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霸道总裁余佳文:征服马云 秒杀王思聪

发表时间:2015/7/15   来源:福布斯中文网   作者:
[导读] 2013年开始至今的4轮融资,余佳文都是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一群投资人,虽然每次都没有明确的商业计划书,就凭一张白板连写带说,但坚实的用户基础却让众多风投机构看好这个在全国高校学生中覆盖比例最高的应用工具。
90后CEO!获阿里巴巴几千万美金风投!这是别人家的霸道总裁!90后霸道总裁余佳文在《青年中国说》节目中一番霸气侧漏到没朋友的分享,让网友直呼“王思聪不是我老公,余佳文才是!”一夜之间,国民老公易主!思聪,不哭!

以下是福布斯中文网对余佳文的采访报道:

采访余佳文的前一天,他创办的超级课程表这一应用工具刚获得阿里巴巴集团领投,红杉资本以及策源创投继续参投的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

超级课程表一款能对接高校教务系统,帮助大学生快速录入课表至手机的工具类应用。目前用户数已超过一千万,平均日活跃用户达 200 多万。除此之外,仅今年年初到六月份,超级课程表中就产生了高达 17 亿次的课程搜索行为。该应用中的“下课聊”模块也已经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学生匿名社交平台。

未见其人,从余佳文的办公室已经可以一窥他独特性格:门口被员工挂了块粉红牌子:“官淫,快点进来吧。”待客区的茶几上是常见的一套功夫茶具,但休息区却铺了一张地毯,上面摆满了舒适的靠枕与粉色毛绒玩具;书柜旁还摆了两把吉他。

余佳文真人很瘦,十分善谈,他拒绝与自己年龄不相符的成熟,好像失去个性就无法证明自己。采访过程中他或是盘腿坐在地板上,点一根烟,语速很快地说话;或是累了就趴在地毯上,抱着毛绒玩偶蹭两下。这一点不但与正襟危坐的60后70后企业家不一样,即使与姿态相对放松的80后创业者也不一样。

今年才24岁的余佳文,高一开始创业,理由是“零花钱不够用”。他创办了高中生社交网站,两年后卖掉赚了一百万。2009年他考入广州大学华软学院 。上了大学,余佳文发现老师教的很多东西,他都学过,而大学生活对他的最大触动是是可以认识很多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高中做那个社交产品的时候完全是一个人,一个人写代码,一个人做设计;非常孤独,做得好没人分享,有困难没人商量。”所以一进大学,余佳文还没明晰自己要做什么就开始寻觅和自己有共同兴趣和追求的人,余佳文把这种人界定为“为人低调而做事踏踏实实的Geek”。

不久,他找到了8个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初期大家一起写软件然后卖掉,每个赚几万元,到了毕业前夕,几个人东拼西凑凑钱开了一家小科技公司,原因想留住创业伙伴。余佳文还总结,凡是在传统教育下成绩不好的人,要么特别牛,要么特别差,很少有中庸之道。

女人,幼儿,大学生,一直是余佳文关注的三大市场。而对于第三者,他们这些90后的优势是作为同龄人,更了解客户群的需求与思考模式。如今大火的超级课程表,整个创意的构想也是出于余佳文自己的需求——自己常常会忘记上课的时间地点。至今超级课程表少有势均力敌的对手,除了功能切中客户群需求痛点外,也和余佳文对90后的了解及娴熟应用社交媒体传播有关。

2011年下半年余佳文团队开发了超级课程表,第一版相当粗糙,只能显示上课名称、地点和老师姓名,但这款应用迅速吸引了几千名在校学生使用。随着不断改进,这款应用如今加入了许多小清新功能:比如“同班同学”模块,方便实时搜索到课堂周围的同学,发送聊天“小纸条”(这也和余佳文的需求有关,他刚上大学时不敢和女同学搭讪);可以搜索空教室、设立考试倒计时;可以在应用中讨论课程内容,让老师知道上课时学生最关注什么;可以分享上课的笔记,共享文件资源;还可以查看到全校课程,并添加入为个人旁听课程,制订计划;可以给课程进行评价打分。此外,插入的APP小卖部挑了适合大学生用户的 APP 进行分类导流,对应用市场各种良莠不齐APP起了把控质量的作用,这也是超级课程表的部分广告收入来源。

