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煤焦公司被指侵吞两亿矿产,法院拒83名退休职工告状

发表时间:2015-4-17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导读] 去年11月28日,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原矿长何成发、总工程师向春荣等83名退休职工,一纸诉状将四川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推上被告席,要求股权确认。未料,前后三次前往县法院要求立案,均被拒绝。
4月9日,四川宣汉县人民法院,前往递交起诉状的向春荣等5人又一次失望了。

此行,向春荣、何成发等人代表四川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83名退休煤矿职工,状告公司涉嫌造假变更工商注册登记,侵吞价值两亿矿产,同时要求法院确认员工股权。

向春荣称,这已是他们第三次前往法院要求立案。然而,他们的提请依然遭到法院拒绝。“法院既不立案,可又不出具不予立案的书面理由。”向称,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让大家困惑不解。

宣汉县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陈永红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解释,该案涉及企业改制后的股权纠纷,是否立案还需请示相关领导研究决定。

4月15日,西南政法大学教授、民事诉讼法专业博士生导师李祖军认为,从本案看来,宣汉县人民法院既不受理、也不作出不予受理的书面答复,其行为违反《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
国有煤矿改制全员持股

四川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位于宣汉县上峡乡柳茂村,下辖丁木沟、龙洞河两个矿井,年生产能力20万吨。

4月9日,澎湃新闻前往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阳春三月万物复苏,而矿区零落,一片萧条。丁木沟矿井已经停产,只有3名男子来回巡视,见有陌生人出现,立即上前盘问,并拒绝记者拍照。

一同前往矿区的何成发介绍,3名男子之所以这般警惕,是因为去年11月24日,丁木沟矿井发生过5死2伤的安全事故,相关责任人受到处理,该矿井被政府暂时关闭。目前,矿区仅有龙洞河矿井处于生产状态。

75岁的何成发是宣汉上峡煤矿(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前身)的老矿长,1958年,他进入该煤矿工作,1978年开始担任矿长职务,直到1993年新任矿长陈曰海上任。

澎湃新闻获得的宣汉县国有资产管理局等多个部门颁发的文件显示,宣汉上峡煤矿原属县级国营企业,有职工611人。

1997年11月,宣汉县委、县政府发文要求,包括上峡煤矿在内的全县多家国营企业被列入改制范畴。

依照县里文件精神,上峡煤矿改制后,政府用国有资产一次性划给职工相应比例安置费,并作为个人普通股投入改制企业,实行全员持股。这些个人股可以继承、转让、馈赠,但不得退股。

依照上述文件,宣汉上峡煤矿被改为股份制, 611名职工成了公司股东,人人持有股份,同时被要求重新签订劳动合同。工商注册备案登记的名称也变更为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为陈曰海,何成发等46人为股东代表。

何成发回忆,煤矿改制后一直处于正常生产状态,且随着市场行情的好转,煤炭价格一路飙升。到2004年,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所属煤矿价值已由改制前评估的1855万元上升到了2亿元。曾经有大老板出资五亿元收购煤矿,但都被拒绝了。

被指造假侵吞公司两亿矿产

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原总工程师向春荣告诉澎湃新闻,从1997年11月至2004年1月间,公司职工每年还能分到一定比例红利。但从2004年2月起,这一分红权利被取消了。

了解得知,原来,早在2003年11月13日,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就下发了一份内部文件,称以完善公司股份制为由,按1997年量划标准每人每年600元作为安置费,一次性发放给全体职工;除愿意继续留守公司的外,其余职工可选择提前退休或外出自谋职业。按此标准,包括董事长陈曰海在内的611名职工均领取了安置费。

向春荣称,领取安置费后,包括陈曰海在内有85人选择继续留在了公司,其余人员选择了退休或自谋职业,但股份权益仍保留在公司,并未退股。

直到分红权利被取消后,大家才恍然大悟,发现上当了。原来,煤焦公司想以现金发放安置费的方式“撇清”职工与公司的劳动关系,不再承认他们是公司股东,不再享受分红权利。

公司的这一做法,包括向春荣等526名职工并不认可。他们认为,发放安置费不能作为股权转让或退股的依据,并且该做法与当年县里的改制文件精神相违背,更不能剥夺他们的股东身份。

