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大考”下出版业的破局之道:“花式”卖书共克时艰

发表时间:2020/5/19   来源:证券日报   作者:
[导读] “书店关门就意味着我们一部分的销售额戛然而止了。”时代华语《财富自由新思维》策划姜得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们之前的一大部分图书销量是通过网络进行销售的,还有一小部分通过线下实体书店销售。

“手机下单,最快30分钟就能送达。”原来不仅美食能外卖,连“精神食粮”也能外卖了。

疫情之下,印刷厂停工、书店关门、物流中断,出版行业举步维艰。如何打开销量、拓展经营新思路,成为整个行业破局的关键点。

“书店关门就意味着我们一部分的销售额戛然而止了。”时代华语《财富自由新思维》策划姜得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我们之前的一大部分图书销量是通过网络进行销售的,还有一小部分通过线下实体书店销售。在疫情发生后有一部分销量停滞了,这时候该怎么办呢?就需要我们转变经营思路,顺应时代潮流去做一些改变。”

图书出版周期延长

实体书店现闭店潮

疫情来势汹汹,图书出版周期延长,线下实体书店客流量锐减,出版行业深陷水深火热。

“综合类的出版社比较依赖市场,他们已经把市场做得比较成熟了,所以在这次的疫情中,他们受到的影响肯定比较大。”一名出版行业的从业者小金(化名)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我们作为部委直属的专业类出版社,承担着一部分专业出版任务和行业宣传任务,还有一部分国家课题、出版基金项目支持的出版项目,行业内所谓的‘市场书’只占我们出版任务的一半,对市场的依赖性较弱,所以感受到的压力也相对小一些。”她解释称。

虽然在业务层面上对小金所在的出版社影响不大,但图书出版周期却出现延迟。“很多印刷厂的工人由于疫情在老家出不来,这使得物流和工期都变得很慢,整个图书出版周期要比平时多了1.5倍。”小金解释称。

姜得祺也表示,疫情影响最大的是图书印制和发行渠道。“一方面,由于疫情导致印刷厂无法开门正常印制,读者期待的书迟迟印刷不出来;另一方面,由于疫情影响物流暂停,读者在网络渠道购买的图书无法准时给客户发货。”他坦言,“对于不理解我们的客户免不了要埋怨我们,我们只能耐心地去一遍又一遍解释。但绝大多数客户都是理解的,我们也感觉到很欣慰。”

此外,线下实体书店的日子也不太好过。据实体书店联盟组织“书萌”对全国1021家书店的调查,受疫情影响,春节期间90.7%的书店选择歇业,超99%的书店没有正常收入,如果疫情持续,77.62%的书店表示坚持不到三个月就面临倒闭,对中小型书店影响尤其巨大。此外,近80%的书店对疫情结束后的形势并不看好,认为营业额最多可达原来的一半。北京开卷发布的《2020年初“新冠”疫情下图书零售专题分析》也显示,绝大多数的实体书店1月同比下降,最大降幅高达90%。

以北京长楹天街购物中心的一家“猫的天空之城概念书店”为例,《证券日报》记者通过走访发现,在4月份以后,该书店周末的客流量与疫情前周末的客流量大致相同,书店里基本坐满了人,但该店仍宣布在5月7日后撤店。至于撤店原因,《证券日报》于撤店后拨打书店的电话时,已无人接听。


“花式”卖书上线

数字化阅读成“新姿势”

互联网时代下,直播带货显然已经不陌生,出版社、书店以及与之相关的产业链也纷纷各显其能,直播带“书”、云逛书店、外卖图书等“花式”招数上线。

“公司顺应潮流成立了新媒体部发行部,借助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火山、快手、京东视频、当当直播、淘宝直播等等平台,通过直播带货,取得了不少的成就。”姜得祺对《证券日报》记者透露,“根据相关数据分析,部分图书销售量不仅没有因为疫情减少,反而销售额增加了约10%—15%。”他打趣地说道,“可见,只要思想不滑坡,无论多大的困难都是可以克服的。”

此外,中信出版集团也在探索图书外卖消费的新模式。“店员会通过直播平台,带着读者云逛书店,为他们推荐一些好书。”中信出版集团方面告诉《证券日报》记者,“此外,我们的中信书店还通过美团外卖的平台在卖书。”

据《证券日报》记者了解,为扶持实体书店发展,北京市与美团就“实体书店+美团平台计划”达成协议,已有中信书店、涵芬楼、三联韬奋书店、北京图书大厦等72家北京市实体书店第一批进驻了美团平台。“手机下单,最快30分钟就能送达。”当《证券日报》记者打开美团外卖APP搜索“书店”时,显示附近对应的书店十余家,最近的只有一公里,选好书籍后最快30分钟就能送达。

突然而至的疫情给每个行业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伤害,同时也给到了更多的时间去反思。“一方面,对于员工来说,不少公司由于经营不下去关门或者裁员,这给我们的全员都敲响了警钟。大家拥有了危机意识,工作更加积极,在策划选题的时候也更加谨慎。”姜得祺表示,“另一方面,也让我们拥有了更多的营销意识。我们需要根据市场需求,通过直播的方式来策划各种营销活动,促进图书的发行量。”

“此次疫情的到来,更会促进融合出版的进程。”小金跟《证券日报》记者说,“由于受到专业性的限制,专业出版社的市场规模和经济体量比较脆弱,如果单一地走传统出版的道路,未来的市场空间将会越来越窄。”她强调,“依托专业出版社的专业性,走融合发展之路势在必行。同时,编辑的角色定位也应逐渐向产品经理转换,从选题思维延伸至产品思维、市场思维、影响思维和系统思维,只有这样才能跟上时代的潮流。”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处在疫情期间,但“精神食粮”仍成为大多数人“宅生活”的必需。据《阅读大数据报告(第三季)》的数据显示,疫情期间,纸质书购买量和在线阅读时间都有所增长。在疫情暴发之初,纸质书销售受物流等因素影响,电子书阅读时长明显增加。京东读书App用户数量较疫情之前翻了一倍,一季度用户平均阅读时长增长了64分钟,VIP用户续费及付费书籍转化均超往年。微信读书的数据显示,2月份用户的平均阅读时长为99.61分钟,相比2019年同期提升16%;阅文旗下各阅读平台也有不同幅度的增长,阅读和付费转化均高于去年同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