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李清照早期词之“愁”

发表时间:2017/9/21   来源:《教育学文摘》2017年10月总第242期   作者:胡利
[导读] 这个时期的愁,更多的是贵族仕女的富贵的闲愁,是精神空虚与寂寞在笔端的流露;这个时期的愁,如袅袅炊烟,淡而无伤,忧而不痛,柔弱低回,婉约细腻。
——少女伤春,离别相思之闲愁
胡利 山东省枣庄市第十五中学 277101
        李清照,生于宦族嫁于相府,其前期生活优裕闲适。由于她所处的那个历史年代,她所出生的士大夫阶级,以及她对生活的特有的敏感,造就了李清照这样一位多愁善感的女词人。不过,这个时期的愁,更多的是贵族仕女的富贵的闲愁,是精神空虚与寂寞在笔端的流露;这个时期的愁,如袅袅炊烟,淡而无伤,忧而不痛,柔弱低回,婉约细腻。
        自然界的花开花落,时代更迭,都会引起生命的律动。时光变迁,美好景物流逝,都会给她带来无尽的哀愁,例如《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词的开头两句描写昨夜风急、雨却疏疏落落的场景,词人刚刚从梦中醒来,残存的酒意尚未消去,然而风雨中的海棠却依然牵动着词人敏感而焦急的心,她急于想知道:经过昨夜风雨的洗礼,外面的海棠花是否美丽依旧?是否遭遇了风雨的摧残?这里透示出作者的一种淡淡的闲愁。当她问正在卷帘的侍女时,侍女却只是漫不经心地淡淡回了一句:海棠依旧。最后两句“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词人通过对春去落花的感伤,抒发了年华易逝的忧愁,反映了对春光流逝、花事已去的无可奈何的叹息。这里的“瘦”字不仅仅代表鲜花的日渐稀少,实质是表现了作者对即将逝去的春天流露出的惋惜之情。在这首词中,词人的“愁”只字未提,而我们领略到的却是一种淡淡的青春易逝的愁绪。
        还有一首写若有若无的闲愁的词作《浣溪沙·淡荡春光寒食天》: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沉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春天生机盎然,所有的生命在苏醒,而女词人却在玉炉沉水香的袅袅残烟中沉沉睡去。醒来却发现女孩子们在这越冬的燕子尚未飞回的暮春时节,早已迫不及待地跨出闺门去做斗百草的游戏了。然而,暮春天气阴晴难料,刚才的“淡荡春光”转眼却变成了“黄昏疏雨”,庭院寂然无声,只有沙沙的春雨和被雨打湿的秋千在微微摇荡,令人感到寂寞惆怅。这首词把少女伤春惜春的情怀,心里朦朦胧胧的憧憬和淡淡的闲愁,表现得细腻委婉,生动感人。
        李清照与赵明诚结婚后,生活恬淡闲适,夫妻二人志趣相投,互相爱慕,夫唱妇随,婚姻生活美满并充满诗意。然而,“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丈夫赵明诚经常外出,使她静如止水的生活激起了阵阵涟漪,更使词人愁肠千结。因此,难以穷尽的离愁别绪,独处深闺的寂寞难耐,笼罩了词人前期大部分词作,离愁别绪如丝缕缕。


        例如《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词的起句“红藕香残玉簟秋”描写了荷香残余香,簟寒生凉气的秋的凄清,为相思怀人设置了一个凄艳哀婉的场景。“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暗含了对轻易离别、独自登程的怨苦之意。既然离别已经是必须面对的现实,词人只能盼望着早日重聚。“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三句中,盈月是家人团聚的象征,更充满着热切的期待之情。词的下片,写离别后的相思。“花自飘零水自流”写别离已成事实,令人深感无奈。李清照认为丈夫也是如此,所谓“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既是对丈夫的理解,更添加了思念的情愫。“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抒发了刻骨铭心的相思之情悠悠不绝,而这种欲罢不能的相思,真是让人肝肠寸断。这首词将一位沉湎于夫妻恩爱中独守空房、倍受相思折磨的妻子的心理刻画得细腻入微,直接将相思之情溢于言表,心心相印、不离不弃、异地同心、遥相思念的感人画面,使这种愁情似茧中抽丝,丝丝不断,缠绵悱恻,萦回盘绕,让人沉醉于情深爱切之中的蜜一样的轻愁、淡愁、闲愁。
        又如写闺中离别相思之苦的《凤凰台上忆吹箫》: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人未梳头。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生怕闲愁暗恨,多少事、欲说还休?今年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绿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这首词的上片写闺人慵懒的神态和憔悴的外表,到了“日上帘钩”的时候了,“金猊”中的熏香早就燃尽,经过一夜的不眠或噩梦后的折腾,起床之后竟然无心整理床铺,也就没有心情梳妆打扮了,渲染了女主人公因为深切的相思而由勤而懒,由慵而瘦,由瘦而痴的巨大变化和不断加深的离愁别苦。而且,这种慵懒无力、形意阑珊的情景,已经延续了许多日子了,以至于精美的梳妆盒上都布满了灰尘,不堪“闲愁暗恨”的折磨,便欲采取躲避的方式,自欺欺人的方式毕竟是无用的,嘴上可以不说,心里却不会忘记。尤其在形体上已经有了明确的表现:“今年瘦”。其原因“非干病酒,不是悲秋”,而是丈夫离家日子的久远,相思痛苦蓄积的厚重。下片词人尽情倾诉相思之苦。万事皆休,这次告别,李清照在感情上与内心中,当然有过无数次的挽留,然而,在言语和行动方面必定是无所作为,只能通过“千万遍《阳关》”曲来表达。缠绵留恋至深,别后痛苦更切,而久盼的不归,又使得郁积的愁苦意绪渐渐变为隐隐的怨恨。以下则用典故含蓄描写自己的复杂感情。只有“楼前绿水”,每天见词人的倚楼“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已经成为词人必须承受且无法回避的痛苦,“凝眸”之际,虽然还有一种期待,但是希望变得越来越渺茫,悲苦怨恨之意也就难以遏制。全词中不说离愁,不说生怕离愁 ;却说心遮视线,却说烟锁秦楼,却说流水应念我。在她眼里,一切皆因丈夫的离去而失去意义,只有相思无尽头。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