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到深处才自知

发表时间:2019/2/11   来源:《知识-力量》2019年4月上   作者:张淑琴
[导读] 每个人的一生,心中总会有一方水土,明明灭灭,熙熙浅浅,时常唤起美好的记忆。我的那方水土,名叫吉利湖。名而易名,驭名知景,单是这字眼便已引人遐想于未知之中

(北京联合大学,北京市 100089)

 
          仲夏夜,吉利湖。
          每个人的一生,心中总会有一方水土,明明灭灭,熙熙浅浅,时常唤起美好的记忆。我的那方水土,名叫吉利湖。名而易名,驭名知景,单是这字眼便已引人遐想于未知之中,任他怎样的风景,都替代不了心中的吉利湖。那是梦一般的美妙盛景,飘逸着整个吉利的人文情怀,散发着阵阵书卷之香,担负着使命,亦承载着大梦。
          那一泓池水,坦坦荡荡,波平浪静。杨柳绿,花艳红,而这红这绿,着实都比不上那一汪湖水的色泽,一脉波纹的光彩,那冰一样玉也似的澄碧清明。那景致仿佛走进了仙境,神韵飘飘,情思渺渺;仿佛闯入了梦杳,恍恍惚惚,朦朦胧胧。那是只有来到这向往已久的美妙圣土才会产生的感受,心醉的吉利湖,它亦将见证我纯净而丰富,无忧无虑而又多思多梦的峥嵘岁月。
          浅夏,初荷亭亭。恬静的湖水在微风中泛着碧波,柳絮轻轻在风中摇曳,紫色的薰衣草烂漫着,丛丛簇簇,散发出无限生机。燕儿自由翱翔,不时地如箭一般轻点湖面,荡起涟漪。风里传来花香鸟语的鼻息,徜徉其中,美不胜言。
          古人用以三冬足,年少今开万卷余。吉利人最爱在这里晨读,莘莘学子手捧书卷,对着湖面朗朗出声。望着他们倒映在湖畔的身影,我梦幻出,那是中华民族文明长河中的有志之士,他们每日清晨在这里眺望世界,面向未来。壮志赋华章,这是吉利精神,十多年来风雨如是的清晨正是在这里滋长,含英咀华,引领风尚。老教师职工们围湖开始晨练,纵然他们之中已有人步履蹒跚,但精神依然安烁。他们魂牵梦萦着这片精神家园,硬是把最美的青春和年华,最好的寄托与梦想都留在了这里。吉利湖是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他们数十年如一日,朝朝清晨皆是从这里汲得精神,然后精力饱满地继续开始全新的一天。  
          待人潮散去,心儿甚欢。朝阳、蓝天、紫燕、金柳、彩云、霞光,以及微风中轻漾的爽朗,尽皆让我留恋,尽忘来时路。没有一丝风,没有一点杂音,眼前的湖有如温床上初醒的少女,睁开清灵的眼睛,凝视着崭新的一天。它平静地如同一面镜子,蓝天在里面沉着,白云在里面飘着,树鸟在里面映着,这景致已然让我分辨不出物和影。只有在这样的圣地,这样的水边,才能欣赏到最最柔情的波澜。柳是湖的情人,如今正是它们献媚之时,它们婀娜多姿,温柔地拍打着水面。俯身倾心,风姿绰约,影随形动,风情万种。那丝丝情,浓浓意,团团弱,芊芊梦,让我看得着迷,如痴如醉。岸边饱蘸晶莹的花草也都在这个时辰撒娇,用一夜从湖中沁来的甘露,滴洒润泽。
          它清晨的翠绿,有浓缩江山之美意;它夜月的娴静,有集纳群贤之境地。或是因为,它真的太美,美得大俗大雅,美得大愚大智。认识它读懂它,需要翻阅久长的画卷。放眼那一汪碧水,缭绕之中,它自有百转千回,风景如歌。板石堆砌的岸边,可驻足、可坐歇,亦可静心休憩。我自知,定是无缘日日守着吉利湖的,平日里偷闲只能步履匆匆从环绕它的小径上略过。我不得不全面审视自己,无尽哲思,洞然于心。只是每每走到累时,我方才眷然而辙,离去悄无声。
          葱郁的校园里,它静卧于此,纹丝不动。单是眼望过去,就已牵动多少火热情肠,引起多少难忘慨叹。有人说,吉利湖是吉利的眼睛,是吉利人的心灵之窗,是镶嵌在吉利校园的一颗翠绿宝石。还有人说,吉利湖是吉利学府的象征,是吉利精神的载体。世事苍茫,任周遭变换,吉利湖独以其博大精深,质朴厚韵得与无数莘莘学子结下不解之缘。多数之际尽管课业繁重,闲暇时也曾约上几个知己至交周走校园,细品其姿韵。


