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典藏:史记选

发表时间:2021/9/13   来源:   作者:
[导读] 《史记》是西汉司马迁撰写的一部纪传体通史。全书由十二本纪、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十表、八书,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余万字。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其*创的纪传体为后来历代“正史”所沿袭,影响深远。
内容简介
  
《史记》是西汉司马迁撰写的一部纪传体通史。全书由十二本纪、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十表、八书,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余万字。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纪传体通史,其*创的纪传体为后来历代“正史”所沿袭,影响深远。该书也是一部优秀的文学著作,鲁迅誉之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王伯祥《史记选》主要选录本纪、列传中的名篇,并对其中的疑难字词和典章制度加以注释说明。《史记选》一书融入了王伯样先生一生研究《史记》的心血,迄今为止这部《史记选》仍是国内外出版的《史记》选本中学术水平*高的一种。这部书前的《序例》系统地论及司马迁的生平,《史记》的伟大史学文学成就、深远的影响以及版本知识等,是一篇有独到见解的《史记》论,也是一篇富于启示性的《史记》研究指南。本书在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和本世纪初都曾再版,这次收入“中国古典文学读本丛书典藏”再版,并将繁体改为简体,便于阅读。


  

目录


史记选序例

项羽本纪

陈涉世家

留侯世家

陈丞相世家

孙子吴起列传

商君列传

平原君虞卿列传

魏公子列传

范睢蔡泽列传

廉颇蔺相如列传

田单列传

刺客列传

淮阴侯列传

季布栾布列传

张释之冯唐列传

魏其武安侯列传

李将军列传

汲郑列传

游侠列传

滑稽列传 



精彩书摘
项羽本纪〔l〕

项籍者,下相人也,〔2〕字羽。〔3〕初起时,年二十四。其季父项梁,〔4〕梁父即楚将项燕,为秦将王翦所戮者也。〔5〕项氏世世为楚将,封于项,故姓项氏。〔6〕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7〕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8〕籍大喜;略知其意,又不肯竟学。〔9〕项梁尝有栎阳逮,〔10〕乃请蕲狱掾曹咎书,〔11〕抵栎阳狱掾司马欣,〔12〕以故事得已。〔13〕项梁杀人,与籍避仇于吴中。〔14〕吴中贤士大夫皆出项梁下。〔15〕每吴中有大繇役及丧,〔16〕项梁常为主办,〔17〕阴以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18〕以是知其能。〔19〕秦始皇帝游会稽,〔20〕渡浙江,〔21〕梁与籍俱观,〔22〕籍曰:“彼可取而代也!”〔23〕梁掩其口,曰:“毋妄言,族矣!”〔24〕梁以此奇籍。〔25〕籍长八尺馀,力能扛鼎,〔26〕才气过人,〔27〕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矣。〔28〕

秦二世元年七月,〔29〕陈涉等起大泽中。〔30〕其九月,会稽守通谓梁曰:〔31〕“江西皆反,〔32〕此亦天亡秦之时也。吾闻先即制人,后则为人所制。〔33〕吾欲发兵,使公及桓楚将。”〔34〕是时桓楚亡在泽中。〔35〕梁曰:“桓楚亡人,〔36〕莫知其处,独籍知之耳。”梁乃出,诫籍持剑居外待。〔37〕梁复入,与守坐,〔38〕曰:“请召籍,使受命召桓楚。”守曰:“诺。”〔39〕梁召籍入。须臾,〔40〕梁眴籍曰:“可行矣!”〔41〕于是籍遂拔剑斩守头。项梁持守头,佩其印绶。〔42〕门下大惊,扰乱,籍所击杀数十百人。〔43〕一府中皆慴伏,〔44〕莫敢起。梁乃召故所知豪吏,〔45〕谕以所为起大事,〔46〕遂举吴中兵。〔47〕使人收下县,〔48〕得精兵八千人。梁部署吴中豪杰为校尉、候、司马。〔49〕有一人不得用,自言于梁。梁曰:“前时某丧,使公主某事,不能办,以此不任用公。”〔50〕众乃皆伏。〔51〕于是梁为会稽守,〔52〕籍为裨将,〔53〕徇下县。〔54〕

〔1〕司马迁《史记》的体例,本纪与书、表、世家、列传并列。本纪专叙帝王当国者的事,乃是帝王的传记。但一般地说,它的作用相当于编年的大事记。《史记》里共有本纪十二篇,按时代先后排列。秦灭汉兴的期间,发号施令的是项羽,所以项羽列在本纪。

