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命

发表时间:2015/7/10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苏雪飞
[导读] 工厂机器有节奏的碰撞。铁与铁在碎语。一只麻雀仓惶的爬来躲去,因为那灵洁的羽翼已折损在森林。

工厂机器有节奏的碰撞。

铁与铁在碎语,掩盖着溢流的机油味。

激情的电火花,

是不是泪凝的灿星,

陨落,便瞬间熄灭。

另一僻静的小屋,

那是勾魂无底的泽地。

几丛绿绿空梗的“啤酒草”

起沫的蜜语,醉感下沉。


幽深阴暗的森林,

蝙蝠学着少妇在低泣。

竟被粗壮的枯藤缠身。


一边揽住秀腰,

一边在胸前摸索前进,

耳边阵阵的阴风吹的毛骨悚然。

衣服的奶渍丝毫没博得黑暗的怜悯。

电火花啊!电火花!

为什么不能引燃这片恐怖的密林,

熊熊的火焰,

那是太阳对灿星的恩赐。
      

工厂机器有节奏的碰撞。

铁与铁在碎语。

一只麻雀仓惶的爬来躲去,

因为那灵洁的羽翼已折损在森林。

逃出了枯藤魔爪,

又陷入无底的泽地。

两排有序的“路灯牙”,

一只忧郁的身影。

回归夜的嘴里,

明月溜进纱帐里,

发现了隐忍在哺育一片新天地。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