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回忆

发表时间:2019/6/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9月30期   作者:刘欢
[导读] 我一直很好奇这样一个问题:人死后是否会有灵魂存在;人死后是否会经过轮回投胎,成为另外一个人,这一切的问题到目前为止都还是未知之谜。因为未知,所以显得有点担心。
       我一直很好奇这样一个问题:人死后是否会有灵魂存在;人死后是否会经过轮回投胎,成为另外一个人,这一切的问题到目前为止都还是未知之谜。因为未知,所以显得有点担心。
          回首往事,眺望未来,时间是治愈伤口最好的疗伤药,也是让人遗忘最快的加速剂。旧时代落下帷幕,新时代正迎着朝阳大道缓缓升起,而作为这中间的见证者,我总想留下些什么。找遍全身,能值钱的东西寥寥无几,未来充满了惊喜与不稳定性,我能够留下并赠予后代的也许只有自己的回忆吧。
          那年今日,踏上去往远方的列车,离开故土、初到北平。迷醉于城市的高楼大厦、徜徉在安逸的大学生活……也曾因社团的繁杂而忙碌、也曾为考试的到来而通宵。欣喜过、激动过,也彷徨过、失落过……这里成为了我生活的全部,似乎自己也成为了这里的一份子。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是好的,去玉渊潭赴一场樱花盛宴,在圆明园看一幅杨柳依依、于紫禁城领略浩荡的皇家气派、在植物园嗅花香阵阵,赏碧波涟漪……对家乡的思念越来越少、给爸妈电话也越来越少。故乡,似乎才是那个遥不可及的地方、仅存在于回忆里的温暖港湾。
          今天清晨母亲发来一张照片——一张来自故乡的照片。照片里金灿灿的油菜花放肆的绽放着,映着朝阳的光辉,金黄色染尽山野,形成金色的海洋。那是家乡的春天,是我曾陶醉的暖春。

当我再次站在街头,看着这车水马龙的城市、川流不息的人群,却油生出一种不真实感。不知从何时起,家乡变成了故乡;也不知从何时起,故乡于我而言只剩冬夏、而无春秋。家乡成了回忆、故乡却无法企及。恍惚之间,不知是我忘了家乡,还是家乡遗忘了我。只得在回忆里将其好好珍藏,如此便能千里之外,不曾离开。
          四川西南边缘的稻城,如山间清爽一般的微风,如古城温暖的光;陕西安康的摔碗酒,体检如古代汉子喝酒一般的豪爽;青海藏族自治州的茶卡盐湖,当天空和湖面混为一体,感受身临其境的天空之境;甘肃敦煌的月牙泉,当山与泉共处,沙和水共生的奇妙景观映入眼帘怎能不叹之一绝……我想去的地方还有很多,未来的路上还会见过更多的风景,我想把这部分回忆也赠予我的后代。不仅仅是因为我觉得这样的风景足够美,我更希望的是未来的某一天,我的后代能够亲身来到这里,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和身临其境的美;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那个时候的风景已经消失无踪,起码有回忆能够提醒他们,曾经有过这么一个美丽的地方。
          一方净土,滋润了方圆几里,留下了一方回忆。时间很残酷,总是在人熟睡的时候悄无声息地带走它,这些年我将思念打磨成锦囊,摘下回忆放了进去,贴身收藏。
          明天不会太远,明天依旧是晴天,我们都走在时间的旅行中,某一个交叉路口,我将装有回忆的锦囊放在原地,等待后代来继承。我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透过我的回忆能够慎重而又慎重地面对每一件事情,每一个人,每一天,每一个小时。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