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讨Ahmed青光眼阀植入联合干扰素治疗难治性青光眼临床观察

发表时间:2017/9/25   来源:《中国误诊学杂志》2017年第13期   作者:刘海鸿
[导读] 难治性青光眼也称为顽固性青光眼,一般指那些药物难以控制眼压,而做常规手术预后又不好的青光眼[1]。

大庆市第四医院  163712
  摘要:目的 研究分析Ahmed青光眼阀(AGV)植入联合干扰素(α-2b)治疗难治性青光眼的临床效果。方法 此次研究的对象是选择难治性青光眼30例(30眼),将其临床资料进行回顾性分析,并应用AGV植入术并在术中放置100万单位/1.5毫升干扰素浸润棉片。术后随防3-36月。结果 术后眼压为16.24±5.12mmHg,术前眼压为47.3±7.33mmHg,总有效率90%。手术后的并发症有早期低眼压、浅前房,引流盘包裹、引流口堵塞、眼内出血等。中远期并发症有盘周过度包裹、瞳孔欠圆等。结论 AGV植入联合干扰素治疗难治性青光眼术后并发症少,是一种安全有效的方法。
  关键词:干扰素;难治性青光眼;青光眼阀植入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clinical efficacy of Ahmed glaucoma valve(AGV)implantation combined with interferon(-2b)in the treatment of refractory glaucoma. The object of this research method is the choice of refractory glaucoma in 30 cases(30 eyes),the clinical data were retrospectively analyzed,and the application of AGV implantation and placed 1 million /1.5 ml interferon in intraoperative infiltration of cotton sheet. 3-36 months after operation. Results the intraocular pressure was 16.24 + 5.12mmHg,the intraocular pressure was 47.3 + 7.33mmHg,and the total effective rate was 90%. Postoperative complications included early low intraocular pressure,shallow anterior chamber,drainage plate wrapping,drainage obstruction,intraocular bleeding,etc.. Complications in the long and medium term include excessive wrapping around the disk and incomplete pupils of the pupils. Conclusion AGV implantation combined with interferon is a safe and effective method in the treatment of refractory glaucoma with less complications.
  Keywords interferon;refractory glaucoma;glaucoma valve implantation;
  
  
  难治性青光眼也称为顽固性青光眼,一般指那些药物难以控制眼压,而做常规手术预后又不好的青光眼[1]。目前对其治疗方案较多,其中Ahmed青光眼阀(AGV)具有引流管易插、引流盘面积较大、带单向压力调节阀等功能,在临床应用取得了突破性进展。随着联合抗代谢药物的应用及手术技巧的改善,难治性青光眼手术成功率不断提高。我们采用Ahmed青光眼阀门(AGV)植入联合干扰素治疗难治性青光眼30例(30眼)取得了良好疗效,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自本院2013年06月至2016年06月收治的难治性青光眼患者30例30只眼,行干扰素联合AGV植入术。本组男16例(16眼),女14例(14眼);年龄19-81岁(平均年龄39.5±13.2岁),随访时间3-36个月,平均19个月。其中新生血管性青光眼6眼,人工晶体眼青光眼8眼,无晶体眼青光眼7眼,葡萄膜炎继发性青光眼2眼,既往青光眼手术失败6眼,外伤继发性青光眼1眼,术前眼压:36-61mmHg,平均眼压47.3±7.33mmHg。术前视力:无光感者3例,光感3例,眼前手动者2例,眼前指数2例,0.01-0.05者9例,0.06-0.1者2例,0.12-0.3者6例,>0.4者3例。
  1.2 方法
  本组病例均为成年人故AGV青光眼阀均采用S2型。AGV房水引流装置为一条硅胶管连接一卵圆形聚丙烯盘房水扩散装置,在硅胶管和聚丙烯盘连接处有一硅胶弹性阀门,为单向压力敏感阀门。常规以2%利多卡因行球后阻滞麻醉,于颞上方沿角膜缘5mm剪开球结膜,分离结膜下组织至巩膜赤道部。于赤道部球结膜瓣下放置浓度为100万单位/1.5毫升干扰素浸润棉片5min,用0.9%氯化钠注射液100ml冲洗结膜囊,做以角膜缘为基底的1/2厚巩膜瓣(6mm×5mm)至透明角膜内,用注射针头在巩膜瓣下角膜缘作前房穿刺,放出房水后,注入玻璃酸钠。


