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之过

发表时间:2017/10/10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龚诗络
[导读] 对于酒,我并无特别的感情,只是源于我家先生好那一口。早晨起来,会喝上一点,那叫清晨第一杯;中午时分,在单位也会来上一点,那叫午间第二杯...

酒何罪之有?酒酿造出来,不会招谁惹谁。造酒之人,本意在于谋生,或为生财之道,无可厚非。

对于酒,我并无特别的感情,只是源于我家先生好那一口。早晨起来,会喝上一点,那叫清晨第一杯;中午时分,在单位也会来上一点,那叫午间第二杯;到了晚上,这一天中最该喝的一杯,自然是逃脱不了。应酬的时候,喝酒自是必然。无应酬的时候,一个人也要独酌。似乎那酒中有美女,那酒中有知己。对于此种行迹,我深恶痛绝,出于愤怒,我曾摔破他的酒杯子、砸碎他的酒罐子。然而,对于嗜酒如命的他,作用甚微。无奈之下,只能将怨气一股脑撒在酒上!朋友相邀、同事聚餐、红白喜事……只要与酒有关的聚会,我都是极力反对,能推脱尽量推脱,能不去尽量不去,以此免去了难堪的喝酒之苦,各种烦恼烟消云散。再则,各大新闻媒体一再爆料,因酒而致命者、因酒而破家者、因酒而误前程者数不胜数。所以,我觉得酒是十恶不赦的祸害,必须恶而远之。

直至某一天,我从微信朋友圈里发现一篇名为《酒量与智商有关》的文章。出于好奇,专心读来,竟然发现,越是聪明的人越容易有酒瘾,而且酒量越大。不觉从古至今,喝酒名人跃然纸上。梵高“钟情苦艾,醉眼星空”。


人们很难断定,酒精是否让他看到了与众不同的星空。杜月笙说:“不喝酒不抽烟的男人不值信任。”诗仙李白一生嗜酒,与酒结下不解之缘,写下了不少脍炙名篇。于是,我似乎有所顿悟,觉得醉酒之过不在酒,而在嗜酒之人,智者虽醉仍不失其智,庸人不醉还是个庸人。

说到底,真正罪过者,是那些无趣的讨酒之人。他们往往三五成群,呼天唤地,一杯下肚只当润润口舌,两杯三杯更是不在话下。最后谁为胜者?你晕我眩,没能分个高下三分。醉酒之后,更是丑态百出。醉酒后,如若掩面呼呼大睡,不会祸害他人,倒也罢了;如若恶语相撞、拳打脚踢……造成家庭风波四起、社会乌烟瘴气,实属天理难容,必遭众人唾骂。所以,讨酒之人是罪恶之人、死不要脸之人。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变迁,人与人的交际也显得尤其重要。酒似乎是一种交际、一种礼貌、一种尊重。所以,酒本无罪,关键在于喝酒之人。我希望那些真正喜欢喝酒的人,能正确对待,让脑子丰富起来,喝出“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的真挚朋友,喝出“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相思,而不至于丑态百出、伤己害人。能达如此境界,则自我甚幸,家庭甚幸,社会甚幸!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