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因比认为人类的希望在东方,中国人将为未来世界的统一作出贡献

发表时间:2018/4/4   来源:头条号世知东方书店   作者:
[导读] 中国人,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更具有一贯性,数亿人数千年来在政治、文化上团结至今。



阿诺德•汤因比

一、汤因比的中国礼赞论

(1)伟大的统一能力

关于今后的世界一体化进程中中国所起的作用,汤因比讲道:

如果要说起我的预测,那就是全人类在形成单一社会之前,世界将被统一起来。在已经进入了核能时代的今天,这种统一已经不可能再凭借军事上的征服手段——曾经统一过地球上广大地区的传统方法——实现了。同时我预测的这个和平统一,肯定是以特定的地理、文化上的基轴为中心结晶而成,而且成为这个基轴的并不是美国、欧洲、苏联,而应是东亚。

中国人,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更具有一贯性,数亿人数千年来在政治、文化上团结至今。他们展示出了这种政治、文化的统一技术,并拥有以此获得成功的极为珍贵的经验,而且那种统一化倾向正是当今世界绝对必要的需求。中国人与东亚各民族合作,在被认为是不可或缺和不可规避的人类统一过程中将扮演主导型角色的理由正在这里。

现在的各民族中,对于将成为人类集体自杀唯一的解决之道的世界统一问题,准备最好的是两千年来培养出独特思考方法的中华民族。我以为不要说旧世界的半部分,人类居住和活动的地球的所有地域中,带来政治统一的、未来政治家的原型只有刘邦。(《展望二十一世纪·下卷》)

这是汤因比关于今后的世界中中国所起作用的第一点期待。也就是说,中国常年在广大的领土上一直维持着政治、文化上的统一, 汤因比对比予以了高度评价。他认为中国人的这种能力可以为未来的世界统一作出贡献。

(2)独一无二的民族

首先,简单说明一下只有中国人长期以来一直维持着统一的这一状况。

从周朝之后中国三千年间的历史来看,令人吃惊的是,中国人(汉民族)维持大约三百年的强大统一体的时期呈现出规则的周期性,即呈现过(周)→汉→唐→明→新中国这样的强大统一体(也可以称之为大帝国)的周期反复。汉族是不死鸟,它多次建立和维持了庞大国家。

如果展开中国春秋以来两千多年的历史,那就是春秋- 战国时代→(秦)汉帝国时代→南北朝时代→(隋)唐帝国时代→(五代) 宋代(宋代市民文化兴盛,是文艺复兴的时期,但在宋代的三百年间,经常受到外敌的侵略,国土面积缩小)→元→明帝国时代→清帝国时代→(中华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上面画线的指动乱时代、不稳定的时代或被外敌占领时期,也就是对汉民族来说不能称之为大帝国(统一国家)的时期。

汉民族在以中国本土为中心的广阔领土上(同一领土),多次连续地建立起同一文化的大一统国家,这在世界史上是独一无二的。汤因比正是在这一点上对中国人的政治统一能力产生了期待。试看一下亚洲的另外一个大国印度吧。由印度人自身实现的统一在两千年前曾经有过一次(印度最早的统一国家是孔雀王朝, 公元前三二二—公元前一八四年),但其后的两千余年间却从未统一过。现如今,依赖国际形势的变化,总算再次实现了统一(在莫卧儿帝国和英国殖民地时代,印度也是统一的,但那是由入侵的异族实现的)。不管怎样,印度人时隔两千多年,还是重建了庞大的国家, 所以在实现了文化上的连续这个意义上,亦可以说是稍强于世界上的其他民族。因为在世界的其他地区,如果相隔两千多年,文化将会完全改观,民族也会发生变化。

(3)陷入僵局的各发达国家

下面叙述一下汤因比赞赏中国,对中国的未来充满期待的第二个要点:

所有这些不好的征兆,当今在美国、苏联或者两个超级大国双方已经明显地显露出来。美苏两国,还包括日本以及西欧各国中已经高度工业化、城市化的国家,都面临着袭扰而来的难题。

现在,这些国家都在苦恼的是公害问题、原料价格高涨问题, 其中最严重的弊病则是产业工人开始越发憎恶工作上被机械化的问题。高工资并不能补偿心理上的不快。

这样的各种难题交织在一起,使得已经高度工业化的各国不得不改变以提高GNP(国民生产总值)为首要目标的现行政策。这些国家不得不逆转工业发展的进程,这样的逆转是极其困难和充满着痛苦的。这可能成为在不久的将来实现高度工业化的各国最关心的大事,说不定还会使这些国家陷入瘫痪。大概就是在这一点上,中国将会迎来某种机遇。

对中国来说受屈辱的那个世纪,给中国留下了一个重要的消极性好处。中国还没有陷入无节制的机械化、工业化和城市化。结果是,当今的中国与日本相比,一直保持着相当大的行动自由。

在十九世纪,当中国踌躇不前且经受着沉重的打击时,日本已迅速而有效地应对了西方产业革命对非西方诸国提出的挑战。渐渐地,日本也作为西方式的大国而崭露头角。但是,明治时期后日本取得的一系列军事上的胜利,最终以一九四五年最大的军事上的不幸而告终。接着,战后经济的成功,又把袭扰所有高度工业化国家的严重的环境、社会、经济上的诸多问题,依旧以最大的规模带给了日本。

