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涌:全球性分配不均何以加剧

发表时间:2018/4/18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
[导读]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西方学界欢呼“历史终结”,这样的美景仅仅过去十多年,在金融危机后十年陷入复苏乏力的欧美,财富分配不均、民粹泛起进而导致政治极化的趋势像幽灵一样扫荡,何故?
 经济全球化实质是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实现人流、物流、资金流与信息流的自由流动。在资本主义市场体系中,市场实际是资本的代名词。资本积累的一端是财富积累,一端是贫困积累,积累的结果必然是两极分化。经济全球化使得资本积累在全球范围内、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速度进行着财富与贫困的积累。全球化一方面有效配置资源,促进经济增长,另一方面强化资本积累规律,也就是所谓“马太效应”,损不足而补有余。长此以往,二战后西方出现的纺锤状社会,因为中产阶层坍塌而蜕变为“M型”。
  金融业的发展使资本主义国家能够跨越生产过程这一中间环节,不用“必须干的倒霉事”就能赚到钱。伴随经济金融化的是金融杠杆化。金融杠杆的广泛使用,使得国民经济泡沫化,泡沫经济常态化。经济金融化与金融杠杆化如火如荼,国民经济虚热实冷,最终因为严重的头重脚轻而发生危机。随着金融资本主义的发展,金融危机由原来的周期性向结构性迁延,向系统性恶化。金融化越普遍深入,杠杆率越高,结构性和系统性复合型危机也就越严重。
  危机由华尔街银行家的贪婪心理与投机行为所引发,但是危机发生后,在所谓“太大而不能倒”理论的指导下,政府动用国库对身陷困境的金融机构实施搭救。如此,理论上的道德风险——收益归私人,风险归国家,苦难归大众——成为当然的现实。金融家们依然享受着百万计的年薪,千万计的奖金,而日益增多的失业与不断降低的福利,令越来越多的无产者、负产者节衣缩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