余佳文回忆,超级课程表做到10万名用户前,都没有在推广上花过钱。“花钱做推广人人都会,但不花钱就要出效果,一定要非常了解目标用户且花尽心思。”

超级课程表的功能很多,但余佳文和他的团队将这些功能拆分细化,每个月只做一个功能的推广,每个诉求点又会配以10个以上的营销方案,每句文案都会经过仔细推敲,纠结几百次。在这个过程中余佳文会亲自测试不同文案的转发率,有很出位的配图,也有小清新校花评选。他一再提醒员工,无论写微博还是发微信又或是其他渠道的推广,都要考虑到这些文字和图片是要让看到的人有冲动想分享给别人,这样转发率才会高,而且标题很重要。

除了这些常规推广之外,余佳文也擅长利用自己的特点:炒作90后CEO这一个人品牌。他直言不讳地说:“我非常了解媒体和社会对什么样的话题感兴趣。在每年大量毕业生找不到工作的时候,作为一个创业的90后穷二代,只要打响知名度就肯定会引来多方关注,这等于为我们的应用软件做免费推广。”

余佳文从小喜欢研究如何找出人性的弱点,通过打击痛点去达成目的。作为杀猪匠的儿子,他觉得这一切可能是天赋而不是由刻意培训得来。就像小时候父母经常打架,让他很不舒服,后来他存下私房钱,买了一面大鼓,只要父母一开始打架,他就会在门外大力擂鼓,叫街坊邻居来围观。久而久之,父母觉得这样很丢脸,就不再打架了。他从小还善于发动小伙伴,每次打群架他在后面指挥若定,往往因战术出色而大获全胜。“我身板这么小,直接出头还不够人家一拳。

无论打架还是做事,一定要学会以己之长,制人之短,而且抓住对方最重视的命门,狠狠打击,这样才能赢。”

营销之外,余佳文对团队的打造和管理方式也比较特别。他觉得从10万级到100万级的用户的过程,等于把团队重新锻造了一次。余佳文亲自培训每一个员工如何做社交推广,做效果营销,进行商业谈判,如何运用心理战术。整个团队的风格由他一手锻造,因为“企业文化反映的就是老板性格。唯有企业文化对手不可能复制,而不同的企业文化带来不同的做事风格,才会形成竞争上的差异化。”

公司的员工意见不合时,他鼓励团队“吵架”。“我会把产品经理叫来,让大家来骂这个产品有多烂,再给产品经理一个机会,让他拿出新版本骂回去。”他认为这样的公司很有突破感,大家每天都会很有热情地做事。他曾经和女同事吵架,吵得女同事泪奔夺门而出,他自己却拍着桌子哈哈大笑。他说在公司男女平等,即使泪奔完也要回来把工作做完。没有道理的话,谁吵架都吵不过他。

他会鼓励员工经常更新简历,让他们避免成为井底之蛙的同时,顺便检验一下“超级课程表”的工作经历在人才市场的价值。他不担心人员流失,“只要公司有前途,老板对员工关心多一点,就很容易让员工有作为共同创业者而不是仅仅是打工者的感觉。”余佳文没有硬性规定员工上下班的时间,只要做完了事就可以走,但如果没做完,员工也得自觉加班。他会偷偷给员工规划期权数量,但却不告诉他们,说是将来奖励时才有惊喜。

