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男子主义是一个刽子手——读虹影《上海王》

发表时间:2018/2/2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江泽涵
[导读] 大上海风雨晦暗,没点胆魄,何以立足?筱月桂尤以女儿身为此证明。从书中多处采用的第一人称叙事手法及后记来看,筱月桂此人有史可依,有据可查,与其说这是部小说,倒不如算是本传记。

《上海王》作者:虹影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年9月

大上海风雨晦暗,没点胆魄,何以立足?筱月桂尤以女儿身为此证明。从书中多处采用的第一人称叙事手法及后记来看,筱月桂此人有史可依,有据可查,与其说这是部小说,倒不如算是本传记。

孤女筱月桂自幼饱受饥劳虐待,更被娘舅家卖进上海的妓院为婢。她竟未反抗?因为那里才有活命的可能。洪帮老大常力雄对她一见倾心,要迎娶进门。原以为苦尽甘来,谁料上海王被突然暗杀。筱月桂产下女儿后,被鸨母夺走,孤立无援。《上海王》由此拉开序幕。

筱月桂这个粗使丫头没裹过脚,鸨母就是嫌她脚大,才不让她去接客。当她穷困潦倒时,为了赚取女儿的生活费,也不惜改名换姓在二三流的妓院里接客,长达四年之久。但是,她的人格和思想始终是保持独立的,时刻想结束苟活的日子。重返上海滩,成立了滩簧班子,只唱郊县乡土剧,但经革故鼎新,形成了时尚的“申曲”,也给式微的本地剧杀出了一条血路,而自己也在业界得到了“申曲女王”的美誉,拥有粉丝无数。

爱情自由也是近十来年的事。虹影对这一话题的情节设计和笔力描绘十分大胆。筱月桂不但大胆地追求爱情,而且毫不避讳地索要性事。除去为妓岁月,她一生中有过三个男人。对常力雄这个年长三四十岁的老男人念念不忘,是因为他是女儿的父亲,当然也敬仰他的英雄气概,此外就是对初尝肉体之欢的迷恋。黄佩玉生性阴险、反复,对筱月桂也没有爱,只想占有这个可以象征权势的女人。余其扬未必是筱月桂此生最敬佩的男人,却是她最爱的男人,为他舍得出一切,几年的欢愉要她用一生来缅怀。

对筱月桂这样一个敢说敢做,脑筋活络,豪气尤胜男儿的女人来说,沉淀到一定时候,会不期然地得到相应的社会地位。她无意卷入权力争斗的漩涡,却总能巧妙周旋。当她查出策划暗杀常力雄的真凶就是黄佩玉时,不惜铤而走险,冒着生命危险,设计杀死他。之后,倾尽所有资产帮余其扬开办银行,度过了洪门的财务危机,也将他推上了洪帮老大的位子。她在摆平洪帮各种纠纷时,游刃有余,征服洪帮老臣,更是绵里藏针,恩威并施。黄佩玉在上海滩撑场面,全靠捐钱买权,而并不完全是自身能力。可见筱月桂才是真正的上海王。余其扬远走之后,她名正言顺地接替了他,成为第一个女投资家。此时,筱月桂已成为大上海的宠儿:“许多年轻的女孩子梦想着成为她,许多年轻的男孩子渴望拥有她。”

虹影还为筱月桂设置了多组对比。比如和六姨太路兰香,同为名坤女伶,相形见绌,在争宠闹事之时,两人立见高下。筱月桂斗智不斗力,已是胜出。最令人揪心的是和余其扬之间的对比。筱月桂是余其扬一生的挚爱,可以为她豁出性命,但是当筱月桂说到结婚时,他却害怕了:我永远控制不了她,而她却能轻易掌控我;做我这一行的,家里不能有悍妻;家里有个我服的人,我在外就无法威服别人。诚然,筱月桂比余其扬更能担当流言,成名后能坦然面对过去的为妓生涯,也不介意做余其扬的偏房,只希望能陪伴在他身边。千年中华文化固然璀璨于世,可所遗腐朽不仅断送了无数本可风华绝代的女性,也埋葬了许多本将美好的爱情。

民国是一个动荡乱世却又气韵天成的年代,一如大上海这位传奇女子,一生坎坷,却又让人仰望。虹影用平淡的文字诉说着筱月桂的生平,一切都在有条不紊中。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