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获奖对比分析

发表时间:2019/6/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9月30期   作者:李慢慢
[导读] 同为基础领域内由政府设置的最高级别的业务奖励,2014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和2018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在获奖状况上存在着很多共性,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以及教育形势的变化,2018年基础教学成果奖不管是在获奖数量、区域分布特征、学段分布以及词频分布等特征上都与前者有所不同,本研究希望通过对比前两届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获奖名单,发现2018年基础教育的进步与不足之处。
(聊城大学外国语学院,山东省 聊城市 252000)
摘要:同为基础领域内由政府设置的最高级别的业务奖励,2014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和2018年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在获奖状况上存在着很多共性,然而随着时间的发展以及教育形势的变化,2018年基础教学成果奖不管是在获奖数量、区域分布特征、学段分布以及词频分布等特征上都与前者有所不同,本研究希望通过对比前两届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获奖名单,发现2018年基础教育的进步与不足之处。
关键词:基础教育国家教学成果奖;获奖对比;未来展望

 
            一、2014年和2018年基础教育类教学成果奖对比分析
            (一)获奖成果的区域性对比
            1.教学成果奖区域间对比
            根据国家统计局在2011年6月公布的东西中部和东北地区划分方法,对教学成果所在单位进行区域划分,同时由于2018年获奖名单中首次出现了来自香港和澳门的获奖项目,故将港澳列出,并且为了便于统计,取第一获奖单位进行统计。
            与2014年首届基教类教学成果奖获奖名单相对比,2018年获奖名单中的一个亮点就是首次出现了来自香港和澳门特别行政区的项目。其中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教育机构有限公司完成的《香港学校的国民教育实践及探索》以及澳门培正中学的《新时代下万众创新理念落户基础教育──澳门培正中学STEAM融入正规课程之实践与推广》荣获一等奖,同时香港仁济医院林百欣中学的《一生一发明》和香港赛马会体会艺中学完成的《自我探索  孕育新意》也都同时斩获了二等奖,可谓是成果丰硕。
            通过与第一届基础教育类国家级教学成果奖相对比,发现2018年获奖的教学成果仍然呈现出东多西少的区域性分布特征,但是与前者相比已经取得了一定的进步,突出表现在特等奖的获奖名单上。2014年基础教育类国家级教学成果特等奖均花落东部地区,而在2018年,西部地区重庆市巴蜀小学校的《基于学科育人功能的课程综合化实施与评价》荣获特等奖。西部地区的学校获特等奖,这无疑是我国西部地区教育质量提高的最有力的说明,同时也对西部其他地区起到了示范带头作用,激励其他西部地区的学校、科研单位等投身于教学成果的研发之中。虽然2018年的获奖名单存在一些亮点,但是通过对获奖项目进行区域性对比,仍然能发现区域性分布不平衡的共性。就一等奖而言,2018年东部地区获奖项目为42项,占比84%,比2014年的85.4%下降了1.4%,这说明中部和西部教学成果所在比例上升,教学质量提高。虽然比例有所下降,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东部地区仍然占据绝对的优势。就二等奖而言,不论是2018年的63%还是2014年的62%相对于中西部地区来说东部地区都具有明显的优势。
            2.教学成果区域内部对比
            为了对比前两届教学成果奖在东、西区域内部不同省份的获奖数量,我们将2018年的推荐单位与2014年的获奖成果所在单位(如果是多个单位合作,则取第一单位)进行对比,发现2018年东部地区获奖数量最多的省份是江苏,共获58项,获奖最少的省份是河北,在2018年教学成果的评比中颗粒无收,其比例为58:0;同时2014年获奖数量最多的省份仍然是江苏省,共获53项,最少的省份仍然是河北省,只获2项,比例为26.5:1。
            在2018年的获奖成果评比中,西部地区的青海及宁夏两地获奖数量均为0,我们可以看到西部地区获奖数量最多的省份是广西,获奖22项,比例为22:0;同时2014年西部地区获奖最多的省份是四川,斩获24项奖项,获奖最少的省份是内蒙古、青海和宁夏,各获1项,比例为24:1。通过对比,我们发现获奖数量在同一区域内的差距并没有缩小,并且就东部和西部而言甚至有加大的趋势。


