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Facebook,抵制苹果,抵制谷歌,但结局都一样

发表时间:2018/4/8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
[导读] 据外媒报道,美国洛杉矶的民主活动人士瑞安·奈特(Ryan Knight)曾于今年2月份呼吁抵制苹果公司,原因是佛罗里达州帕克兰校园枪击案发生后,苹果没有回应在其视频服务中删除美国步枪协会(NRA)频道内容的呼吁。
当时奈特在Twitter上写道:“亲爱的苹果,你的沉默是震耳欲聋的。#BoycottApple(抵制苹果)。”超过330个账户转发了这条消息。那么奈特是怎么发出这条信息的?他使用的是iPhone。

随着硅谷科技巨头的触角蔓延和影响力日益增加,抵制他们产品和服务的呼声也越来越高。问题在于,这种抵制并非易事:科技公司的产品几乎无所不在,以至于很难避免。

这个问题最近几周在Facebook身上得到了证实。有消息称,在政治数据公司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不当获取了5000万Facebook用户的信息后,数百人删除了他们的账户。然而,许多同样的人却迅速地出现在Instagram上,而Instagram却隶属于Facebook。

旧金山的纪录片制片人萨奇·坎宁安(Sachi Cunningham)说:“它们就是同一家公司,我意识到这很荒谬。”坎宁安上周关闭了自己的Facebook账户,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Instagram上。她说,在Instagram上,对话的毒性更小。

坎宁安补充说,她很快就开始想念Facebook了,因为她将其作为自己纪录片的研究工具。她说:“我不知道自己能否走出这个生态系统。”

那些想要通过放弃产品来惩罚大型科技公司的人,却一次次被难以逃离的困境所困扰。谷歌解雇了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因为他批评公司的员工多样化努力,数百人在社交媒体上呼吁抵制该公司。

但社交媒体研究公司Keyhole的数据显示,自去年8月份以来,对近7000条推文的分析显示,26%的推文来自使用谷歌Android软件的设备。

8月8日,名叫米尔顿·普雷斯科特(Milton Prescott)的Twitter账号写道:“谷歌解雇达莫尔完全证明了他的观点。我将不再使用谷歌的任何服务。#BoycottGoogle。”然而,这条推文却来自安卓设备,向帐户发送的消息没有回复。

就连新闻网站Breitbart也陷入了同样的困境。这家保守网站正计划主办活动,讨论Facebook等科技平台如何压制保守派的声音,并表示将在Facebook上直播讨论。Breitbart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一家生命科学公司的项目经理玛丽莎·理查森(Marisa Richardson)说,在得知亚马逊在其流媒体视频服务上播放NRA频道内容后,她最近开始抵制亚马逊。

当她需要洗衣粉的时候,她避开了电子商务网站,而是冒着拥挤的人群和交通,在附近Target花了几美元。但几天后,她就在位于加州奥克兰的家附近的全食超市购物。她说:“我完全忘记了它也归亚马逊所有。”

今年2月份,在帕克兰发生枪击事件后,枪控活动人士呼吁抵制某些苹果和亚马逊的服务,因为他们的视频服务上有NRA频道内容。人们使用#March1NRABoycott标签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这一信息。



但是Keyhole的数据显示,对大约58500条推文的分析显示,近半推文来自iPhone或iPad,其中包括女演员艾莉莎·米兰诺(Alyssa Milano)的#March1NRABoycott流行推文。

米兰诺通过一位发言人说:“如果我使用Android手机发送相同的推文,同样的问题也会出现,Android手机也有NRATV应用。我们才刚刚开始了解,这些公司不仅渗透了我们的意识形态,也渗透到了我们所能想象到的最深入的生活中。”

Keyhole的数据还显示,自8月份以来,使用#BoycottApple标签的4700条推文中,近1/3来自iPhone。

奈特在接受采访时称:“我确实有iPhone手机,但作为苹果客户,难道我不应该让它承担起责任吗?”

苹果公司高管艾迪·库(Eddy Cue)最近表示,NRA频道没有违反公司的政策。Facebook、谷歌和亚马逊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许多最近放弃Facebook账户的人仍留在该公司的轨道上,不仅是在Instagram上,还在公司流行的即时通讯应用WhatsApp和Messenger上。

当切尔(Cher)最近删除了她的Facebook页面时,她在Twitter上说:“两天前我做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她的Instagram账号拥有76.8万粉丝,仍然十分活跃。

同样,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和特斯拉电动汽车公司首席执行官伊隆·马斯克(Elon Musk)也删除了旗下两家公司的Facebook页面,但他在Instagram上留下了自己的页面和个人账户。马斯克在推特上说,这个照片共享平台很好,只要它保持相当的独立性即可。

39岁的斯蒂芬·考克斯(Stephen Cox)是洛杉矶的一名伐木工人,他最近在Facebook上发帖称,他正停用自己的账户以支持Instagram。当有人评论说这两个网站归同一家公司所有时,他回答说:“这是一把双刃剑,但对我来说,至少Instagram的剑刃比Facebook钝些。”

事实证明,Instagram对Facebook来说是一种有效的防护手段,可以防止人们对其主页失去兴趣或信任。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 1月份对2002名美国成年人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自2016年以来,使用Facebook的美国成年人比例一直保持在68%的水平,而在这段时间里,Instagram的使用率从28%上升到了35%。此外,Instagram在年轻人中也比老年人更受欢迎。

26岁的瑞文·布鲁泽斯(Rayven Bruzzese)是费城的一名手语学生,她说自己多年来始终是Facebook的忠实用户,但今年3月她删除了自己的账号,因为她觉得这让她心烦意乱,浪费了她的时间。现在她把时间花在了Instagram上。

虽然布鲁泽斯承认转而使用Facebook旗下另一项服务让人觉得讽刺,但她说自己的选择非常有限。她在Twitter上的朋友很少,很多人已经停止使用Snapchat。她问道:“我应该去哪里?我希望有别的东西来代替。”(编译/金鹿)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