“董事长陈曰海在诱骗大家。”向春荣称,因为到了退休年龄,他们当中好多职工早在2000年前就办理了退休手续,但股东身份仍在。事实上,他们的股权至今没有转让,理应享受分红权利。



发现权益受损,从2004年开始,何成发、向春荣等人先后数十次向宣汉县委、县政府等部门反映情况。尽管县里相关部门认为上峡煤焦公司下发内部文件的这一做法错误,并予以否决,但股东分红问题却未能得到解决。

2014年9月,何成发等职工联合签名分别向达州市、四川省等相关部门,实名举报公司现任董事长陈曰海涉嫌贪污、侵占职工股权及分红款等问题。

同年9月26日,宣汉县煤监办回复称,相关工作正在调查中,建议通过诉讼程序解决上述问题。

“接下来的情况让我们始料未及。”向春荣称,2014年10月28日,他与何成发等人一道前往宣汉县工商局调阅登记备案资料时发现,早在2004年,这些备案资料就被人做了“手脚”,原始登记备案的46名股东变成了22人,向春荣等29人的股权被转让给了其他人。在变更登记备案的22名股东中,有16人为原股东。

经逐一核实,向春荣等29人在“股权转让协议”上的签名,无一例是由本人签署;且备案资料显示,转让时间为2004年4月16日。

澎湃新闻在获得的多份“股权转让协议”上发现,“股权转让人”一栏签名被摁下的手印模糊,看不清姓名。其中一份转让协议,签名一栏竟将“向春荣”写成了“向春云”。

老矿长何成发清楚记得,2004年4月16日,他因有事去了外地,压根没去过公司或工商部门。他保证,该份股权转让协议上的签名肯定不是他的亲笔所写。

何称,更可笑的是,工商备案登记中原始股东一位名叫胡长立的,早在2001年5月就因病死亡了,但2004年4月16日的“股权转让协议”上,却签有他的姓名和摁有手印。

向春荣称,上述“股权转让协议”签名造假,均为公司董事长陈曰海指使所为。目前,公司股权现状是,611名职工的股权被包括陈曰海在内的85人“瓜分”了,涉嫌造假侵吞公司价值两亿矿产。接受澎湃新闻采访的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多名退休职工证实了上述说法。

对此,四川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曰海如何回应?从4月9日起,澎湃新闻多次拨打陈曰海手机,未接听。

4月15日上午,澎湃新闻短信联系陈曰海,希望他接受采访求证上述说法。随后,他在短信中回复:改制是宣汉县委、县政府工作组搞的,找他们了解情况。澎湃新闻再次拨打其手机,陈未接听。

宣汉法院拒绝立案

去年11月28日,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原矿长何成发、总工程师向春荣等83名退休职工,一纸诉状将四川宣汉上峡煤焦有限公司推上被告席,要求股权确认。未料,前后三次前往县法院要求立案,均被拒绝。

“法院既不立案,又不出具不予立案的书面理由。”向春荣称,法院如此做法让人费解。

4月9日,宣汉县人民法院立案庭庭长陈永红向澎湃新闻解释,因该案涉及企业改制后的股权纠纷,人员众多,是否立案还需请示相关领导研究决定。

宣汉县人民法院此举是否违反相关规定?代理此案的律师周立太称,从该案看来,有明确的原、被告,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理由,且原、被告均在宣汉辖区,理应属于宣汉县人民法院受案范围。但事实是,当事人前后三次前往宣汉县人民法院要求立案,但法院方既不立案,也不给予相应回复,有违法律规定。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民事诉讼法专业博士生导师李祖军也认为,从本案看来,宣汉县人民法院既不受理、也不作出不予受理的书面答复,从法律程序上来讲,其行为明显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

据新华社消息,今年5月1日起即将实施的《关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改革的意见》要求,法院有案必立,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阻挠案件受理,从根本上彻底解决人民群众 “立案难”问题。

该《意见》规定,人民法院对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自诉和申请,一律接收诉状,当场登记立案;对提交的材料不符合形式要件的,及时释明,以书面形式一次性全面告知应当补正的材料和期限;禁止不收材料、不予答复、不出具法律文书;对有案不立、拖延立案、人为控制立案、干扰依法立案等违法行为,依法依纪严肃追究有关责任人员和主管领导责任。

针对何成发等人遭遇宣汉县人民法院不予立案的行为,该县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孙辉向澎湃新闻表示,将立即展开调查。
编辑: rosmary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