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唯一一个既做过奴隶也做过皇帝的人

发表时间:2015-5-6   来源:中新网   作者:
[导读] 石勒是史上唯一从奴隶做到皇帝的人,他和司马睿几乎同时发迹。
石勒是史上唯一从奴隶做到皇帝的人,他和司马睿几乎同时发迹

304年,刘渊借口离开,在邺城的司马颖苦苦等待救兵,可是望眼欲穿,也见不到匈奴兵的影子。前方失败的消息不断传来,人心惶惶,司马颖的士兵渐渐逃散。司马颖绝望了,带着卢志和几十名亲信挟持着晋惠帝奔往洛阳。

他从一个暴发户到彻底破产,只有几个月的时间,真是世事难料,无比伤感地和壮丽的铜雀台挥手告别。

司马颖沦为了囚徒

司马颖到了洛阳几乎变成了囚徒。

几个月前,他和司马颙联手进攻司马越。大胜后,司马颙的大将张方就进驻了洛阳,看到司马颖失魂落魄地逃回来,没有一点好脸色给他。

张方的士兵大多来自关中,对洛阳毫无感情,生活也不习惯。同时内忧外患,极不安全,天天吵吵嚷嚷回长安。张方也烦躁了,把洛阳的财宝、宫女,凡是能抢走的,全部抢走;不能抢的,就地销毁。至此,魏晋两朝积蓄,扫地无遗。临走前,还想放一把大火把洛阳城烧毁。

卢志劝说:你难道想做董卓吗?

张方才作罢,挟持晋惠帝、司马颖等迁往关中长安,这里是司马颙势力的腹地。顺便说一下,王戎在混乱中逃跑到郏县(今河南中部),不久病死,活了72岁,结束了他有才无品的一生。

到了长安后,司马颖身上最后一点光环——皇太弟,也被废除。因为惠帝司马衷的一子三孙全部在战乱中死去,司马衷的异母弟弟、司马炎的第25个儿子,司马炽被立为皇太弟。

司马颖在长安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步步小心,时时在意,生怕说错一句话,走错一步路,心中的悲苦可想而知。令他意想不到是,有人替他抱不平,那就是他的故将公师籓,在清河(今属河北)起兵。

在公师籓的部下中,有个不起眼的人叫石勒,趁乱而起,走向历史舞台。他是“五胡十六国”时期北方最有能力的枭雄之一,也是历史上唯一一个从农奴做到皇帝的传奇人物。

石勒引起王衍注意

石勒是羯族人,据说石勒出生的时候,红光满室。他家周围的树木形状大多像骑兵,他也常常听到刀枪齐鸣的声音。看相的人说:这个胡儿相貌奇异,前途不可估量。



他小时生活穷困,到了14岁,还只是做点小生意糊口。一次和同乡到洛阳谋生,兵荒马乱中,看到王公贵族骑马坐轿,生活奢华。不由感慨万千,人与人之间怎么相差这样大呢?他百无聊赖,靠在门边长啸。

恰巧大名士王衍经过,听他的声音非同寻常,大吃一惊,对左右说:刚才那个小孩,我听他的声音有异志,恐怕将来会扰乱天下,赶紧去把他抓过来。

士兵急忙回头来到门边,石勒已经离去,与死神擦肩而过。王衍也没有过分往心里去,停止了一路追杀。天下的事就是这么凑巧,石勒后来搅乱北方,灭掉了王衍率领的10多万西晋大军,王衍被活捉,就死在石勒的手里。不知道王衍临死前是否感伤: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303年,天下纷乱,各方军阀为了筹集军费,在大街上抢少数民族的人,卖到大族人家做奴隶。石勒这次运气不好,被抓了起来,卖到茌平(今山东茌平县)一个叫师欢的人家。抓他的是谁呢?是并州刺史司马腾,东海王司马越的弟弟。

当时石勒30岁,对司马氏刻骨的仇恨就是这个时候埋下的。

石勒投奔了刘渊

师欢的家邻近牧马场,石勒自学成才,成相马高手。有个贩卖马匹的头目叫汲桑,经常来牧马场,两人一见如故。

差不多在同时,司马睿和王导开始掌握兵权。石勒比司马睿大两岁,起跑线上可以说落了一大截,望尘莫及。两人在这时一同起跑,石勒奋起直追,此后并驾齐驱,各成了南北方的最高领导人。

石勒身体健壮,胆子也大,善于骑射。他们召集到八人为强盗,后来又增加10人,号称“十八骑”。他虽然是十足的“吊丝”,但起点很高,因为在步兵流行的时代, 他已经是骑兵为主。

公师籓起兵的时候,石勒、汲桑带着几百人投奔了公师籓。攻打司马越战役中,公师籓战败被杀死。两个人继续开始了逃亡之路,不久汲桑又被晋军杀死。

石勒孤独一人亡命天涯,举目四望,觉得成大事者只有刘渊。他历经千难万苦逃到刘渊驻地。当时刘渊的兵马已经发展到10万人,正是雄心勃勃,需要人才的时候。看到石勒相貌不凡,经验丰富,任他为辅汉将军,封平晋王,意思就是辅助汉朝,平定西晋。

随着石勒的崛起,西晋剧终的大幕也渐渐拉上。
编辑: rosmary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