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缘何排名数字出版前三?

发表时间:2019/8/31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
[导读]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日前发布的《2018—2019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数字出版整体收入规模达到8330.78亿元,其中,在线教育作为教育数字出版的重要组成部分,收入达到1330亿元,占比约为16%...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日前发布的《2018—2019中国数字出版产业年度报告》显示,2018年数字出版整体收入规模达到8330.78亿元,其中,在线教育作为教育数字出版的重要组成部分,收入达到1330亿元,占比约为16%,成为数字出版中移动出版、网络游戏之后,收入排名位居第三的板块。近日,在人民教育出版社主办的“第九届中国数字出版博览会·教育数字出版暨数字教材生态论坛”上,与会专家以在线教育为例,就教育数字出版问题回答了业界关切。

教育数字出版着力点在哪

近年来,各教育出版单位积极开拓在线教育板块,注重打造精品化、品牌化、特色化产品。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数字出版研究所所长王飙分析认为,一方面,交互化、智能化成为教育数字出版的重要着力点。一个例子是,人教社打造的数字教材垂直服务平台,既集合国内不同版本的教材资源,又可提供数字教材“加工—发布—阅读—管理—授权—数据接口”等专业服务。另一个例子是,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打造的集教学资源、教研备课、在线测评、综合素质评价以及名师直播等服务为一体的贝壳网。这些有代表性的产品和服务,天长日久便形成了一定的品牌影响力和商业价值。

另一方面,一些传统教育出版单位逐步实现了从教育出版商向教育服务商转变。王飙说,目前教育数字产品已覆盖课前、课中、课后,围绕教材、教辅、测试、作业、习题、能力提升、考试咨询等教学环节开发出的教育数字产品,可以满足幼儿教育、学前教育、基础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专业培训等用户差异化、多元化、个性化学习需求。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人工智能等技术在教育数字出版的深入,交互化、智能化的教育数字产品成为传统出版单位的重要着力点。比如,智能教育平台、智能机器人及VR教材的问世就是例证。


教育数字出版赢利点在哪

这是出版界“羞于”说出的问题。对此,王飙提出,教育出版单位要提升教育数字出版产品影响力,向市场要效益。

做法一,改变“重研发轻运营”的传统经营思路,充分借助微博、微信、新媒体社群等各类新媒体渠道,结合线下沙龙、讲座等形式,打造线上、线下同频共振的营销矩阵,让教育数字出版产品有影响、有效益。做法二,加快5G业务布局,着重满足5G环境下用户的需求,为他们提供精准化、专业化的教育数字出版产品和服务,快速抢占市场先机。做法三,对具有优势内容的IP多元开发,将其自身的内容影响力转化为品牌影响力,并延伸至其他文化领域,从而实现内容和品牌的多元增值。

教育数字出版发展之路在哪

数字显示,2015年在线教育产值为180亿元,2016年为251亿元,2017年达到1010亿元,在线教育作为教育数字出版发展最为强劲的部分,受到大型互联网企业关注,使得数字教育市场的竞争更加激烈。

那么教育数字出版的发展之路在何方?推进传统出版融合向纵深发展是途径之一。具体而言,就是深耕优质教育出版资源。王飙说,各教育出版单位可重点打造一批个性化、特色化的优质教育数字出版项目。由于在线用户更看重平台的可持续输出能力、课程的专业化和精细化程度,导致很多在线教育企业纷纷转向线下开班。线上线下融合正成为在线教育发展的趋势。

针对一、二线城市教育数字出版市场的饱和问题,王飙认为有3个市场值得深挖:其一,向三、四线城市及乡镇农村教育市场拓展;其二,密切关注素质教育市场;其三,知识付费使终身学习成为社会风尚。体现在成年人日益注重音乐、艺术、哲学、建筑、财经等多种学科知识的补充积累,工作之余“充电”学习已成为不少成年人的生活常态。

在王飙看来,上述诸多因素都是在线教育产值快速上升的因素,体现出在线教育对数字出版的贡献率不可忽视。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