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越走越长

发表时间:2015/8/28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罗盛
[导读] 我在路上,你也在路上,但我们不同的是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路,不同的天空,不同的故事。青春录的画面是蓝色的,天空是白色的。人生的前方是红色的,我们是昂立在自己天空的巨人。

我在路上,你也在路上,但我们不同的是不同的方向,不同的路,不同的天空,不同的故事。

青春录的画面是蓝色的,天空是白色的。人生的前方是红色的,我们是昂立在自己天空的巨人。

时光是随着年代缩小称为光圈,光影,然后缔造出来我们的生命,和我们的故事。

7岁那年当地教育局安排教师组织外出旅游一个礼拜,爸爸作为一个小学完小的校长必须参加,但是每人要交2000元钱,我爸爸跑去我舅家里借了2000元钱,后来用了两年的时间还。他去了海南和昆明。回来后全校教师把教师旅游的录像播放出来,一年前到六年前所有的学生100零几个,全部按照年级、高矮秩序排成队列观看,看到镜头里出现爸爸的模样的时候,全校都高呼。

小学三年级我开始把每个礼拜一毛或者两毛的零花钱存起来,然后跟我爸爸换成一块一块的,然后从一块一块存到一百一百的,上初二的时候,家里因为计划生育罚款,家里拿不出钱,爸爸东借西凑凑足了八千块钱。家里开始为还钱变得所有人都沉默,爸妈开始越来越狠的吵架,我开始有了辍学的念头,爸爸把我存了五年的341.17元钱"借"走了,我就再也没有存过钱。

初三那年我喜欢上一个女孩,一个小小的,笑得很甜的,声音很细腻的,喜欢老是牵着我的手,告诉我朋友,他今晚是我的。中考前两个月,我们一起去河边喝酒,我回来吐得稀里哗啦。我的同桌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可是她对我很好,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每次来上课都会买一包瓜子,然后一粒粒剥开放在我手心里。我英语因为恶补一个礼拜,就一个礼拜,我把初中所有学过的单词全部背下来,然后从三十分到六十分再到九十分。中考不到一个月,我因为喜欢的女孩不想跟我好,说马上毕业了,毕业了还是不得在一起,于是我再也不怎么上课,也不搭理那个对我特好,还经常在我租房子的地方给我洗头,还是我吻过的第一个女孩。中考落榜,我选择了补习。

高二那年我17岁,除了语文一直都数一数二,其他的科目没有一科能够及格,就连以前很自信的英语也是读得张口结舌。生活变得有规律,所谓的有规律就是,每天做一样的事。反反复复。我有几个特别要好的女性朋友,其中有一个最要好的,还有一个引以为豪的哥,他们都说我那个哥对我就像我妈一样。我每天只跟我兵哥一起,有人打架从不带我去,打完架一起吃饭总是带上我。他们去做见不得人的事的时候我就跟那个很要好的女孩们一起。我喜欢上课看电子书,后来我租房子的对面开了一家书店,我开始办了借书卡,看上了实际的书本。最终高二到高三两年的时间里,我把那个书店文学类作品两栏全部看完。那时候喜欢韩寒的书,他所有的书我都通过各种途径全部看完,另外看了郭敬明、安妮宝贝、石康、村上春树、饶雪漫、余秋雨、易中天等人的大部分作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些不是知名度很高的作者的书。懵懂的冲动,那一年我打算写一部关于自己的书。

每个人都会在某一个阶段里成长,然后被灌注一些不为所知的秘密,这才是真的青春。

这年代,从来没有什么年少轻狂,有的只是年少无知罢了。

我四岁只是个成天不穿衣服的混小子,七岁开始对这个世界充满幻想,十一岁我在想以后我的孩子会是怎么样的,十七岁,我在各种逼迫中求生。

家庭条件变好了,爸爸工资翻倍的涨了,家里就我一个人上学,姐姐毕业一年早已独立。我还在浑水里看着爸妈的眼泪也变得浑浊。

退学,开除,请家长一个礼拜高达六次,离开,又回来,回来后又想走。从来不害怕什么事发生也不担心前途什么的问题,与其说是不成熟,倒不如说我早已迷茫。我一直都在怀着一种到底何去何从何处是我的安生之地的迷茫。

