

老和尚继续慈善地看着萧云:“这第三件礼物是你的弟弟:我前次下山云游,偶然看到了一位小孩可怜地坐在天桥旁,看他的面相和我老友的妻子实在太过相似,我不禁心生怜悯向前询问,走进一问才知他的父亲名叫萧阳,听到这里心里已经确定十分,便将这个孩子带了回来。”

萧云大惊:“就是那个看到我行凶的孩子?”老和尚表情严肃点点头:“其实,我没有让他去警局,此时他应该在寺庙里面念经尼。”萧云听后五味杂陈,不知不觉中丢下了自己的刀。老和尚见状转过身大声喊道:“萧雨出来吧,师父回家了。”寺庙里面传出一阵欢快的脚步声,接着寺门被打开。一位眉清目秀的小孩将门打开,飞快地冲向老和尚的怀抱。萧云当天没有细看,如今细看这位孩子眉眼之间像极了自己的母亲。萧云看到眼前的萧阳,又想了想刚刚老和尚的话语突然不能自持泪水一个又一个从眼眶落下。

萧雨看到萧云不禁躲在师傅的怀里连忙后退:“师傅,这个人是坏人。”萧云眼眶早已湿透,想上前亲近又不敢十分尴尬,连忙跪下道:“大师,感谢您的指点,我早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我差点杀了自己最亲爱的人酿成大错后悔终生,我现在已经有了活下去的理由,您放心我现在就下去自首,为了父亲留下的三件礼物,我一定要活着出来。但是,我深知自己罪孽深重,倘若没办法继续活下去,请大师替我好好照顾这个孩子。”说完连磕了三个响头,准备起身离开,但是自己心中有太多不舍又转过身深深地看了一眼萧雨,强忍着泪哽咽地说“你要好好听话,好好学习,好好长大。”这三个“好好”蕴含着多少无奈、悔恨与不舍,萧云转过身用手擦了擦眼睛向山脚跑去。

黛色的夜幕,泛泛地垂着,布着满天繁星,酿着无数美梦。星儿洒下一片彩光,月儿散下一片银辉。

萧雨看着萧云跑下山的身影:“师傅这个人是不是坏人?”老和尚沉默了好久摇摇头说了一句:“他是一个迷路人。”萧雨又问:“那他现在找到路了吗?”老和尚点点头说:“白天迷路了好久,直到晚上才找到路了”萧雨听后牵起老和尚的手说:“师傅,晚上才找到路是不是太迟了?”老和尚笑了笑:“只要找到路,什么时候都不迟。”

老和尚点亮寺庙两边的旧灯笼,旧灯笼发出微弱的光照亮了前方的道路。老和尚拉起萧雨的手,迎着点点灯光一步一步走进寺庙。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