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岳为古代第一帅哥:是西晋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

发表时间:2015-4-29   来源:中新网   作者:
[导读] 潘岳长相俊美,是西晋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年轻时,他夹着弹弓走在洛阳大街上,“秒杀”无数粉丝。遇到他的女人们,瞬间变成花痴,呆呆望着他不愿离去,情不自禁地拉起手围住他看,不肯让他走。
潘岳是大名鼎鼎的花样美男,史上第一帅哥。他能成为超级偶像,绝不仅仅是凭一张俊秀的脸蛋,而是集中了一切能打动女人的优点:有才、浪漫、忠贞、孝顺,“高富帅”来形容他都显得太俗。“都教授”、“何以琛”满足了女人所有的幻想,但只活在梦境里。而潘帅哥是真实的360度无死角的完美男神,几千年才出一个。

拙政园名来自他的文章

潘岳,字安仁。有人认为古人写诗为押韵,把“仁”字省略了,所以又称潘安。他出身于书香门第,从小就被认为是神童,20多岁开始做官,曾经在贾充的幕府任职。晋武帝司马炎一次下乡耕田作秀,文臣们抓住机会写诗拍马屁,潘岳也写了一篇《藉田赋》。文藻清艳,显得鹤立鸡群,大家都恨被他抢了风头。同性之间,女人嫉貌,男人嫉才,于是毁谤声起,他被排挤出朝廷。

在家一直呆了10年,才复出到河阳(河南孟州)做县令。在这个地方,他做了一件很有风雅的事,就是在县里遍种桃树。

每到明媚三月,暖暖的春风迎面吹,桃花朵朵开。枝上是鸟儿成双成对,树下是潘帅哥风度翩翩。无数女性心醉神迷,为之倾倒。当时的人就用“河阳一县花”代称潘安,这也是中国最早“花样美男”的出处。

虽然才气横溢,但仕途却是一路坎坷。他在地方做得很出色,调到京城任财政部官员,因犯事被免职;复出到杨骏处做太傅主簿,杨骏不久又被杀,幸好有人替他说话,才免了一死。但贬到外地做县令。

幸好他才华溢满天下,贾谧听到了他的名气,把他调任黄门侍郎,让他加入了“二十四友”俱乐部,排在首位。贾谧自己就是大才子,但对潘岳的文笔却是钦佩不已,上朝的文辞多出自潘岳之手。所以贾南风诬陷司马遹的稿子也由他主笔。后人把他和才子陆机并列,合称“陆才如海,潘才如江”。

潘岳《闲居赋》中曾写:“筑室种树,逍遥自得……此亦拙者之为政也。”被誉为“中国园林之母”的苏州拙政园,就摘最后一句取了园名。

 

长得太帅造就成语“掷果盈车”

潘岳长相俊美,是西晋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年轻时,他夹着弹弓走在洛阳大街上,“秒杀”无数粉丝。遇到他的女人们,瞬间变成花痴,呆呆望着他不愿离去,情不自禁地拉起手围住他看,不肯让他走。

他坐车出去绕一圈,看到的女人都向他狂奔、尖叫、热泪盈眶,呼喊他的名字,把手中的水果、鲜花抛到他车子上。这就是成语“掷果盈车”的由来。

他的小名叫“檀奴”,痴情少女常常在闺房默念“檀郎”、“潘郎”,后来,这两个词就作为情郎的代名词。韦庄写了一首词《江城子》:“移凤枕,枕潘郎”。

与他同时代一个人叫左思,当他写出《三都赋》后,一时间洛阳豪富人家竞相传写,以致纸张都涨价了,这就是典故“洛阳纸贵”的由来。可见左思的才华。

但左思有个问题,长得难看。

他也学潘岳坐着车到处游逛,结果引起了洛阳女人们的愤怒,觉得玷污了心中的男神。看到他就乱吐唾沫,车子里面全是妇女扔的砖头瓦砾。左思垂头丧气地回家,这是男版的“东施效颦”。

潘岳因为长期仕途不顺,悲伤寂寥,写下了《秋兴赋》,感慨自己两鬓早生白发。没想到人长得帅全身都是优点,就像贝克汉姆的发型一样,全球瞩目。“潘鬓”也由此出名,指男人感叹年华易逝。李后主词《破阵子》:“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不仅忠贞而且孝顺

潘岳的妻子杨氏,是晋代名儒杨肇的女儿,比潘安家的门第要高。他们12岁订婚,共同生活20多年,相爱终身。潘岳一生无妾,妻子早逝后,潘岳对她念念不忘,作了三首《悼亡诗》,情谊真挚,缠绵无尽。他一生没有再娶,成为千古佳话,史称“潘杨之好”。

这组诗具有开创意义,因为当时妇女的地位很低,此前几乎没有出现过怀念妻子的作品。同时,文采在悼亡诗中历代也被推为第一,因为写得太好,后世把悼亡诗也就限制在了悼念妻子的范畴里。试举其中的几句:望庐思其人,入室想所历。帏屏无仿髴,翰墨有馀迹。流芳未及歇,遣挂犹在壁。怅恍如或存,回惶忡惊惕。

如果翻译成白话就是:

看着我们共同居住过的房子,走进去就想起你我经历的一切。

可是,罗帐、屏风之间再也见不到你的身影,只有墙上还挂着你的笔墨遗迹,婉媚依旧,余香未歇。

恍惚间,你还在我身边,直到看见你的遗像在墙上挂着,才想到你已离我而去,心中怅然若失,惊惧痛苦和谁诉说。

潘岳还是一个孝子,他担任县令时,每年花开时节,都亲自搀扶母亲到林中赏花游乐。有一次,母亲生病了,想回老家。潘岳立即打辞职报告。他的上司再三挽留。他说:我如果是贪恋荣华富贵,不听母亲的话,那算什么儿子呢?

上司也被他感动了,允许他辞官。回到家乡后,母亲的病居然好了。当时家里穷,他就耕田种菜卖菜,然后买母亲爱吃的食物。他还养了一群羊,每天挤奶给母亲喝。母亲一直在他的照顾下安度晚年。

他得罪了一个小人

当然他有一举动遭人诟病,每次贾谧出门,看到飞起的尘土他就开始下拜。潘安的母亲经常劝他不要趋炎附势,他只是口头答应,一直没有改。但从另一个角度讲,他半生潦倒,是贾谧欣赏他、提拔他,他才天下扬名,他的感激也许就是出于真心的。

真正让他送命的是得罪了孙秀这个小人。

孙秀曾经在他家做过小吏,潘岳看他狡黠,经常用鞭子抽。没想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孙秀掌权后,潘岳因为跟贾谧太紧,已是日日惊恐不安,况且还有一段私人恩怨呢?一次,他还大胆问孙秀:你还记得我们之间的那段往事吗?

孙秀答:中心藏之,何日忘之。

孙秀不久诬陷他谋反,与石崇同时处死。刑场上,石崇问潘岳:安仁,你怎么也来了?

潘岳答:可谓“白首同所归”。

这是潘岳以前和石崇游乐时写的诗,本意是说两人关系很铁,老了还在一起玩,谁知竟成了他们共赴黄泉的预言。

孙秀和司马伦就这样胡作非为,就像一只疯狗,到处乱咬人,搞得整个京城人人自危。其他诸侯王也生怕哪天被他们咬到,自发组成一只打狗队,挺进洛阳。
编辑: rosmary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