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山》:在那神山庙会间

发表时间:2017/9/27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熊威
[导读] 不久前,随着图片、视频网上热传,易县奶奶庙“火”了一把。其粗鄙简陋的神仙造型、迎合当代的神仙制造、市场化的经营策略等,让不少人大跌眼镜...

《朝山》:岳永逸著,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不久前,随着图片、视频网上热传,易县奶奶庙“火”了一把。其粗鄙简陋的神仙造型、迎合当代的神仙制造、市场化的经营策略等,让不少人大跌眼镜。一时间,揶揄、调侃和嘲笑铺天盖地,一些媒体也以承包制为题,“揭秘”了奶奶庙的经营之道。

奶奶庙为什么会成为现在的模样?这是一种普遍现象还是特殊个案?作为一种文化的乡土宗教,在当代发生了什么样的变迁?

理解这一切为什么发生,我们需要暂时放下城市精英阶层的傲慢与偏见,深入探究事物的根源。

岳永逸教授的新著《朝山》,可以帮助我们读懂这类事件。

《朝山》通过对融入民众日常生活的神山和庙会的研究,为我们解读了乡土宗教的意义世界。和略带小资情调的精英们用俯视的眼光去看待乡土宗教不同,作者摒弃了“封建”“迷信”“愚昧”“落后”等污名化的标签,从民众自身的视角,去感知他们的信仰世界、道德文化、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从而探究庙会背后的社会文化土壤、发展变迁过程和内在生长机制。

岳永逸是北京师范大学民俗学教授,长期从事庙会文化研究,《朝山》是他“庙会三部曲”中的最后一部。前两部作品《灵验·磕头·传说》和《行好》,聚焦于家户、村落和乡镇范围内的庙会实践,关注乡野庙会在当下的发展现状和内在演进逻辑,以及民众的情感实践过程。《朝山》则将研究视域拓展到区域中心型的神山、圣地,诸如妙峰山庙会、苍岩山(苍山)庙会、圣城旧京的庙会等。


妙峰山作为中国民俗学的“学术圣地”,见证了中国民俗学发展历程,顾颉刚、钟敬文等学术大家都曾以妙峰山为研究对象,并生产出一大批优秀研究成果,深刻影响了民俗学的发展轨迹。随着社会转型和文化变迁,妙峰山庙会也发生了深刻的嬗变。《朝山》对这些现象进行了研究和解读。在岳永逸看来,庙会表面呈现出来的是朝圣进香、吃喝玩乐,实际上是一种与农耕文明、乡土中国对自然的顺应、敬畏相匹配的精神性存在,关系到人生仪礼、家庭伦理、道德义务、历史记忆、群体认同、交往技艺和审美认知。在政府管理、利益驱动、非遗项目等“外衣”的包裹下,妙峰山庙会出现了一些变异和异化,但是其庙会的精神实质仍然延续了下来。因此,即使我们已经进入现代社会、工业文明,庙会却没有消亡和灭绝,反而表现出了一定的生命与活力,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它与民众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

该书也深入探讨了庙会在当下的具体运作实践。通过苍岩山庙会的“承包制”管理,揭示了政治语境、信仰实践、香火经济与旅游休闲、管理者、经营者与消费者之间互动也互相制约的复杂关系。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苍岩山庙会个案,人们看到了“被承包的信仰”背后的历史逻辑与现实照应,以及其所关涉的当代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建设和现代民族国家构型等问题。

易县奶奶庙的案例,同样切合《朝山》中的研究范式。它告诉读者:看似粗鄙的奶奶庙,其实与我们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紧密相连。庙中那个手握方向盘的车神,或许令我们不禁捧腹,可是,当我们在后视镜挂上辟邪的红丝带、在车窗内系上平安符的时候,是否会想到,这种行为和车神崇拜是基于同样的心理需求和文化逻辑?

民俗学研究的一项基本要求是田野调查,通过与研究对象“同吃、同住、同劳动”,进而理解他们的生活。因此,要求研究者放下知识的权威与自信、放下城市的傲慢与无知、放下精英的身段与架子,从民众的认知、情感与逻辑去感知农村生活的意义世界。《朝山》正是岳永逸教授经年累月的田野调查的结果。

这样一本书,当有助于我们开阔视野、超越简单的价值评判,重新理解身边的世界。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