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该是阅读的桥

发表时间:2020/1/1   来源:电网头条   作者:
[导读] “科技应当是为人服务的,而不应成为摆布人类的暴君。如果人类无法摆脱技术的专制,如果可以容纳一切的芯片唯独不能容纳梦想,如果人们尚不能全然按照自己的心愿选择行为方式,那么,真正的现代化,就还没有到来。”随手翻开某作家的书...

“墙,推倒了便是桥。”

“科技应当是为人服务的,而不应成为摆布人类的暴君。如果人类无法摆脱技术的专制,如果可以容纳一切的芯片唯独不能容纳梦想,如果人们尚不能全然按照自己的心愿选择行为方式,那么,真正的现代化,就还没有到来。”随手翻开某作家的书,读到这段写于新千年来临之际的话,竟不自觉地联想到了时下的大众阅读。

现在的我们,早已置身于移动网络时代,我们的工作、生活是越来越现代化了,然而,诚若那位作家所担忧的,网络信息技术的发展,正扮演着“摆布人类的暴君”的角色——起码,文化阅读方面并不乐观。当前,已有太多的人无暇翻开一本书仔细阅读,取而代之的是终日沉迷于手机,热衷于在网上刷微信朋友圈,习惯于在搞笑诱人的短视频里废寝忘食……

网络,俨然成了一堵墙,一堵横亘在文化阅读与为数众多的人群之间的高墙。墙的一边,是网络助推下文化出版业的日趋发达,内容丰富、装帧精美的图书如过江之鲫,电子读物、VR技术等令现代出版如虎添翼,社交媒介使出版物供、需双方零距离接触成为可能;而在墙的另一边,则是愈见其多的人渐次沦为手机的奴隶,对于文化阅读说起来重要,真要见诸行动却是次要乃至不要。

不免想及周星驰《大话西游》里的那句经典台词,“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


对于那些忽略了阅读的群体而言,何尝不是如此?借助于网络信息技术,一桌文化阅读的满汉全席就摆在自己面前,可我们偏偏视而不见,总是不由自主地低头玩手机,难道,真要等到年华消逝,精力不济、能力不逮时,才能凭生悔不当初的嗟叹,体验惆怅痛楚的滋味吗?

有道是,“墙,推倒了便是桥”。网络带来的技术便利,如果运用得当,不仅不会阻碍个人阅读,而且,还能够成为改善阅读的难得跳板。

以网络信息技术之便利促进个人阅读水准的提升,并非没有成功范例。“樊登读书”创始人樊登无疑是一个善于阅读的人,他通过自己绘声绘色、深入浅出的讲书方式,帮助3亿人逐渐养成阅读习惯。某种程度上讲,通过在网上与受众的广泛深入互动,促使他每年阅读大量的书,并且,在阅读输出中不断增强读书效能。网络信息技术助推其把阅读做成了事业,因阅读而带动了他人,影响了社会,也较好地实现了阅读价值的多方面变现。

樊登是名人,在普通人眼里或许难以企及。不过,在我的微信读书群里还有着这么一帮人,他们虽然寂寂无名,虽然素未谋面,虽然相隔天涯,但彼此因志趣相投而凑在一起,大家互晒阅读清单,交流读书体会。彼此有过激烈争执,也有过点赞鼓励。有的因阅读感悟而撰文发表,有的因不甘独享而经营起个人公众号,还有的因阅读积淀而付梓成书,凡此种种,使得他们从网络空间不断走向阅读的纵深,在阅读的纵深中进一步体味阅读的充实与乐趣。

细想起来,无论是从阅读内容的选取、文化养分的汲取,还是阅读吸收后的高效能输出,网络以其技术支撑与渠道优势,为热爱阅读的人提供了得天独厚的便利。它不该是阻碍阅读的墙,反而更有条件成为引渡读者的一座宽阔通达的桥。如果说,在一些人那里阅读趋于迷失,网络信息技术成了“摆布人类的暴君”,那么,需要反省的只能是被摆布者自己。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