〔2〕下相,秦所置县,故治在今江苏省宿迁县西七里。

〔3〕字即表字,一个人有了名,另外再取的名称。如项羽名籍,另外再取个表字叫羽。从前的习惯,成年人交游,彼此不大直呼其名,多用表字相呼。按《太史公自序》,项羽的表字又称子羽。

〔4〕季父,父的弟弟,通称叔父。

〔5〕公元前二二四年(秦始皇二十三年,楚王负刍四年),秦将王翦击破楚,虏楚王。楚将项燕立昌平君为王,在淮南地方反秦。明年,王翦、蒙武攻破楚军,昌平君死,项燕自杀。见《秦始皇本纪》。《楚汉春秋》说是被王翦所杀,与此处“为秦将王翦所戮”同。大概燕为王翦所围,被逼自杀,秦人夸耀战绩,就说杀了他。《史记》有《白起王翦列传》。

〔6〕项本西周姞姓封国,春秋时被鲁所灭。其后楚灭鲁,以其地转封给项燕的先人。今河南省项城县东北即古项国。古代姓、氏有别。姓为原始部落之号,氏为后起氏族之称。(有以国为氏,以官为氏等等复杂的来历。)沿至后代,二者乃混淆不分。项氏即以国为氏的一例。

〔7〕少时,少年时。学书,认字和写字。故下云“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学剑,习练剑法击刺之术。故下云“一人敌”。

〔8〕兵法,治兵作战的法则,相当于后世的军事学。《汉书·艺文志》(专记古今书籍的专篇)兵家类(志中所分的门类)有兵形势(门类中的子目)十一家(相当于著作人),即载有“项王一篇”,是当时也有成书留传,后来才散失的。

〔9〕竟学,学习完成。竟,完毕;成就。

〔10〕栎音药。栎阳,秦所置县,故治在今陕西省临潼县东北七十里。逮音代,及也。有罪相连及,也叫逮。有栎阳逮,项梁为人攀连,被栎阳县捕去。蜀大字本和清武英殿本逮下都有“捕”字。百衲宋本、汲古阁本和会注考证本都与此本同,无“捕”字。

〔11〕蕲音机。蕲本楚邑,秦置县,故治在今安徽省宿县南三十六里。掾读如缘去声,古时佐治之吏,统称掾属。狱掾,管狱囚的主吏,犹后世的典狱官。曹咎后仕项氏为大司马海春侯,见后。请……书,请托曹咎写一封说情的书信。

〔12〕抵,到达。抵……司马欣,把说情的书信送给司马欣。欣事迹详后。

〔13〕故,缘故。已,停息。以故事得已,因此被牵累的事得以了结。

〔14〕吴中即今江苏省吴县。本为春秋时吴都。入楚后,春申君尝治此。秦于此置会稽郡,并置吴县为郡治。

〔15〕贤士大夫,有声望的人。皆出项梁下,都在项梁之下,不及项梁。

〔16〕繇役即徭役。古时地方上有大兴作,如筑城、造桥等,便在当地组织人力来应差,叫做徭役。丧是丧仪。古时统治阶级把丧葬看得极重,比较规模大些的丧仪,也得大量使用人力。大繇役及丧,即指大规模的徭役和大规模的丧仪。

〔17〕主办,主持办理。“办”(编者按:“办”繁体字为“辦”),蜀本、汲古阁本都作“辨”。“办”字古通作“辨”,但习惯上“辨”字不能通作“办”。

〔18〕阴,暗中。部勒,组织。宾客,流寓在当地的客民。子弟,当地的土著丁壮。阴以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暗中用兵法来组织当地的流寓客民和土著丁壮。

〔19〕以是,因此。知其能,知宾客子弟之能。项梁因部勒宾客子弟而知道他们各人的能力。与后面“以此不任用公”相呼应。

〔20〕秦始皇帝名政,秦庄襄王之子。嗣位后二十六年,尽并六国,废除划地封君制,确定郡县制,建成统一的大帝国,自为皇帝。废自古以来的谥法,欲使后代以数计世,故号“始皇帝”。时时出都巡游,刻石纪功。公元前二一年,在途中害病,死于沙丘的平台(在今河北省平乡县东北)。在位共三十七年。《史记》有《秦始皇本纪》。游会稽即指末次巡游“上会稽,祭大禹,望于南海,而立石刻颂秦德”事。此会稽是今浙江省绍兴县东南十三里的会稽山,不是当时的会稽郡治吴县。

