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医治“高考”后遗症:医生用“病危”吓唬

发表时间:2015/7/1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
[导读] 如是,7天后,又把叶天士请来。公子哥说:“眼病果然像你说的那样很快就好了,但不知疮毒是否还会发作?”叶天士笑着回答:“我前几天说的疮毒发作是骗你的。你现在富贵双全,事事心满意足,而害怕的就是死。
50多岁的范进屡试不中,猛然听说得中举人,喜极而疯,一边拍手,口里高叫“噫!好了!我中了!”一跤跌在池塘里,挣扎起来,两手黄泥,一身湿淋淋的,披头散发,鞋也丢了一只,仍不停地拍掌,高喊“噫!好了!我中了!”在家人的悲伤和邻里的惋惜声中,一个报喜官差出主意,找一个他平素最害怕的人抽他一记耳光,并对他说他不曾中,就能治好他的疯病。于是人们找来范进最怕的老丈人胡屠户,他大胆地打了这个“文曲星”一个嘴巴,还真的让女婿清醒过来。吴敬梓在小说《儒林外史》里精彩演绎了一个“高考”后遗症的故事。其实在那个时代,“范进们”的“高考”后遗症真不少,不过在真实的事例中,医生却采取了更为巧妙的法子去医治。

据清刘献廷《广阳杂记》记载:明朝末年,高邮县有一个叫袁体庵的人,是个很有名的医生。一天,有个书生在乡试考中了举人,高兴至极发狂,整天大笑不止,前来求他医治。袁体庵仔细看了来人,略思片刻,吃惊地对他说:“不好了,你的病没法治了,过不了几十天就会死去。你还是快快回家吧,晚了就怕来不及了。”说着,袁体庵写了一封信,递给新举人,“你回去路过镇江时,把这封信交给当地的何医生,让他再给你看看,也许还有救。”

新科举人来到镇江时,病却意外地好了。但他还是找到了何医生,把信交给了他。何医生看完信后递给举人看。只见信中写道:“这位举人因高兴过度而发狂,所以心窍开张而不能闭合,这种病不是药物和针石所能治好的。因此,我用危言让他害怕,并以死来吓唬他,使他的心情忧愁抑郁,这样心窍就会闭合。等他到镇江时,病就该痊愈了。”新举人看罢这封信,十分佩服地面朝北方拜了两拜,然后离去。

从范进到这位新科举人,治疗的办法不同,但是效果一样,心病还需“心药”医,这就叫精神情志的调节,也是通常所说的心理疗法。

《内经》里就提出了“怒胜思、思胜恐、恐胜喜、喜胜忧、悲胜怒”的五情相胜理论,显然袁体庵完善和发展了这个理论,并大胆运用于实践,效果显著。

在使用心理疗法上,历史上还有一例,也是中了举人后的病症。这次治疗的医家可不是一般人,他就是清代的名医叶桂——叶天士。据清代青城子《志异续编》记载:某省督抚的儿子,刚满20岁,就高中举人,自然前来贺喜的挤破了门。谁知,没几天,这公子哥乐极生悲,忽然双眼红肿,疼痛难忍,一天到晚喊叫不停。督抚便请来了大名鼎鼎的叶天士。

叶天士诊看后说:“眼病倒没啥,很快就会好的。可怕的是,7天之内,你的脚心必定生疮,一旦疮毒发作就没法治了。”因为都知道叶天士医术高明,不敢不信,这公子哥听得此言,非常害怕,恳求叶天士救命。叶天士说:“好吧,你就按我的法子试一试吧。”公子哥连连点头。叶天士接着说:“你平心静气地坐着,用自己的左手按摩右脚心360遍,再用右手按摩左脚心360遍,每天这样做7遍,等过了7天以后我再来看。”

如是,7天后,又把叶天士请来。公子哥说:“眼病果然像你说的那样很快就好了,但不知疮毒是否还会发作?”叶天士笑着回答:“我前几天说的疮毒发作是骗你的。你现在富贵双全,事事心满意足,而害怕的就是死。因此,只有用死来吓唬你,才能使你消除杂念,专心注意你的脚。同时,用手按摩脚心,能引火下行,这样眼病自然就好了。否则,心越躁,眼就越疼,即使天天吃灵丹妙药,又有什么用呢?”叶天士的心理疗法取得了成功。督抚见儿子的病好了很高兴,给了叶天士很多的礼物以示感谢。

古代名医们治好“高考”后遗症的故事,今天读来还是挺有趣的。眼下,今年的高考结束了,我们衷心希望考生们正确对待“中榜”和“落榜”,切莫以自己苦痛的代价,来考验当今的名医们。其实,人生处处有蓝天,只要脚踏实地、心向前方,都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来。
编辑: rosmary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