暗恋,明恋,承载各种流言蜚语的刺激在耳边。卑微,坚强,矫情,搁浅在少年的心。亲情,友情,父母的失望与眼泪。

我曾试过连着抽上25支烟的感觉,苦涩,麻木,生疼,晕眩,就像从来没抽过一支烟的青涩。

高考前夕,我在一个小宾馆里开着房看了一整晚"猫和老鼠"抽了两包五块钱的烟。最后高考结束,333分进了一个大专学院。

我想我从来不认为某一件事就能让我彻底转变性格或者心态,我也从来不认为某一个阶段就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我只相信,人生的转折点都在每一个时刻积累而来。

带了1万5千块钱,我爸爸没有送我,第一次出远门,我不生疏,也不害怕,也没有任何的期待,就是很平静的踏上那条旅途,突然想起来,三岁的时候我一丝不挂的跑到学校的主席台上,对着正在集合的爸爸叫了一声"爸爸,我要抱抱"。

19岁,我上大一,背负着父母的期望,自己的理想,我告诉自己我要去为自己的天空描绘一笔最炫的蓝色。

每个人都是有过空想,做着不着边际的梦,直到被闹钟吵醒,才知道自己始终还是在那一席之地。

军训后第一天上课开始自我介绍,我在一大片的掌声中体会到了微弱的成就感,说我文采好,我听了无数遍。最后被班里称为小才子。其实,我在嗤之以鼻,觉得他们见过的世面太小,我不否认我有一定的文字功底。但是我还不会自豪到超过所有人。有的事很现实。一句话之所以被称为名言,不是因为他有多经典,而是说出这句话的人是名人。反之,一个普通人即便说出再经典的话,那也不是名言,也不会被世人称赞。

这个社会是看身份而定论成就的,是看作为而定论价值的,所以,叫做现实社会。

高中我一共上过六个语文教师,不对,是被六个语文教师上过,不,还是不对,是上过我的语文教师有六个。罢了,管它呢。

总之,那时候,每个语文教师安排下来的作业,我从来不做,让我们买的课课练,我只说一句,我不屑于做,因为我上不上课做不做作业,我都可以保持我的语文成绩是最优异的那个。

我喜欢半醒半醉的状态,因为我可以用半醉参和冲动来毫无遮掩的做自己想做的事,而用另外的半醒来看清自己。

与我而言,热情与生俱来都与我不够般配,因为骨子里我生性悲观,胆怯,冷淡,只不过一直在强装着很牛逼的样子,好像这就是典型的屌丝形象。

我上的大学里,我们系出了一个班,好像另外五个半只有两个女孩子,就在我们班,就坐在我左边和右边,我们连坐。一个我叫她"玲娃娃"另外一个是她非要我叫她"阿姨",一叫就叫了几年。参加英语协会认识一个女孩,直到现在都一直叫她"老大"。我喜欢跟女孩子一起,她们会给我买零食,买早餐,或许根生蒂固的还有一种叫荷尔蒙的东西。

荷尔蒙,是很伟大的神奇的,它造就了人类,造就了一切,包括我们的信仰,我一直这么认为。

就像性,我们总是渴望,总是会需要,所以它是崇高无上的。

2012年7月4号,我认识了一个女孩,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那个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女人。459天后,也就是2013年9月26。那天她生日,她成年了,18岁,而也就是那天,我们分手了。

狠清晰的记得,8月21号,她回去实习,就是一个月,就是一个月,我们变得吵架,陌生,恐慌,我好像预知感很强,我知道我要失去她了。23号,我坐了五个小时火车从学校赶去她实习的地方,她撑着伞来接我,那晚我们躺在床上我一直没睡着。第二天,坐出租车出去的时候,我很困,她把我的头放在她肩上用手环抱着我的脖子,我感觉,没有温度。却有一种被强压着没有散发出来的慌张。

24号晚上,我们在宾馆洗好了澡准备休息的时候,她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我要出去下,我马上回来",外面下着很大的雨,那时候晚上十一点,当我抽完了最后的一包烟的时候,凌晨四点,她回来了,满脸的泪水,即便她浑身被雨水淋透,可是还是遮不住从眼睛里流出来的那种晶莹剔透的液体。我什么都没说,帮她把鞋子,袜子,衣服脱下来,把她抱到床上,用被子给她盖着,但是双脚我却给她抱在我怀里,过了许久,她开口"明天我辞职,离开这地方,它让我伤心,也让你伤心"。