〔21〕浙江指今浙江省杭县以下的钱塘江。

〔22〕秦始皇过吴上会稽,项梁与籍当在徭役中,故渡浙江时得俱观之。

〔23〕彼可取而代也,那个皇帝可以拿过来代他做啊。语气极为率直,充满着反抗和蔑视的神情。

〔24〕掩其口下,蜀本、汲古阁本俱无“曰”字。族,杀死全族,古来最严重的刑罚。族矣,要被灭族了。

〔25〕奇有重视或赏识之义。以此奇籍,因这“可取而代”一语,项梁遂大大赏识他。与前学书、学剑两俱不成时的“怒之”相应,一变而为另眼相看了。

〔26〕扛,音冈,举起。扛鼎即举鼎。《说文》“扛,横关对举也”,有两人或多人共抬之意。此处借对举义为单举义,用来表现项羽的力气大。

〔27〕才气,包括才干、器度、识解而言。过人,超过一般人。

〔28〕惮音但,惧也。此有敬畏义。虽吴中子弟皆已惮籍,言籍才力胜人,虽当地的土著子弟,也不敢以客民待他,而都敬畏他了。

〔29〕秦二世即二世皇帝,名胡亥,始皇少子。始皇在半路上死于沙丘,赵高、李斯阴谋害杀太子扶苏而立胡亥。元年当公元前二○九年。后三年,二世为赵高所杀。事迹附见《始皇本纪》。

〔30〕陈涉,详后《陈涉世家》。大泽,乡名,当时属蕲县,在今安徽省宿县西南故蕲县西。起大泽中,起兵于大泽乡中。

〔31〕守,一郡之长。会稽守,即驻在吴县的会稽郡守。通姓殷。会稽守通,会稽郡守殷通。谓梁,召项梁来跟他议事。那时项梁的声望已足震动一郡的长官了。



〔32〕大江自今安徽省境斜行而北,直达今江苏省的镇江市,形成一道略偏南北流向的水路。这一带地的两岸,自古有江东、江西之名,与现在的江西省(从唐代的江南西道、宋代的江南西路演化而来)并不相干。《晋书·地理志》把庐江、九江之地自合肥以北至寿春,都称做“江西”,那么现在皖北一带并淮河下游都叫江西了。明末学者顾炎武也说:“今所谓江北,昔之所谓江西也。”江西皆反,指陈涉起兵大泽乡时,江北各地到处都起来响应。

〔33〕先即制人,后则为人所制,当时成语,意即先下手为强。即和则,古时通用。

〔34〕使公及桓楚将,令项梁和桓楚共同指挥所发动的兵马。将,率领。桓楚在当时,必是被秦廷所注意的人物,故下云“亡在泽中”。

〔35〕亡,逃亡;避匿。转徙逃死叫“流亡”。避罪逃匿叫“亡命”。泽中,泛指山林薮泽之中,犹云江湖。亡在泽中,亡命流转在江湖上。

〔36〕亡人,亡命之人。诸本旧读,皆于“亡”字断,“人”属下读。未安。下云“莫知其处”,项梁自谓不知桓楚逃亡的地方,故紧接“独籍知之耳”。若云“人莫知其处”则大家都不知道,何以项籍独能知之呢?

〔37〕诫,吩咐。待,待命,犹言“候着”。

〔38〕与守坐,还与殷通同坐。

〔39〕诺,应承之辞,犹言“是”或“好吧”。

〔40〕须臾,不多一会儿。

〔41〕眴音舜,动目使人,犹言“丟个眼色”。可行矣,可以动手了。

〔42〕印是印章。绶是穿缚印纽的带子。佩其印绶,把会稽守的官印系在身上。秦、汉时每授一官,必铸一印,故新官、旧官各有一印,不像南北朝以后那样的换官不换印的。项梁当时举动非常,所以夺取旧印来做号召的工具。