与此相对,中国却拥有得天独厚的机会,在现代技术与以农业为生计手段的人类传统的行为方式之间找出实际性的协调方法。虽然这并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中国也不敢保证成功。但是,如果成功了,中国不仅会充实自己的国力,也会成为世界学习的模范。

(4)与西方近代化的不同道路

汤因比称赞说,由于中国没有像美国、苏联、日本等国家那样,沿着西欧近代化的道路突进,因而有可能避免那种做法所带来的弊病(公害等)。中国不会再走放弃农业而趋向工业化、践踏自然、损害人性的西欧式的近代化道路,希望走上的是农业与工业相平衡、重视自然的基于中国文化传统的独特道路。

中国一直十分兼顾城市与农村、工业与农业、大型工业与小型工业以及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之间的平衡。这些兼顾理论在报纸、杂志上都已有详细登载。因此,为避免已有的讨论,这里提一下还未被广泛关注的一个侧面。

那是在一九五六年时的事情了。在这一年中国制定了改造国土资源的十二年计划(这一计划因后来形势急转直下,并未完全实现)。这个计划是在具体研究了耕地面积、森林面积、沙漠等荒野面积的平衡问题的基础上制定的。这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若是日本或苏联,就会把能够利用的土地用于建设工厂或生产粮食。但在他们只有这种想法时,中国已经认真着手与自然的平衡问题。对中国的这种着眼于未来的态度,汤因比深受感动。

二、汤因比主张的背景

应该怎样理解汤因比指出的中国的这两大特征呢?本文的目的是对于形成这种特征的主要原因进行探究、分析。我认为汤因比指出的只是中国文明史上表现出的表层特征,有必要对产生这些特征背后的中国文化的本质展开阐述。下面从三个方面展开。

(1)儒家的政治思想

第一,来自儒家政治思想的因素。“儒家是反革命性的”这一看法,在现代中国史上,特别是近年来极为强烈,因此或许许多人对笔者提出的这个问题会感到疑惑。但是,儒家同时也含有丰富的革命性内容。

儒家思想范围很广,这里首先举出“大同世界的思想”这一本质。所谓大同世界,就是平等公正、和平的理想社会,与乌托邦的共产主义社会极其相似。大同世界是在两千数百年前的儒家经典《礼记》中被提出的。下面引用西川喜久子的文章:“这种大同思想的原型是在儒家经典《礼记》中阐述的,此后的两千年中,中国历史上反复呈现过对大同世界的憧憬。”(西川喜久子《太平天国的战争》)这种追求大同世界的志向,不正是激发中国统一热情的根本动力吗!

其次,作为实现中国伟大统一源泉的儒教思想本质,可以举出“执政为民”这一点。两千多年前,孟子就讲过,与其扩张领土, “施仁政于民”更为重要,强调“仁者无敌”。而且,他还反复讲到, 为实行依据道德的仁爱之政,君主就要有好的德行。执政为民是中国自古以来的政治理想,许多君主(即使具有专制一面的皇帝) 是立志于这一目标的。这也可以视为中国能长期保持统一的一个源泉。

最后,儒家对国家统一贡献的第三点表现在,主张“依据个人道德修养的政治”这一本质。这一点就只举出北宋程伊川所说的“人皆可为圣”(程伊川《二程遗书》卷25)予以说明。

(2)现实主义与合理主义

汉民族长期保持着国家统一,除了儒家思想,另一个重要原因是,汉民族自古以来就是极其现实主义的民族,而且合理主义也早已在中国开花结果。

汉民族是多么现实主义、多么尊重合理主义这一点,可以从其几乎没有神话的事实予以证明。任何民族都拥有丰富的神话传说, 而唯独中国人是一个比较缺少神话传说的民族。并且中国自古以来合理主义就十分发达,这一点从孔子的“敬鬼神而远之”就可以理解了。

汉民族自古以来便不断与各民族接触,已经习惯了长期对抗, 因而擅长政治,并且在屡屡被异民族征服的痛苦体验中,增强了他们的现实主义。

中国人是现实主义者,尊重合理性的思考。例如,像日本学者那样,在大学里发表脱离现实的空论而又能拿到高薪水的情况,在中国社会是不会被允许的。

(3)老庄的传统与自然

汤因比指出的中国的第二大优点,是来自老庄的思想传统。

严酷的自然环境和长期积累的丰富经验,使中国人认识到“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生存”是极其重要的。而这些最重要的思考,都来自老庄的思想(道家思想)。

关于严酷的自然环境,只从黄河泛滥和蝗虫灾害这些例子就可以很容易地推测出吧。长期以来,无数的诗文都给我们讲述,黄河泛滥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冲毁了大批民房,淹没了广大的田地。另外,从蝗群遮天盖地、天地为之变色的描写中,也可以想象得出蝗灾的危害程度吧。

摘自《未来属于中国:汤因比的中国观》

(日)山本新 等

世界知识出版社

2018年2月第一版 2018年2月第一次印刷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