26号晚上,我们从电影院回到宾馆,她收拾东西说回去一下,离开的时候,她笑得很灿烂,好像在包裹着怕被看出来的忧伤。我看着她,把一沓钱放在桌子上,然后说等会饿了,桌子上有吃的,充电器也放在那的,我问"还回来吗"她一直背对着我,良久"会"。

28号晚上我给她发短信,明天我走了,八点半我在路口等你,送我走吧。


29号早上八点三十一分,我把手上带的情侣表摘下来,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手机卡下了出来,咬碎了。

我很平静,真的很平静,或许说我不得不平静,我怕我会哭出来吓到自己,我怕自己承受不住,因为我真的很爱她。

我知道我是真的失去她了,我真的会离开这个城市了,来回的路就这一条,来的时候我没好好看过,现在既然要离开了,不如好好看看我来的路途。我拿着手机,边走,一边不停的向两边的建筑物,河流,大桥拍照片。说实话,真的很美。

7个小时,我不停的走了7个小时,走到火车站,我想,我该回去了,我给玲娃娃发了一条短信"我想回来",她回"我不知道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突然离开学校,谁也不知道你去了哪里,但我想说,回来吧,至少这里不会让你一个人"。2013年9月29号,我发誓不论下一站我去去哪但是再也不会到湖北。

我会到学校整整37天没吃过一顿饭,体重直降下17斤,之间,我记得,几次泡面,几次零食,几次华莱士,不过总的还达不到三天吃一次,我让我一个朋友给我充钱买装备,她是个QQ上没有点亮任何图标的,五块钱买瓶饮料还觉得贵,38.5买了感冒药觉得好不值得的女孩,可她把她卡的密码给我,告诉我把它当做自己的钱用,用到自己心疼为止,我连续十天十夜我玩网游,累了就趴在键盘上一会儿,醒来继续玩。

第38天,我突然觉得,我在这里待不下去了,我想离开这里,我想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任何人的城市。然后给我游戏买装备的女孩给我买了两张火车票,一张去上海的,一张回家的。我没取回家的车票,自己一个人去了上海。我记得那趟车,连着七个车厢只有我一个人。

到上海第一天,我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很矫情的,我说我我再也不会回去了,我不会让你知道我在哪也再也不会让你找到我了,因为我怕你伤害我,那真的很疼,她说,你好好的。

其实离开后,我删了所有人的QQ,关了空间,换了号码,可我最终还是会忍不住搜索她的QQ号看看她的动态。

可我一直都不知道她有两条说说,第一条是我离开后的第二天,她发说说,出来的,对不起,是我错了。第二条是,一个月后"那晚谢谢你,陪我演了那一场戏码,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

那个人,我一直没问过到底是谁,我知道他的存在,可她从来都不提,哪怕我试图问,她也不说,从来都是,她不想说的事我不过问,因为,她从来都没有骗过我,隐瞒过我,不过那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不想再去想那晚的事,至少我们都拥有过,毕竟我知道,有的人或许不是相爱就能在一起,在一起不一定可以上床,上了床,她也未必是你的。

相对无言,相离无恨。

一年半,我走了14个省,每个地方都待不上好久的时间,走走停停,就一个人。

每个人都一定会经历的就是,一个人去生活,承受生活所带来的压迫,适应社会的交集。

的确,我曾身无分文一个人拉着行李箱在街上走,大冬天只穿了一件单衣,永远记得的是在发传单的时候,天太冷,把手都冻得根本张不开也握不紧。身上仅有的两块四毛钱买了三个煎饺,却不小心被来来往往的行人撞到,掉了在地上,我根本无暇顾及路人鄙夷,疑惑的目光,蹲下去把掉在地上的煎饺,捡起来,随便吹一下,狼吞虎咽往肚里吞,因为它可以让我不饿,让我觉得温暖。

吃饱了,永远是一件幸福的事,就算是连冷都不会害怕。

2014年10月份,我得知,原来,她在我们分手的两个月后怀孕,别人的孩子,然后9月3号结婚,到现在,孩子都已经出世都要一岁了。

孩子的父亲的确不是那个我叫不出名字的男人,但却是另外一个我早就知道的男人。

在我一个人流浪的过程中,我爸爸曾一直支持我,他把我的流浪说成是历练,我可是直接离校一直没回家的。他还给了我钱让我去参加培训,还给我找了实习的单位。

或许有的人对你再好,你还是会做出一些让他失望的事,因为有的事,自己太坚持自己的理念。

这一年我没有拿到毕业证,没有我们参加考的证件,没有驾照,即便我上了学,但是没有有始有终,我上了车,可我科目二都还没考,我报了名考了试,可我没再回去,最重要的是,我学分一分都没有。

