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在Facebook听证会首日:我们提炼了这些亮点

发表时间:2018/4/11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
[导读] 北京时间今天凌晨,在欧美国家沸沸扬扬的Facebook数据泄露事件(详情请见专题:点击此处)到了一个高潮:公司CEO马克·扎克伯格以西装革履的打扮,出席美国参议院听证会,就Facebook如何处理用户数据和隐私问题接受参议员质询。

 这次出席听证会的参议员一共44人,已经接近整个美国参议院人数(100人)的一半。这么多参议员质询一家公司的CEO,在美国历史上实属罕见,当然也让很多人过来围观:听证会前三个小时,已有记者到达会场,公众更是早早就在场外排起了长队。当然会场内外还有抗议Facebook的人群——


美国国会外的抗议人群
  听证会的气氛也是十分紧张。议员们对着会场中心的扎克伯格抛出了很多尖锐的问题——

  “你们的竞争对手是谁?”

  “我是不是要给你钱,Facebook才能不泄露我自己的信息?”

  “你们这十几年都在道歉,今天的道歉有什么不同?”

  “Facebook是不是在监听用户?”

参议员质询扎克伯格参议员质询扎克伯格
  当然,扎克伯格之前也是有备而来,这些问题他一一做了一些解答,但还是有露怯的地方。下面是我们汇总出的听证会亮点。

  扎克伯格:我们没有垄断

  长期以来,Facebook一直被人质疑垄断,而反垄断可能也是Facebook最不愿意接受的监管。所以今天听证会上杀伤力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出自这个方面——

  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问:“你们Facebook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

  扎克伯格顾左右而言他:“谷歌、微软他们都提供互联网服务……”

  参议员:“他们不是社交网站,你们的直接竞争对手是谁?”

  扎克伯格犹豫答:“人们也用邮件、短信进行社交。”

  参议员继续逼问:“我说的是你们相近的业务,比如Twitter?”

  扎克伯格:“呃,是的,Twitter在某些方面和我们的功能有点重合。”

  参议员单刀直入:“你还不觉得你们是垄断?”

  扎克伯格:“我确实没有这个感觉。”

  这话说完,全场都乐了。

  这次参议员质问Facebook是否垄断的力度前所未有,但目前仍然不清楚他们将采取什么手段加强社交网络市场的竞争程度。

  剑桥分析丑闻背后:用户可以控制信息开放程度

  剑桥分析泄漏Facebook用户隐私的事件,是此次听证会的另一项重点,同时也提出了一个由来已久的问题:不购买产品的用户本身就是产品。而扎克伯格在听证会上再三强调Facebook对用户的免费性质。

  扎克伯格被问到:“在剑桥分析事件之后,Facebook是否就告知用户进行了讨论?”

  扎克伯格:“我不记得我们谈过这个问题。”

  参议员:“你认为你是一个受害者吗?”

  扎克伯格:“不是。”

  参议员:“Facebook是受害者吗?”

  扎克伯格:“不是。”

  参议员:“那8700万用户呢?”

  扎克伯格此时开始犹豫:“嗯……我觉得……对,他们并不想自己的信息被开发人员卖给剑桥分析。”

  参议员:“用户离开平台后数据还会保存多久?”

  扎克伯格:“我不知道。”

  就在听证会进行的同时,剑桥分析在Twitter上“自证”清白:“我们没有破解Facebook或违反任何法律”。相反,剑桥分析还表示,它的政治部门SCL Elections公司是从一家公司获得的授权数据,而这家公司则通过Facebook提供的工具获取数据——这是“当时的普遍做法”。

  参议员:“怎么杜绝剑桥分析这样的事件?”

  扎克伯格:“我们建立了几个原则……第二点非常重要。你在Facebook上分享的所有内容,你都拥有所有权,你来全权决定谁可以看到和怎么分享。你可以随时删除。这是用户信任和使用Facebook的基础。”

  Facebook未来可能有付费版

  Facebook的盈利模式这次也被质问。目前Facebook是免费给用户服务,但这次有多个参议员问扎克伯格,以后Facebook会不会推出免广告的付费版服务。

  参议员要求免广告付费版服务,无非是不想让Facebook收集用户数据做广告。正如一个参议员问的:“我是不是要给你钱,Facebook才能不泄露我自己的信息?”

  扎克伯格对此表示,Facebook永远都有免费版,这样才能实现公司连接世界所有人的目标,但他也没有排除推出付费版的可能:“我们需要推出一款所有人都付得起的服务。”

  此前,Facebook的COO雪莉·桑德伯格表示,目前Facebook没有完全不收集用户数据的版本,“那是个需要付费的产品,”她说。

  扎克伯格:我们不监听用户

  Facebook一直以来被人怀疑监听用户通话(甚至日常对话),来推送广告。为此Facebook早在2016年就澄清了一轮,但仍然有人怀疑这个问题,这次是民主党参议员加利·彼得斯(Gary Peters)来问:“你就说‘是’还是‘不是’:Facebook是不是通过移动设备获取用户的声音记录,用来丰富用户个人资料?”

  扎克伯格斩钉截铁的说:“不是。”

  扎克伯格还特别说明,只有用户需要分享声音或者视频信息时,Facebook才需要用户音频权限,否则他们不会利用用户设备上的麦克风。

  扎克伯格最大遗憾:处理通俄门太慢

  当被问及是否有Facebook员工在2016年大选期间卷入剑桥分析公司的工作时,扎克伯格表示不清楚,但他表示:“我知道我们在销售支持方面确实帮助了特朗普竞选团队,就像我们帮助其他所有的竞选团队一样。”

  扎克伯克向参议员们确认,负责“通俄门”调查的特别检察官穆勒团队已经就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问题问询过Facebook员工,但他自己没有被问询过,“我想澄清一点,我不确定我们是否收到了传票,我知道我们在配合他们的工作。”

  扎克伯格还表示,防止外国机构干预美国选举是他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他再次对2016年发生的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事情表示遗憾,“我运营公司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我们在2016年对俄罗斯的信息操作发现得太慢”。

  花絮:千奇百怪的问题

  参加听证会的参议员很多不是科技圈中人,有些参议员提的问题听起来比较业余,比如——

  “Facebook是怎么收集数据的?”“Facebook存储数据多长时间?”“Facebook用户怎么控制他们分享的数据?”

  其实这些问题一般上谷歌一搜就知道了。

  还有议员问的问题明显和今天主题无关——

  参议员:扎克伯格,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用Facebook 10年了却没人有接受我的好友申请吗?

  还有些基本上就是情绪宣泄了——

  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肯尼迪:“你们的用户协议很糟糕……你回家重写一份吧。”

  小扎当时一脸尴尬。

  最搞笑的是有个参议员假公济私——

  共和党参议员罗伊·布朗特:“我儿子查理,13岁,特别爱玩Instagram。他给我了一个任务,就是见到你的时候一定要向你提起他的名字。”

  今天只是听证会第一天。明天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新浪科技专题:扎克伯格出席听证会 应答FB数据泄漏事件。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