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丨美“国防授权法案”无法阻挡我们发展的步伐

发表时间:2018/8/22   来源:环球网   作者:
[导读] 美国总统特朗普13日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标志着该法案正式生效。法案中包含要求美国政府制定“全面对华战略”、就加强台军战备提交评估和计划、加强外商投资审查等涉华消极条款,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国台办14号先后发声,就这份渲染中美对抗的法案表示强烈不满。
中国之声《国防时空》北京8月16日电(记者 周宇婷)美国总统特朗普13日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标志着该法案正式生效。法案中包含要求美国政府制定“全面对华战略”、就加强台军战备提交评估和计划、加强外商投资审查等涉华消极条款,中国外交部、国防部、国台办14号先后发声,就这份渲染中美对抗的法案表示强烈不满。

这部法案签署对中美关系将产生怎样的影响?本期《一南军事论坛》,我们关注这一话题。

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
主持人:当地时间13号,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纽约德拉姆堡军事基地签署了总额达7160亿美元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这是美军军费9年以来最大的涨幅,内容还增设了大量干涉中国内政的涉台政策条款,大打“台湾牌”。一南教授,您如何看待这份国防授权法案?

金一南:“国防授权法案”是国会所审定的要求政府执行的这样一个法案,表面看是这样的,实际上“国防授权法案”清晰地看出美国的战略趋向。包括今年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明显里面冷战气味非常浓,就像你刚才讲到包括台湾问题。台湾问题本来是中国的内政,“国防授权法案”已经多年了,连续干涉我们的内政这点是毫无疑问的。

美国的“国防授权法案”,一方面要制定全面的对华战略,所谓全面的对华战略,在他的“国防授权法案”,尤其2019财年非常清晰地展现了这样几点——

一是经济上的收紧,首先目标是安全而不是利益,哪怕损失一些美国的经济利益,也要维护美国的安全,他是这样提的。第二就是要打“台湾牌”,因为中国是所有大国中,甚至世界上主权国家中极少的没有完成国家统一的国家,有分裂问题存在,美国一定会充分的利用。2019的国防财年的法案充分的展现了美国要利用台湾问题与中国抗衡。完全违背了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所达成的内容协议。


1972年2月21日至28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正式访华。2月28日,中美两国发表了指导两国关系的《中美联合公报》,中美交往的大门终于被打开。

主持人:美国《国防授权法》出现涉台内容已经不止一次了,早在2017年的《国防授权法》,是要求加强美台高层交流,2018年的《国防授权法》,要求国防部评估美台军舰在对方港口互相停靠的可能性,2019年《国防授权法》又有多项涉台条文,一南教授,您看美国频繁打“台湾牌”是什么意图?

金一南:他两种倾向都有,三个联合公报是中美建立外交关系的基础,所以他也不得不有所顾忌。在有所顾忌的情况之下,他就是两手,一方面他要充分打台湾这张牌制约大陆;另一方面他要考虑到与中国的关系,因为中国毕竟是世界上一个强大的力量,经济体量世界第二,国防投入世界第二,在这样情况下他也不得不有所顾虑。每一次试探实际上是一步一步往前拱,慢慢试探中国的态度、中国的反应能达到什么样的强度。

比如“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原来在草案里有美方要参加台军的汉光演习,他现在做了一个调整,不直接提美国要参加台湾方面的汉光演习,提出推进与台湾进行实战训练及军事演习的这种可能性和这种方法的探索,他又稍微往回退了一点。

美国也知道在里面台湾这张牌很危险,这就是玩火,玩火玩得不好要烫到自己的、烧着自己的。所以他在打台湾这张牌的时候也不是肆意妄为的,还是小心谨慎的,这个小心谨慎并不来自于对中国国家主权的尊重,也不来自于他对中美关系基础三个联合公报的信守,而来自于他对自己自身利益精密的考量,我能冒险冒到什么地步,我什么时候见好就收,这牌一定要打,但是也不能让“台湾牌”在“国防授权法案”中引出更大的祸患。


主持人:所以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写了些什么只与美国的自身利益有关,根本不考虑对他国的影响。

金一南:对,完全从自身利益出发。


主持人:并且不断通过法案的出台去试探中国的底线到底在哪儿。

金一南:当然底线有几种了,比如说一个是国家的力量、国家实力,军事力量、经济力量,另一方面就是软实力,软实力包括部队的素质,指挥员的训练,包括国家领导人的决心,这些东西他并不很清楚,所以他做法就是各种各样的试探,试探你到底反映到什么样的程度,实际上也是对你的硬实力、软实力的一种考验。


2018年4月12日南海阅兵
主持人:那么一南教授,美国不断的对中国底线的试探,会给未来中美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金一南:那肯定是负面影响。负面影响大到多大程度还有待于形势的进一步发展。你看这个“国防授权法案”要参议院众议院通过,然后总统签署。就是共和党民主党达成一致共识是世界进入一个大国竞争的时代,美国必须采取更多的措施与中国和俄罗斯抗衡。

所以“国防授权法案”矛头指向很清楚,一个是中国,一个俄罗斯。中国、俄罗斯通过的任何法案都没有提要与美国对抗。我们都讲的是全球化的竞争融入,而美国所提出的要与中俄对抗,但是中国、俄罗斯态度完全不一样。


主持人:把中国当假想敌、干涉中国内政、违反一个中国原则、违反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破坏中美关系正常发展等等,这些动作是否能够阻挡住我们的发展步伐,一南教授您怎么看?

金一南:中国来说,我们必须完成国家统一,这一点是世界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所必须要完成的目标。我们尽量用和平方法统一。2005年通过的《反分裂法》已经讲得非常明确了,如果当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完全丧失,那我方要完成武力统一。和平和武力都是手段,终极目标是统一。

国家统一是任何国家都追求的目标,我们可以想象美国的夏威夷被分割了,他能不完成统一吗?美国的阿拉斯加独立了,他能不完成统一吗?他肯定的,所以主权国家为这种完成统一的行动全世界都可以理解。全世界不管任何力量阻止一个主权国家完成统一,我觉得从历史长河来看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前提并不是因台湾问题中美有一战或者没有一战,我们的问题是什么?中国一定要完成统一,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排除所有力量的阻挡,包括美国力量阻挡。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