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谢赫“六法”中的“随类赋彩”对近现代中国画的影响

发表时间:2019/5/13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8月26期   作者:王莹
[导读] 近现代中国画中,有不少传世作品收到了谢赫“六法”中的启发或者有着深远的影响。而中国绘画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使我对这个课题感觉产生了特别多的兴趣。
(沈阳师范大学,辽宁省 沈阳市 110000)
摘要:近现代中国画中,有不少传世作品收到了谢赫“六法”中的启发或者有着深远的影响。而中国绘画作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使我对这个课题感觉产生了特别多的兴趣。我国最早的一部有着科学性和探究性的绘画中的理论专著,那就是南齐画家谢赫的理论作品——《古画品录》。而他在序言中提出了“六法”,即是在六个方面概括出了中国画所具备的要素。而当中的“随类赋彩”,被近现代画家广泛运用,一方面呢作者依照物象的固有色所着色;另一方面呢,会根据构图的整体需要,以及情感是作者在绘画中想要表现的关键。我们通过“随类赋彩”来了解它对近现代中国画的影响,皆能从中受到启示。
关键词:“六法”;中国绘画;“随类赋彩”

 
          第一章“随类赋彩”对中国画发展与变革
          (一)“随类赋彩”是中国画审美发展的具体体现
          中国画画家对一幅画品评的原则和观察物象的原则是“随类赋彩”的体现,而它作为了中国绘画设色方面的经典理论,是中华民族最具有独特的审美方式的一种反映,是在中国古代绘画文化中的必然选择。自古以来中国的审美传统,就是将物象按照色彩来分类。而从“随类赋彩”这一设色观念来讲,它的形成和发展与中国文化传统是息息相关且密不可分的,是不同时代背景下的一种文化现象,并且凸显了中国绘画与美学的特点,中国传统的赋色观念以“随类赋彩”为起点,并且直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设色的理念能与之比较。
          (二)“随类赋彩”是中国画发展的色彩美学
          “随类赋彩”原本是谢赫本人总结人物画的品评标准,然后才贯穿到花鸟、山水等领域。“随类赋彩”它为什么能影响到现代中国画的品评和色彩表现的内容,是因为“随类赋彩”它成为了中国古代绘画整体的色彩的设色观念。而画家谢赫所提出的“随类赋彩”这一种设色的观念,主要呢就是总结和概括了对先秦以来,中国丹青的画貌。从中给我们反应到了色彩对于中国的绘画而言是占据了多么重要的地位。
          第二章“随类赋彩”对近现代中国画的影响
          (一)“随类赋彩”对中国近现代中国画的体现
          而对于色彩在当代中国画中的所有的表现和它的运用,潘挚兹老先生在“98年中国画色彩问题研讨会”上曾指出:“大千世界,本无固有色,万物随光线照射,方现色彩。色彩随光变异万端,且万物照射,方现色彩。色彩随光变异万端,且万物万类各具形色,不曾有两片叶子为同一绿色。破此二端,可还万物本体色相,免却千人一面、多曾相识之弊,始可致广大而尽精微,方能多一点个性化面孔和感情色彩。”所以,不必遵循传统的着色形式,是具体表现在中国画设色的时候。也不必拘泥于传统意义上,我们心中所想的的“随类赋彩”,而是要画家自己把自己的主观的意识和自己的情感加以梳理和总结,然后融入其中。
          在中国近当代中国画创作当中,例如张大千、潘挚兹等一些人的作品当中,色彩仍然依旧遵循了“随类赋彩”设色的基本原则,既按照物象的固有色,在传统的绘画上上色。而当代画家中,蒋彩萍、何家英等,又在传统的赋色基础上又将现代的绘画技法和绘画理念引入其中,创造了出了另外一种具有匠心独运的这种写实色彩。