〔43〕门下,指郡守的侍从护卫之人。数十百人,不定数之辞,或百人或八九十人。

〔44〕慴音折,恐惧得丧失勇气。字亦作“詟”。慴伏就是骇倒。故下云“莫敢起”。

〔45〕故,旧时;从前。故所知豪吏,早先熟悉的有力量的吏士。

〔46〕谕以所为起大事,把所以要起事反秦的大道理宣告给豪吏们知晓。

〔47〕举,使用。有检查、征集的意义。

〔48〕下县,郡下的属县。收,收取。收下县,收取属县的丁壮。

〔49〕部署,分别安排。吴中豪杰,指梁平时选上的有能力的人。校尉,将级以下的军官。候,军候,军中经理事务的官。司马,军司马,执行审判的军法官。

〔50〕办,蜀本作“辨”,说见前〔17〕。主,主管。主某事,管理某一件事。以此不任用公,明白告诉他因不能办事而不用。与前部勒时“知其能”相应。

〔51〕伏古与“服”通。明归有光评点本正作“服”。

〔52〕于是,犹言“当此时”。与作“遂”、“乃”解的“于是乎”有别。梁为会稽守,项梁就自己做了会稽郡守。

〔53〕裨音陴,补助。引申有副手或陪衬的意义。裨将,次于主将的副将或偏将。

〔54〕徇音恂,兼有示威、劫持、抚安等意义。徇下县,镇抚郡下的属县。



前言/序言
后记

史记选序例

汉朝司马迁所作的《史记》是中国二千年来最伟大的历史名著,而且其中有许多篇也是文学名篇。因为司马迁具有丰富的社会实践、比较进步的历史观点和高度的文学修养,所以他能够审择史料,创设体例,刻画人物,把先秦以来多方面的史实和他当代社会各阶层的形形色色的动态如实地反映出来,写成这样一部完密丰富的“通史”。更因这部书有完密的体例,可以妥帖地安排多方面的史实,于是就被由汉朝到清朝的许多历史家所接受和取法,无形中便规定了他们写历史的范式。另一方面,又因这书的内容丰富灿烂,生动地塑造了各种类型的人物形象,反映了社会的复杂生活。于是就被后来历代的文学作家奉为典范,在中国文学史上发生了莫大的影响。

司马迁字子长,公元前一四五年(汉景帝刘启中五年丙申岁)诞生于冯翊夏阳县(今陕西省韩城县)。六七岁的时候,他的父亲司马谈任太史令掌理编写国史的史官。,他就随父进京(长安),住在茂陵地方(在今陕西省兴平县东北)开始学习。到十岁时,便能诵读古书。二十岁后开始旅行。他自己说:“二十而南游江、淮(今江苏省、安徽省一带),上会稽,探禹穴(在今浙江省绍兴县)。窥九疑(在今湖南省道县),浮于沅、湘(今湖南省境)。北涉汶、泗(今山东省境),讲业齐、鲁之都,观孔子之遗风;乡射邹峄(今山东省邹县的峄山)。厄困鄱、薛(俱鲁地)、彭城(今江苏省徐州市)。过梁、楚(约当今江苏、安徽、河南三省交界一带地)以归。于是迁仕为郎。”《史记》卷一百三十《太史公自序》。他的政治生活开始了。以后或因奉使出差,或因陪从封禅,或因采访史迹,他依然有旅行的机会,于是他的游踪便愈远愈广。从《史记》的许多篇“论赞”中他自己报道的行踪看,除了今福建、广东一带没有到过外,其它长城以南各省的境界差不多他都涉历过;尤其是江、淮下游一带,他往来经过的次数更多。因此,当时人烟最为稠密、文物最为丰富地区的社会状态,他便得到了仔细的观察,亲切的调查。