公司员工喜欢恶搞老板,老板也乐在其中,“我们本来就是小屁孩,干嘛装”。所以,不爱“装”的余佳文讨厌人家穿名牌或类似谷歌眼镜之类的“道具”装上流,凡见到必吐槽。他自己喜欢米奇,阿童木,数码暴龙,樱桃小丸子,如果他被惹恼,人家送他一个公仔就很快消气。他也鼓励他的团队发布各种卖萌卖腐的微博微信,甚至曾有员工在公司门口摆放充气娃娃引来投诉。

公司的职员工牌更是五花八门,余佳文的工牌是“主公”,副总裁的工牌是“差等生”,有些女员工的工牌甚至是“老娘”——看起来就是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的“黑话”。大概正是整个团队的接地气,才让超级课程表的用户感觉这一品牌与他们亲密无间,好感度倍增。

每天他会工作十小时以上,参与公司包括软件研发、编程、营销、推广、商务谈判种种工作,“我精力充沛,没办法。”他招收员工,“从来不看应聘者是什么大学毕业、英语四级六级,那些都是虚的;你不如直接告诉我你会什么、能做什么,然后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证明给我看。”即使年少成名,但余佳文至今还是穿几十块钱的T恤,出门坐春秋航空,住七天。以身作则之下,员工也会自觉节省办公费用,“替老板省下钱来多发工资。”

与很多年轻创业者一样,余佳文很早就善于借助资本的力量发展。2012年,他穿着短裤凉鞋,在一个创业沙龙上遇到天使投资人朱波,他当然要抓住机会拿出商业计划书,可朱波却说:“小屁孩懂什么商业计划。”但最后朱波投资了余佳文,而且双方达成共识:超级课程表在本质上是一款应用工具,用工具性的功能产生黏性、聚集用户,再利用社交功能来带动活跃度。直至如今,余佳文依然强调不会利用社交功能增强用户黏性,而是始终把性能改进、提升用户体验作为护城河。

令余佳文声名大噪的,是2013年他主动报名参加东南卫视真人秀节目《爱拼才会赢》, 2013年开始至今的4轮融资,余佳文都是自己一个人去面对一群投资人,虽然每次都没有明确的商业计划书,就凭一张白板连写带说,但坚实的用户基础却让众多风投机构看好这个在全国高校学生中覆盖比例最高的应用工具。

但是貌似一帆风顺的创业还是经历过不少挫折。有一次由于投资人资金没到位,整个公司的资金链断裂,租用的办公室被收回,几十台电脑被没收抵债。余佳文却偷偷地和几个朋友把硬盘拆掉带走,他的理由是电脑可以作为抵债的实物资产,但数据对方收了也没用,“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当然应该把硬盘带走。

不按常理出牌的的另一面却是早熟。余佳文从小看三国,就会把自己代入其中的人物去思考,比如若我是曹操,该如何选择。大三开始研究《易经》,如今还拜了一名易学大师做老师,有时会“考究式”地拿着六十四卦占卜解析生活现象,从别人的相貌、表情、动作等细节分析他的性格与心情。每天早上起床,他先念一段心经,然后去给合租的伙伴们做早餐(因为他害怕孤单,一直是与几个创业伙伴合租)。

他在求学期间,请教老师难题前,必定事前会多方搜集资料,起码在搜索软件上看过20多页资料再提问,这样就不会浪费彼此的时间,至今公司的作风也是先一步一步把小事做好,而不是一上来就谈宏大理想。

余佳文喜欢研究佛学和易学,他认为修佛就是修炼心性,不拘泥,不绝对,不轻易放弃。只有把小事做好,才能做好大事。他从没有在用户数量或盈利数字方面给自己树立目标,“用不能控制的目标来量化评估自己很傻。我这种聪明人当然不会做傻事。”而他也提及,他遇到过的投资人,都基本没有对他提出近期盈利要求,而是希望他先把用户量级继续做大。拿到B轮融资后,他会继续优化功能,并开拓北方高校市场。
编辑: rosmary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