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让我走进你的心里

发表时间:2017/11/13   来源:《教育学文摘》2017年11月总第246期   作者:赵俊
[导读] 高高的窗台上会留下他饭后的垃圾,静静的课堂上会突然冒出他的爆笑,有时还会在他的课桌中找到烟头……

山东省济南汇文实验学校中学部 250000
        刚刚接任50级10班的班主任时,小冲就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个头不高,瘦瘦的,一双眼睛不大但很有神,看起来是一个聪明、机灵的孩子。看他的小学档案,知他一直都是班里学习上的“尖儿”。但升入初中后,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非但学习上是一落千丈,日常表现也是 “劣迹斑斑”。比如,高高的窗台上会留下他饭后的垃圾,静静的课堂上会突然冒出他的爆笑,有时还会在他的课桌中找到烟头……
        有一天早上,我看到教室地面上,有很多口香糖留下的印迹,于是在班里强调:“不允许在校内吃口香糖,否则将由他将教室内及卫生区的口香糖印迹全部处理干净。”下午上课前,小冲从外面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嘴里还津津有味地咀嚼着。看到我,他急忙冲我笑笑:“老师,我马上把口香糖吐了。”和他一起进来的男生看看他,又看看我,哈哈笑了起来。其实,让小冲一个人将地面上的“口香糖”印迹全部处理干净,我有些于心不忍,但刚刚制定的处罚条例也不能推翻;况且,如果不按处罚去做,围观的那几个“捣蛋包”也会“跟风”而上。于是,我对小冲说:“今天我们刚定的规矩你就违反,那就只好由你来处理掉这些印迹了,开始行动吧!”说这些话的同时,我也担心逆反的小冲会极力反抗;但出乎意料,他只是开始有些不情愿,后来却带着“坏笑”,向刚才围观的那几个男生借来小刀和尺子,蹲下清理起来。几乎那天下午的每个课间,小冲都在忙着锄“口香糖”的印迹,还边做边和周围的同学有说有笑。我越来越感觉,小冲是有意识地在做这件事,可这是为什么呢?是故意挑衅我,还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或是在他的内心中,真的想自己来将这些黑乎乎的东西处理掉?但愿是后者。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我没有就此事进行“夸大”,“软处理”一段时间后,我与小冲来了次长谈。


“小冲,这一段时间,咱班的地面相当干净,这应该归功于你,多亏你处理掉了那些印迹,老师和同学都应该感谢你!”“老师,可别这么说。”说这话时,我发现他的脸有些变红。“你不怕脏、不怕累,蹲在地上处理那些印迹,我和同学们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都非常感动。”“老师……”小冲欲言又止。“老师知道,你一开始就是想为班里出力,处理掉那些印迹;但采取的方式方法不对,以后注意就行了。好了,回班上课吧!”小冲看了看我,眼睛红红的,转身走了。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虽然有时小冲还会犯错,却收敛了很多,并且能听进去老师的话了,他的行为也慢慢正常起来。
        那是一个晴朗的星期六早晨,我正在家里打扫卫生,突然电话响了。“老师,我是小冲,今天我有事想找您一趟。”没过多久,小冲满头大汗地来到我家,手里还提着一大枝香蕉。“什么事这么急?”小冲冲我笑了笑:“其实没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老师。”“来看我也行,怎么还花钱买东西?”“没花多少钱,这香蕉还不到十元呢。”我和小冲聊了一会儿家常,他起身要走。“小冲,这香蕉你捎给你父母吧,算是我的一点心意。”“老师,我现在有事,不回家,香蕉您留着吃吧!”“那你把这买香蕉的钱带上吧!”说着,我执意塞给了小冲十元钱。
        小冲走后,我陷入了沉思。从这几件事可以看出,小冲应该是个聪明、懂事、重感情的孩子,他的某些“出格”行为一定有原因,我决定与小冲的父母深谈一次。经过交谈,我了解到,小冲的老家在河南农村,小冲的爸爸是家中的长子,当年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主动放弃了学业,外出打工贴补家用,供弟弟妹妹上学。小冲的叔叔、姑姑都很有出息,名牌大学毕业后,又到国外深造,后来留在了美国工作;而小冲的父亲由于没有学历,却只能到处打工,又苦又累,收入很低。强大的落差在小冲父亲的内心中产生了阴影,使他形成了既要强又自卑的性格,这种状态也影响到了小冲的成长。
        在上小学前,小冲在老家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是家中的小皇帝,能够“呼风唤雨”,但同时与父母的感情有些疏远。上学后,小冲的父亲不断这样对他说:“我们是农村来的,和人家不一样,千万别在外面惹事生非。好好学习,像你叔叔和姑姑一样有出息。”这样的教育让小冲感到了无限的压力和自卑。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极力想冲破这种束缚。终于,他发现,搞一些恶作剧能够引起老师的注意,引来同学们的关注和“敬佩”。这时他有挣脱某种束缚的自由,但当他想起父亲的话时,又开始有些自责。这种内心的矛盾,时刻煎熬着他。他需要懂他的人指给他正确的方向,他渴望得到父母、老师对他的关爱,他希望别人承认他的努力和善良……
        我把我对小冲的分析、判断,告诉了他的父母,希望他们以朋友的身份理解小冲,多方面关爱小冲。明显地,小冲不再以“劣行”引以为荣,不再做一些“哗众取宠”的事,而是把精力逐渐投入到学习中。
        时间飞逝,小冲该毕业了。在离校的那一天,小冲来到我的办公室,递给我一个信封,说:“老师,我给您写了一封信,但您得答应我回家后再看。”我摸摸了信封,鼓鼓的,似乎信纸被叠成了某种形状。于是,我看着小冲,微笑着说:“小冲,在搞什么鬼呀?”他看看我,只是用手摸着头,羞涩地笑了笑。“那好吧,我答应你!”回到家后,我拆开信封,里面有一个十元钱叠成的“心”和一封简短的信。
        亲爱的老师:
        您好!如果没有您,我可能真的学坏了。真的很感谢您!另外,我不该拿您那买香蕉的十元钱,我真的很不懂事。
        毕业了,我舍不得走,但又必须走。人走了,心没走!您放心,我会争气的!
                 爱您的小冲
        看完之后,我的内心暖暖的。我把信和“心”形的十元钱重新放回到信封中珍藏了起来,但小冲的身影不断在我面前浮现。就在此时,一缕阳光拨开云雾,透过窗户洒落进来,洒落在小冲微笑的脸庞上。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