            (三)获奖成果的学段分布对比
            自普及义务教育以来,我国适龄儿童入学率再创新高,义务教育质量也逐年提高,但是,我国教育发展不均衡不仅体现在东中西部等不同区域之间,也体现在不同学段之间。通过对比前两届基教类教学成果奖获奖项目所针对的学段,或许能够一瞥我国不同学段教育发展状况。在2018年的获奖名单中,幼儿教育学段获奖项目最少,仅为29项,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我国幼儿教育发展的不足。同时,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了2014年的获奖项目之中,在2014年获奖的幼儿教育学段的教学成果仅31项。国家级教学成果奖的学段分布状况暴露了首先是暴露了我国基础教育普及率较低的现实;其次,获奖成果的学段分布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我国学前教育办学质量不高,科研水平低的问题。
            (四)获奖成果关键词词频对比
            本次统计采用词频分析法,分别对2018年基础教育成果奖获奖名单和2014年基础教育成果奖获奖名单中的成果名称一栏进行词频统计,以此来对比分析前两届获奖教学成果关注焦点的异同。通过分析发现“实践”、“研究”、“课程”、“教学”和“探索”是在前两届获奖名单中出现频率最高的前五个关键词,尤其“实践”一词不管是在2018年还是在2014年都以绝对优势占据第一的位置,这体现出教育者对教学成果实用性越来越重视,教学成果不仅要在理论上有所创新,更是要求在实践上顺应新的趋势,并且能将新兴的教学成果付诸实践,应用于实际的教学之中,提高学生的实践能力;与2014年不同的是,在2018年出现频率最高的十个关键词中首次出现了创新(位列第八,出现次数62次)和发展(位列第十,出现45次)。
            二、进步与不足之处
            通过对比前两届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获奖名单,发现2014年和2018年的基础教育教学成果在区域分布和学段分布上都存在着共性:二者都存在区域分布不平衡的特点,并且即便在同一区域之内获奖数量也因为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和教育投入的不同而存在着差距;这两届的基教类教学成果奖亦存在着学段分布不平衡的特点,有关幼儿教育的教学成果相对较少。
            但是2018年的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存在着一些亮点:基础教育教学成果奖获奖单位更加多样化,港澳地区的获奖也给基教类教学成果奖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同时西部地区获得特等奖,说明我国西部地区基础教育科研水平和质量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并且2018年的教学成果奖更加关注“创新”,这表明基础教育教学成果能够与时俱进。“创新”不仅是“五大发展理念”的体现,更是在社会主义新时代下赢得国际竞争的关键。
            三、结论
            通过对比,发现2018年的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获奖名单出现了一些前所未有的亮点,这表明我国基础教育教学成果奖的发展更具有活力和多样性,表明我国西部地区基础教育的巨大进步,也表明我国基础教育的发展更加重视学生“创新”能力的培养。然而,通过对比仍然能发现2018年基础教育教学成果奖的不足之处,这些不足正反应了我过当前基础教育发展在区域发展及学段发展的短板,说明我国基础教育的发展任重而道远。
参考文献
[1]陈国栋,徐展斌,张聪,张振良.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获奖现状分析及培育途径研究.[J].中国高教研究,2015,(03):26、28
[2]杜侦,罗晨.首届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分布特征分析[J].上海教育科研,2017,(01):28,32
[3]付新琴,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演进与政策探讨.[J].郑州师范教育,2018,07(01):16,18
[4]王晓晨.近十年我国教育区域发展研究综述.[J].广州科技师范学院学报,2017,32(03):21.

作者简介:李慢慢(1994.07-),女,山东省济宁市人,学历:研究生在读,研究方向:学科教学英语。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