我想,吉利湖之于吉利的意义,恰似汉唐之于中国一样,除却它本身固有的美丽之外,更多的,已经凝结为一种文化意义上的不朽。
          整个湖周起伏的地势与湖岸交接形成的流畅线条将整个湖勾勒得有如一块温润软玉,湖畔曲径通幽使它显得更加别致神韵。微风花语,则是另一杯轻漾的春缪。风过了无痕,水面上却不时泛起粼粼波光。周遭葱茏,春天鹅黄,夏日浓密,秋季灿烂,冬期素洁,季季各不同,但湖的风采却未减分毫。那宁静安逸的景象定格,哪还有半点喧嚣的杂意?燕儿追逐着云朵,花儿跟随着浅风,层层水波在心头荡漾。远处灯火点点泛映在湖面,忽明忽暗如萤虫飞舞。孤执如我,时常陶醉在此景致之中,久久久久,不愿离去。想来,这湖这水,着实给学子们忙碌紧张的学习生活平添了几分柔情诗意。
          各有各的音,各有各的知音,苦乐悲喜。性格独僻,便更倾心于亲近自然。当我心情平静,湖面竟显得如此水平如镜;当它波澜不兴,我的心底方才得以这样安宁。晚霞照耀在水面上,铺展开炫美的锦织,斑驳色泽浸润天水之下。杂花生树,出落成一处幽静地;杨柳依依,高低错落一圈石岸。只有那沉沉天日深深倒映在池水深处,凝然不动,成为暮水烟云。万籁俱寂,四野无声一片幽逸。轻步慢踱缓缓,生怕自己惊扰了这氛围。谁不是这样呢?此刻到湖岸,又怎不是来陶冶洗涤,领受清风碧水洗礼的呢?
          时间不觉已入夜,湖畔尘香弥漫,宛如随风飘逸的酒味,醇香了每个人曾经的梦伴,丰韵了吉利这十数载走过的长长岁月。月光淡淡,柔情似水,羞涩地亲吻着林中宁静的羊肠小路,让人着实不忍打扰这一方清静。踩着斑驳树影,将心情和着这清凉余晖,任思绪随着湖水悄动,缓缓流淌。在湖边曾孕育出数不清的灵感和学术新奇,诞生出无数师生的忘年之交。驻足岸边,细细感受这里的世事沧桑,用心触摸这历史,竟油然而生一种无法言说的情怀。眼前景象让人不禁有些怀旧,心头略过一抹淡然。犹如一本旧书,捧读时才真切感受到什么是逝水流年;犹如一张老照片,看过后才深刻体味到什么才叫雨打风吹过去。这片我驻足过的地方,又曾有多少脚步叠印于此,曾为多少人留下过时至今日历久弥新的记忆。此刻我要说:我心之感,只有眼前的吉利湖知道。
          夜黑得沉重,今夜已然没有了星月,切不出天水朦胧,等不及漆光。这倒恰好,窃喜我来的正是时候。湖周显得巨大,已然认不出,全浸在这漆光里,似乎很低又似乎很高,离我很远又离我很近。一种难得的气息拂过口鼻,迷醉。已然度过了数十载月夜,也赏玩过不少好湖,却皆没有今夜让我如此爱恋眼前这湖:吉利湖,多好的湖。亦不知从何时开始,它便深深根植于我的生命之中,伴随我的文学情怀一同苍苍繁茂。
          若殷足,便轻裘快马;若清贫,便听风看月。繁华巷陌,野径茅庐,多想漫步于曲径通幽的小路上,多想聆听师长学者高谈阔论,多想在湖边徜徉,流连于清波杨柳之间,多想在岸边席地而坐,沉醉于深处其间的现世情景,神游于心所痴恋的文学境界,此情此景,令我心生温润。月色溶溶,环湖距岸三三两两的学子们结伴悠闲,那些笑语欢声,早已如铁打斧凿般铭刻我心。吉利情不减,我心当年轻。最最亲爱的吉利湖,犹如镶嵌在我生命之链中的一颗至爱珍宝,风雨如磐的日子里,我时常慨念,追忆过去数年曾生长于湖边,那悠远绵长却也毕竟硕果累累的岁月。往后的人生再难,再无事,再不相干,我可以弄它成诗。世事诸多变幻,唯独爱到深处那抹晶莹纯真的眷念,定会是永远的。
          不曾忘记那一抹僻世悠然的醇美,秋水潭波。
          它的名字,叫做吉利湖。

作者简介:张淑琴(1995.01-),女,山西省朔州市人,当前职务:在读大学生,学历:全日制大学本科,研究方向:北京吉利学院吉利湖母校追忆情怀。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