公元前一一年(汉武帝刘彻元封元年),司马谈死于周南(今河南省洛阳市)。过了三年,司马迁继任太史令,开始搜集史料,准备写作,那时他正三十八岁。他一方面把国家图书馆保藏下来的古籍加以编排和整理《自序》:“史记石室金匮之书。”;一方面访问交游朋好,或亲身实地调查来重加订正或补充。这样积累加工,到公元前一四年(刘彻太初元年)他四十二岁时,于是酝酿成熟,便着手写作这部前无古人的《史记》《史记》在当时只叫做《太史公书》或直叫《太史公》。。过了五年(公元前九九年,刘彻天汉二年),他四十七岁,为了李陵败降匈奴的事说了几句直话,触怒了刘彻,以为他有意诽谤李广利李广利是刘彻宠姬李夫人的哥哥,当时为贰师将军,是李陵的主帅,后来他也投降了匈奴。,替李陵开脱,便把他下在牢里,而且处以腐刑(阉割)。他受了这样惨毒的酷刑,在狱中还是继续不断地写作。到公元前九六年(刘彻太始元年),他被赦出狱,刘彻又任命他为中书令。中书令是皇帝亲近的秘书,地位比太史令为高,可是那时大都用宦者来充任,不免受到侮弄,所以他每每自伤,以为“身为闺阁之臣”《汉书》卷六十二《司马迁传》引他的《报益州刺史任安书》。,很是痛愤。但为了要完成这部伟大的著作,他只得“隐忍苟活”,“故且从俗浮湛(沉),与时俯仰”《汉书》卷六十二《司马迁传》引他的《报益州刺史任安书》。,仍旧继续写作了五六年,直到公元前九一年(刘彻征和二年)他五十五岁上,全书方才完成。凡十二“本纪”,十“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字。此后虽略有增修,到明年他五十六岁那年便成绝笔。后来怎样,竟没有确切的事迹可资佐证,所以他的卒年,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人考定它。

在司马迁之前,中国的历史著作已经很多。除了那些早就散佚的古史不必指数外,到现在还流传通行的,已有以年代为次的“编年史”如《春秋》,以地域为限的“国别史”如《国语》、《国策》,以文告档卷形式保存下来的“政治史”如《尚书》,以记述各派思想流别并加以批判的“学术史”如《庄子》的《天下篇》和《荀子》的《非十二子篇》等等。但在当时,还没有人能够科学地编排整理,产生一部完整的“中国史”。司马迁独能融会贯通,扛起这样的重任,其主要原因在他具有创造义例的识力。他首先掌握了他那时代里所认为历史上的政治中心人物,所以他把黄帝以次一直到他当代的帝王,编成《五帝本纪》等十二篇他这样做,当然受的历史上的时代局限性,但他只认识实际上的政治中心人物,并不被“正统”观念所支配。所以十二本纪之中,就包括了当时一般人所忽视的草泽英雄如项羽和临朝称制的女主如吕后。。这些“本纪”固然详载帝王的事迹,可是同一时代社会上发生的重大变化也就有计划地编排进去,把纲领贯穿起来,基本上成为有系统的编年大事记。其次把“并时异世,年差不明”《太史公自序》。的事迹,仿周代谱牒的体制,编成《三代世表》等十篇。于是历代传递相及的世系,列国间交涉纠纷的关系,主要职官的更迭等等繁复混淆的事项都给这纵横交织的表格排列得头绪分明,眉目清疏了。又次,创立《礼书》、《乐书》、《律书》、《历书》、《天官书》、《封禅书》、《河渠书》、《平准书》等八篇。这些“书”,记述的是所谓“朝章国典”,其实举凡天文、地理、政治、经济、风俗、艺术等等都把它们分门别类,写成了各种类型的专业史。或者这样说,他已为后世的专业史塑造了适当的雏型。再次,创编了《吴太伯世家》等“世家”三十篇。把春秋、战国和汉初主要王侯、外戚的传世本末写成了各个不同的国别史《孔子世家》和《陈涉世家》是特例。。最后是《伯夷列传》等人物传记七十篇七十篇的末了一篇就是《太史公自序》。,总称“列传”。这些列传,基本上是描写各个人物生活的“专传”。但也有些业绩相连,彼此有关的人物,便写成了叙述多人的“合传”如《范睢蔡泽列传》、《廉颇蔺相如列传》、《魏其武安侯列传》等。。还有些人,或者行事的作风相类似,或者品质的气味差不多,只要有一节可记的,不问他们是否同时或者异代,便“以类相从”地作成了若干篇“类传”如《刺客列传》、《滑稽列传》、《货殖列传》等。。此外对于当时的外国或者国内的少数民族,也适当地安排在有关各篇列传的前后,说明他们同汉民族如何打交道、如何发生关系的始末情由如《匈奴列传》、《南越列传》、《东越列传》、《朝鲜列传》、《西南夷列传》、《大宛列传》等。。每篇的末了,又大都附有“论赞”。论赞的作用,多半是引据异闻来补充流传的史实,或者根据实地调查来辟去相传的谬说,绝不像后世人作史论那样的任意翻案或者故作苛论。这样就表现了他自己的立场和看法,显示了负责的精神。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