          (二)浅谈“随类赋彩”对现当代艺术的影响
          然而确立了中国画色彩的理论基础,是因为画家谢赫关于“六法”之四——“随类赋彩”这一论题的提出。而最具有十分强烈的艺术语言的价值,就是“随类赋彩”的色彩和样式、风格、形与态一样,甚至说更加强烈并且通透的。从中华文化最早期的,例如简单的勾勒和平涂式的大的色块开始来说,直到画家谢赫时代则是中国绘画发展的初级阶段,而它最基本的特点就是追求它的“以形写形,以色貌色。”所以,谢赫对前人和当时中国画色彩赋色上的实践总结和梳理就是我这次论题的重点“随类赋彩”。
          中国画的色彩和表达方式的运用上,不只是存在于水墨或者色彩,最主要还是作为画家个人艺术上的一种修养当中的思想从而反映到作品里,然后反映到作品的色彩上的。这同时也可以体现“随类赋彩”的要求。我们之所以能够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只有用特别全面的和它的发展的这种观点,来去理解“随类赋彩”所体现的中国古代绘画的色彩理论的基础和它的实质观念。在中华文化五千年的长河里,我们可以对中国画从而有一个很正确的把握。90年代以后,新生代画家以“画画就是画画,活的要地道”为口号,开始反思、反省。当代美术发展才真正的进入了我们所谓的多元化和复杂化的时期。“随类赋彩”到这个时候,也得到了更好的发挥。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不管它的理论上有没有什么明确,传统的绘画理论“随类赋彩”的顾念在实践的基础上已经别现代时代的长河中更改为一种更为开放而自由的色彩观念所突破。而我们所谓新的准则,已经改变为:从不一样的角度来把握色调的整体性和统一性。而中国画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所做的所有的努力都反映在中国色彩的问题的得到重新的提出,这个问题是针对于从单纯的色彩上,来摆脱的传统绘画的笔墨形式,到色彩观念。它是经过了许多年自身的发展和更新。在重彩山水画的创作和实践当中,从“随类赋彩”一直到现代画从色调的观念的转变在客观上给我们大家展现出了特别清晰的一个思路,在传统绘画的这种不断从自身演变的过程中,同样不可避免的受到各种各样外来因素的影响。
          结语
          我们可以具体的仔细的观察一下历代中国绘画色彩发展的特点,和它形成的具体方式,这些都是遵循了“随类赋彩”这一种设色基础的理念上从而展开的。而“随类赋彩”它作为一种中国绘画的品评标准,然后再经过这么久的历史的洗刷下逐渐向山水,花鸟等中国绘画领域的色彩去表达的方式。而他在序言中提出了“六法”,即是在六个方面概括出了中国画所具备的要素。而当中的“随类赋彩”,被近现代画家广泛运用,一方面呢作者依照物象的固有色所着色;另一方面呢,会根据构图的整体需要,以及情感是作者在绘画中想要表现的关键。
          中国绘画设色方面最经典的论断就是“随类赋彩”,它作为中华民族独特这种的审美方式一线在用色上面的一种折射,而“随类赋彩”是中国古代文化历史和思考的基础下所产生的必然选择,这其中也包含了中国民族这种传统审美和内涵的一种表达。所以说,“随类赋彩”它对后世的影响,是对于我们来说是不可估量的,
          随着历史时代的变迁,中国文化的这种变革,中国画,这种在色彩上就存在了极大的这种发展空间。“随类赋彩”的设色理念在新的历史阶段下的新发展与它带给我们的新成就,就是近当代艺术的整体复兴与大力发展,是时代审美的形象下产生的必然的结果。它并没有违背美学的原则,同样也没有违背中国传统的设色理念,而是为“随类赋彩”这样的传统文化下注入了新的生命,同时它也借鉴了西方绘画的色彩当中是观念,从而创作出了符合新时代下的中国画的作品,一定也是肯定会为中国画色彩的发展增添新的血液和新的活力。
参考文献
[1]《中国美术史》.河南大学出版社.2005年
[2]钱钟书.管锥篇 第四册.北京.中华书局出版社.1979年
[3]汪珂玉.珊瑚网书录.北京.商务印书馆.1936年
[4]葛路.中国绘画美学范畴体系.桂林.漓江出版社.1989年.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