检查Ahmed引流阀通畅,将AGV后部硅胶盘于赤道部,前端距角膜缘约9mm,缝合固定在浅层巩膜上。将硅胶管前端剪成45°斜面,且斜面向上与虹膜平行,硅胶管插入前房内2.0-3.0mm长,密闭缝合巩膜和球结膜瓣,结膜下注射妥布霉素针20mg+地塞米松针2.5mg,包扎术眼。
  1.3 术后处理及随访
  术后1个月内滴用典必殊滴眼液(妥布霉素地塞米松滴眼液)点术眼,复方托吡咔胺滴眼液。第1周每日常规裂隙灯显微镜检查,观察并发症,如果出现暂时性浅前房者,使用散瞳剂与高渗溶液,一旦前房形成,应加强局部按摩。若眼压高者加用20%甘露醇注射液和乙酰唑胺,或局部滴用0.5%噻吗洛尔。前房出血或渗出:予止血、促进渗出吸收等处理。硅胶管位置不佳者,均应及时手术调整硅胶管位置。调节阀出口端即后部盘周纤维包裹:给予5-Fu结膜下注射,1个月内每周1次,以后第3、6、12、18、24、30、36个月定期随访。
  1.4 疗效判定标准
  术后局部加用抗青光眼药物治疗,眼压在9-21mmHg之间是部分成功;不加用抗青光眼药物治疗,眼压在9-21mmHg之间是手术成功,术后加用局部抗青光眼药物,眼压>21mmHg,需进一步行抗青光眼手术是失败。总成功率:为成功率和部分成功率之和,术后随访3-36月。
  1.5 统计学处理
  检验采用SPSS13.0统计软件包分析研究结果,计量数据采用t检验。
  2 结 果
  2.1 视力情况
  术后视力不变者13例(包括3例术前无光感者),视力提高者17例,未见视力下降者。
  2.2 眼压情况
  最后1次随防眼压为16.24±5.12mmHg,与术前比较差异有显著性(P<0.01),其中完全控制者20例,部分控制者7例,失败者3例。本组6例新生血管性青光眼疗效最差,除2例术后眼压完全控制正常,有3例需局部点用抗青光眼药物才能控制正常,另发现1例眼压再度升高达42.26mmHg,经局部点降眼压药眼压仍高达35.47mmHg,给予行睫状体冷凝手术,术后眼压下降至20.36mmHg。无晶体眼青光眼和人工晶体眼青光眼术后效果较好,15例中,眼压完全控制者14例,部分控制者1例。
  2.3 术后并发症
  术后早期并发症:①浅前房10例(33.33%),于术后第2天始出现,持续6-8天后,前房均自动加深,均未发生前房消失。②前房积血2例(6.67%),均为新生血管性青光眼,术后早期给予止血药后积血吸收。③前房硅胶管位置欠佳1例(3.33%),在低眼压时将硅胶管置入前房,眼压回升时硅胶管轻微回退,致使伸入前房部分变短,房水引流不通畅,予重新调整。术后中远期并发症有瞳孔欠圆6例(20%)、调节阀出口端即后部盘周纤维包裹2例(6.67%)。
  2.4 手术成功率
  手术完全成功率66.67%(20眼),部分成功率23.33%(7眼),总成功率90%(27眼),手术失败10%(3眼)。
  3 讨论
  难治性青光眼经常规滤过性手术治疗,仍难以建立有效的滤过通道,眼压仍很难控制在正常范围内。包括无晶状体性或人工晶状体性青光眼,新生血管性青光眼,有滤过手术失败史的青光眼,伴有葡萄膜炎性青光眼,先天性或青少年型青光眼,外伤性青光眼,视网膜或玻璃体术后青光眼,虹膜角膜内皮综合症等。其行一般滤过性手术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瘢痕化问题,术后组织粘连,滤过孔道瘢痕增生,目前对于难治性青光眼的手术治疗方案有睫状体破坏手术(睫状体冷凝、光凝或超声治疗),小梁切除术或联合抗代谢药物,及青光眼引流装置(glaucoma drainage devices,GDDS)植入术。其中联合抗代谢药物小梁切除术有时难以形成功能性滤过通道,并不能达到满意的治疗效果,而睫状体破坏手术后炎症反应强烈,并发症严重,患者痛苦大,术后视功能差。难治性青光眼行常规滤过性手术的成功率较低,一般为11%-52%,采用植入物手术治疗,手术损伤少,手术径路简单,且成功率高,均能达到80%以上成功率[2]。青光眼引流植入物降低眼压主要机制为,硅胶管使房水从前房或后房经其官腔流至外置物周围潜在的空间,房水在包裹固定于巩膜表面的外置物依赖于房水引流至引流盘周围的包裹,并通的纤维囊袋内产生一个滤泡,然后房水被动弥散出滤泡,引流入血液循环[3]。Ahmed青光眼引流装置应用于难治性青光眼已取得了较好疗效。在术中联合应用抗代谢药物干扰素使手术成功率有所提高。但是不能完全阻止术区组织的瘢痕化过程,部分患者的眼压再次升高而复发。本组追踪随访3-36个月,平均19个月,手术总有效率为90.00%,术后视力可以提高或保持不变,术后眼压与术前相比差异有显著性,其中新生血管性青光眼手术预后差。引流植入物手术并发症的发生与其复杂的眼部情况有关。在引流物植入术中联合干扰素能有效地抑制滤过泡引流周围成纤维细胞的增生,使眼压控制率提高,且不会增加并发症。AGV植入术中均放置100万单位/1.5毫升干扰素浸润棉片5min,术后出现纤维包裹明显减少,本组出现1例欠佳的原因可能与患者多次手术史、体质、干扰素配置后放置的时间有一定的关系。术中放置干扰素棉片时注意吸干结膜下出血及积液,以免稀释干扰素浓度,达不到疗效。
  综上所述,表明AGV植入联合干扰素手术对难治性青光眼的治疗是安全有效的,值得借鉴。
  参考文献:
  [1]赵堪兴,杨培增.眼科学.第七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64.
  [2]斐澄.房水引流植入物的研究进展[J].国外医学:眼科学分册,2004,24(5):295.
  [3]谢立信,董晓光,李少伟.眼科手术学—理论与实践.第3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77.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