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 给我家带来的灾难

发表时间:2017/12/13   来源:南京日报(南京)   作者:
[导读] 时间过得真快,又到“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了。对于现在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南京大屠杀”更多的是史书上的记述和影片的资料,但对于已在南京居住几代人的我家来说,大屠杀的悲惨事实依然存在我们的记忆中,永难忘记。
陈仲凯
时间过得真快,又到“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了。对于现在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南京大屠杀”更多的是史书上的记述和影片的资料,但对于已在南京居住几代人的我家来说,大屠杀的悲惨事实依然存在我们的记忆中,永难忘记。
翻开日记本,我找到了母亲当年口述的“跑反”(外出逃难)的苦难经过。我母亲杨德龄(1909—1993),南京老城南人。她生前多次与我谈过她在1937年南京沦陷前后我家所遭遇的灾难,亲眼目睹日寇残暴罪行。那年她才28岁。
我家解放前住在管家桥,父亲是开米店的。1937年夏天,当时淞沪会战刚刚爆发,南京一直被日军飞机轰炸,我家在下关开的米店首先被鬼子炸掉,给我家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这时我的父亲雇人先把我的爷爷、奶奶送到江浦乡下远房亲戚家中避难。前些日子,亲历这件事的姐姐回南京探亲,谈及当年“跑反”,她还告诉我一件事,当时奶奶由于白内障视力下降,于是去教会医院做白内障摘除手术,正在手术时,日寇的飞机呼啸而过,投下炸弹。虽然奶奶被及时转移,但丧失了手术的最佳时期,又因为受到惊吓,最终致盲。
到了年底,日军开始攻打南京城,父亲就带全家一起逃到乡下亲戚家去。临逃前每个大人和小孩随身都要带点钱以防万一,银元就放在铜脚炉里挑在肩上,钱币就放在大人穿的鞋底中间。我母亲那时穿的厚袜子里也放了银元,母亲说走起路来就听到叮叮当当响声。每个小孩也带上10块大洋缝在衣服里还写上名字和地址,防止路上走失,家里剩下的值钱东西就埋在地板下面,最后锁上店门。


在逃难的路上,在渡江时因船小人多有人要我母亲把我小姐姐丢掉江里去——那时我母亲已经有五个孩子,最小的才一岁多,母亲死活都不肯,将自己的行李全部扔入江中,才算保住一条小命。
逃到乡下后,不久江浦也被鬼子占领了。有一天鬼子到乡下来扫荡,母亲一听说鬼子来了就赶紧在脸上抹上锅灰躲在草垛里,给一岁多的小姐姐喂了点吃的,哄她睡着。鬼子进村后就在草垛上用刺刀乱戳,还用皮靴踩,吓得母亲直发抖,眼看就要刺着了,父亲出来了。那个日本兵本想抓走父亲,正巧屋子里突然一只猫一跳撞翻了瓶子,鬼子以为屋子里还有人就撇下父亲进去查看,看到堂屋里供着一尊菩萨,于是鬼子对着菩萨磕了一个头就走了,父亲趁这时也跑开了。母亲说,这是她一生中最可怕的经历。
1938年开春以后,我的大伯跑到城里去看了看,认为稍微安定了,全家就决定一起回到家中去。这一天,大人小孩走到水西门城门口,只见日本鬼子在盘查过路人,看到我父亲两兄弟,鬼子故意把手中用手帕包着的数十枚铜板抛过来,铜板滚落满地,鬼子叫他俩捡起来,准备趁机把他们抓走,正巧这时开来一卡车日本兵要进城,车上军官直招手让他们让开,结果弟兄俩趁机就跑开了。假如那次要被抓走,死多活少,那全家人往后的日子就不堪设想了。
回家后,发现家已不复存在,一片狼藉,临走前,父亲埋在地板下面的财物也被洗劫一空,家中生活从此陷入困境……
一晃八十年过去了,如今日本右翼人士还矢口否认南京大屠杀的事实,实在令人气愤。作为南京人的后代,我家的遭遇就是铁的事实。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给我家带来的巨大的财产损失及精神上的创伤影响到我们几代人的生活,造成严重的后果。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