我的成长可以说是围绕在教师的思想里度过的。爸爸,姐姐,外婆,还有什么堂姐,堂姐夫,姐夫,什么姨妈等等,都是教师。对于他们来说,文凭很重要,好像代表了一切,他们曾经把所有的希望付诸于我身上,可我一次次让他们失望,就连他们最后的要求我也没答应,他们让我想办法拿到毕业证,不论多少钱。然后考公务员,或者教师。

我从来就反感教师的职业,因为教师的思想,大多数都故步自封,都在束缚着我们的成长范围,我是不羁之人,哪怕以点盖面。我就是讨厌教师。

不过我为了出于尊敬,我联系班主任,试图取到毕业证,可是她说,如果让我现在给她打5000块钱过去,我马上可以取毕业证。

我不是在乎那些钱,我只是觉得太黑暗,我只呵呵一句:去你妈的。

此后我再也没想过毕业证的事,家里也不再追我。坚定是可以融化固执的心。

当很多年后,某一天你安静的沉思,会发现一路上走来磕磕碰碰,可是它们都过了,不论是悲是喜,都已经是过去。或许错过了一些平台,一些机会,一些人。可是你只需要能淡淡的笑笑,那么你就是赢家。

我跟任何人都说我一路走来没有过后悔的事,也没有什么遗憾。

可我怎么可能连自己都能骗得过去,有的事,有的人,睁开眼睛抑或闭上眼睛,它们都历历在目。

但,往事追悔莫及,何不放手给自己一个安稳。

或许没有人再会在你住的楼下等着你一起去吃早餐,也没有人大大咧咧拉着你的手说乖,也没有人你的课桌里面放一个牛奶,一份便当。不过,我相信你学会了自己给自己惊喜。

目前,我在为自己努力,我在为爱的人努力。我过得不是很好,但是也不差。同样有不开心,有失意,有难过和悲伤,可我更多的是学会了淡然一笑。

我想去蹦极,即便去不了南非布劳克朗斯,也要去去西安的未央湖。因为我恐高,从来都是站在高处就觉得晕眩,又想往下跳,有时还觉得脚发软,其实,我知道因为我骨子里就是一个胆怯的人。我想去挑战自己。

我想再去办张卡,半个零存整取的业务,每个月存2000块钱,限期五年。我相信,到时候即便钱不多,但是一定会给自己意想不到的帮助,有时候不经意留下的东西,最后总是让你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就想你经常遗忘的口袋或者抽屉里总会在你收拾衣物的时候,发现居然还有这么一些零钱,加起来还可以用几天。

还是那句话,学会自己给自己制造惊喜,学会自己对自己好点。没人会说你自私,因为现实社会就是,至少先要稳定自己的处境。

去年回家的时候,爸爸递给我烟的时候不像以往一样不让我抽烟,我陪叔叔伯伯喝酒的时候,他也还是一直觉得开心。

初中喜欢的那个女孩,将近十年没有联系,或许再也不会见了,高中暗恋的女孩,即便两年几乎天天在一起,甚至大学了还是好好的联系,很好的关系,不过还是在第五年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兄弟哥们,没有任何联系,不过回到当初认识的地方,偶尔会特意通过各种方式叫出来,大家聚在一起唱唱歌,喝喝酒。现在在外面上班,老爸再也不用问有没有钱用,只会让我好好上班,家里一切都好,而且每次不忘记过问我的个人问题和催我尽快想好定居在哪这些事。

很多人,很多事,并没有被遗忘在不停旋转的时光里,而是被我们自己扣留在短暂的记忆里了。有时间,还是多叫上一些朋友聚聚,像年少时一样的疯狂,一样的冲动,然后大家抱在一起。体会青春即将打烊的来临。

谁都知道,有些事只是表面的,而一个人真正的成熟是一眼就能看出的,比如言谈举止,比如行为处事。

路,总是越走越长,我们离年少的时候的梦想可能越来越远。但是我们并不是可以就此否定了它们,埋没了它们,任何事情都是有希望的。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