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远方,心在故乡

发表时间:2017/9/15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贺楠
[导读] 我走过这里的每一条大街小巷,甚至如果在任何一个角落随便报一个小店铺的名字我都会立马知道那里的具体位置、周围都有些什么、街道是单行线还是双行线...

我这几天每天都在街上闲逛,突然发现,经过这个小城市的每一寸土地,都让我脑海中停留着两个字——“归属”。

10岁以前还是和爷爷奶奶一起住的大杂院,爷爷尚在人世,且身体健康,最疼我这个小孙女,每天下午都搬着小板凳坐在门口,一边扇着蒲扇,一边喝茶,到了放学的点儿就走到巷子口去等我回家,看见我的小身板,挂着一头麻花辫从老远就开始喊我的名字,走到他跟前了就把我的书包卸下,背在自己肩上,然后一只手牵着我走回家。爷爷爱吃面食,晚餐一般都是煮的手擀面配上两个大馒头,然后再挑一点豆瓣酱,面吃完了还爱喝面汤,把汤喝得呼噜呼噜响,着实像一个老顽童,所以每次我看着他喝汤的样子都会笑得花枝乱颤,很多年以后再回想起来,大概我长大以后爱吃面食这个习惯就是被爷爷传染的吧,也没有什么不好,最起码,有一些东西是带着他的记忆的。

爷爷知道我爱玩,每天晚上都会带上一块钱的钢镚带我去坐公共汽车,绕着城里转,从起点坐到终点,再换另外一条线路,又是一圈,转到我在车上开始打瞌睡的时候他就会抱着我睡觉,到家之后才把我叫醒,让奶奶在盆里给我接上一盆水,洗个澡舒舒服服的上床睡觉。这是我对于红安的公共汽车全部的记忆,爷爷走后的很多年里,我都再也没有坐过红安的公交车,这么多年了每次回来看到它们,都没有改变过样子,还是那么老旧、残破,一路颠簸,甚至都没有空调,这恐怕是红安最有年代感的交通工具了,去坐的也基本上都是一些老人,前几天我被妈妈拉上车的时候简直被我妈的行为吓了一跳,不是她已经开始苍老了,就是她想要拉着我一起怀旧,当然,我希望是后者。那天我在妈妈旁边的座椅上坐着,她一直在跟我说话,然而我一个字都没有听见,因为心里一直不断在回想十年前爷爷带我坐车的样子,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场景都历历在目,好像那是昨天才刚发生的事情一样,突然我就感到一阵不适,一股浓浓的酸意涌上胸腔,眼泪直逼眼眶,我转过头把眼泪憋了回去,妈妈什么也没有看见,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可能有对爷爷的思念,也有回忆的浓烈,但更多的是对时光变迁、岁月蹉跎的一种胆怯和惶恐。半晌我才回过神来,对妈妈说了一句话:“红安的变化真大啊,你看看这些街道,十年前哪是这个样子。”妈妈说:“红安发展起来了,我们却老了,而你们也长大成人要飞去外面的世界了,最后坚守在这里的还是这些老人哟。”我没有再接下句。或许妈妈说得对,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是真的都要远走高飞,去到那些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里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了,没有人会选择在这个小城市里安逸的度过未来几十年的漫长岁月,而未来几十年的漫长岁月里,也只有父母那一辈的人,会一直守在这里,眼看着这座小城逐渐年轻,然后自己却逐渐老去。


我走过这里的每一条大街小巷,甚至如果在任何一个角落随便报一个小店铺的名字我都会立马知道那里的具体位置、周围都有些什么、街道是单行线还是双行线;我对回家的路已经熟悉到闭上眼睛都能迈过路上的坎儿;我吃过这里所有开了10年以上的早餐店、饭馆、夜宵摊,小学的时候早上上学路上就买一碗热汤面,洒上葱花、香菜和辣椒,端着边走边吃,吃完正好走到学校;我去过这里所有的旅游景点,高中时每天晚饭时间都去旁边的一个烈士陵园散步,和那些锻炼身体的老头老太太们一起绕着花园走……这样日常生活的记忆太多太多,从前不知道,现在回想起来才意识到,过去我一直抱怨、一直不喜欢的地方,于我而言有多么根深蒂固的影响。

说实话,我爱不起来这个地方——

它太陈旧,陈旧到每一个人的思想都好像被禁锢在上个世纪一样,像我这般标新立异的人在他们眼里就显得格格不入;

它太市侩,就连出租车司机都会把原本起步价的路程绕到再加上个一两块,菜市场的阿姨们会为了几角几分钱斤斤计较到扯着喉咙叫喊;

它太颓废,许多人都情愿待在这里一辈子,也不愿意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他们只想要平平凡凡庸庸碌碌但却快活的过一生,而不想在外面为了生存而奔波劳碌

……

它有一大堆让我爱不起来的理由。

可是,我又总是在远方一个人漂泊的时候情不自禁的想回来,回到这个我降临世界时第一眼看到的地方来,虽然我知道即使我回来也不会过多的停留,但是不管外面的世界多么精彩纷呈,只要回来一次,我的心就会沉静下来,不再有那些恼人的浮躁。

所以这是一件很矛盾又很奇妙的心境,我花了很久才想通究竟是为什么——

只因为,这是我的根,无论我去到再远的地方,它总时刻提醒着我,这里才是我永恒不变的家,就像那句话说的,“我心安处是故乡”。

这个地方对于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地名,它还承载了我整整19年的记忆,从幼时,到童年,再到青春期,关于爷爷,关于父母,关于朋友、老师、同学,一切的一切,都从这个地方开始,又在这个地方结束。而今我已经是一个孤身在外拼搏的年轻人,和很多我们这一代的年轻人一样选择独在异乡,但是我始终会记得,在最困难,最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回来看看,因为所有的地方都可以有房子,有车子,有物质堆积起来的感情,唯独只有这一个地方,可以称之为“归属”。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