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风口背后:有人月入百万 有人粥都吃不上

发表时间:2017/12/6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
[导读] 一年前,B站博主“我是球球菌”的很多短视频都在她的宿舍里拍摄完成,一台单反,一台电脑,一个下午,一条视频。现在她拥有近20万粉丝,且换了专业的拍摄场地。
 从“2016年第一网红”papi酱到快手、美拍、秒拍等短视频App兴起,从PGC(专业生产内容)把持流量红利,到具有鲜明个人风格的UGC(用户生产内容)随处可见,正如安迪·沃霍尔曾说,“在未来,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相关数据显示,国内目前已有100多个短视频独立App,行业用户规模超过3个亿,较2016年翻了一倍。

  但风口之下,如何解决变现、流量、版权等问题,摆在了每个平台和从业者面前。

  人人看视频的时代来了

  易观发布的《中国移动短视频市场专题分析2017》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中国手机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49987万人,手机网络视频用户占手机网民71.9%。

  短视频浪潮开端于2014年。这年5月,美拍正式上线,主推10秒短视频,以普通人也可拍出MV般的大片风格迅速走红,短短9个月用户数便突破1亿。之后几年,短视频的时长不断增加,2016年开始进入爆发期。以papi酱为代表的PG C把握住了流量红利,而个人化的UGC市场同样庞大,快手CEO宿华在刚刚进行的第四届互联网大会上表示,快手目前已有7亿注册用户,日活跃用户超过1亿。平台四面开花,也各自瞄准了不同的用户群体。

  易观《中国移动短视频市场专题分析2017》报告显示,在短视频用户渗透率方面,秒拍、头条、快手占据第一阵营。行业内起步较早的美拍本周发布的2018年战略显示,将投入5亿资源扶持女性化生态,实现美拍MCN与M计划更深度的协同。主打音乐短视频的抖音瞄准95后、00后等年轻受众。

  数据分析机构艾媒咨询发布的《中国短视频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7年短视频用户规模不断扩大,预计年底将达2.42亿人,同比增长近60%。短视频内容也不断多元化,其中,搞笑幽默、生活技能、新闻现场、娱乐明星、时尚美妆等内容高居短视频点击量的前列。

  行业风口吸引资本巨头跑马圈地。艾瑞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7月1日,短视频行业共获得43笔投资。今年3月,快手宣布完成新一轮腾讯领投的3.5亿美元融资,这已经是快手的D轮融资。4月,阿里巴巴宣布土豆网全面转型为短视频平台,并投入20亿元鼓励内容创作。同月,Papitube母公司泰洋川禾完成A轮融资。今日头条旗下有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抖音三大短视频平台,并于11月全资收购北美知名短视频产品Musical.ly。

  短视频行业赛道逐渐拥挤,当红利期消退,行业的未来将走向何方?一项针对952个优质短视频团队的调研称,47.9%的团队至今还不能盈利,21.85%也仅仅做到了收支平衡。

  第一批做短视频的人

  “最开始只是随手拍着玩”。在美拍拥有310万粉丝,多次位列美拍达人影响力TOP1的“喵大仙带你停药带你菲”(下称“喵大仙”)回忆起她的第一条短视频。2014年,美拍开始内测,普通人通过滤镜也可拍出MV般的效果“喵大仙”和她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开始玩。

  第一个拍着玩的视频并没有任何反响,后来上热门成了“喵大仙”的目标,“热门里的视频都很火,而且拍的很好,我就想上一次热门,也不枉玩一次美拍了。”早期的美拍只能拍10秒内的短视频,“喵大仙”利用周末拍摄一周的视频,每天不间断更新,风格以搞笑为主。

  玩了一两个月后,“喵大仙”在8月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条热门视频。“当时特别激动,我正在开会,手机不停地响,显示有人关注点赞或者评论。

”“喵大仙”告诉南都记者,现在回想起来,这条时长仅有10秒的视频几乎没有剧情,内容来源于“自己编的”,但被推上热门之后,为她带来了两三千个新增粉丝,成为了她积累粉丝的开端。

  “喵大仙”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机械工程与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她进入电视台做编导。“喵大仙”告诉南都记者,短视频的上手并不难,自己也是靠一步步学习。最开始只能发10秒内画质不佳的视频,渐渐地,时长增加到一分钟,再之后,五分钟乃至更长。“平台给了我们这样的成长路线,随着时长的增加,每次变化都要学习如何去拍相应时长的视频。”

  作为美拍的第一批用户,拥有191万粉丝的“史蒂夫”最初同样以搞笑视频起家。因为喜欢周星驰的电影,他早期的视频风格幽默,随手拍记录生活。“史蒂夫”告诉南都记者,在短视频领域,他是从零开始学。最开始用手机一点一点剪片段,再到配字幕,利用软件剪辑,加特效等等。除少数视频会请一个朋友帮忙摄影外,其余均由自己一人完成。

  “史蒂夫”告诉南都记者,灵感合适的情况下,从写剧本到拍摄剪辑完成,一般需要两天,效率高时只要半天。有时为了拍得更好,同一个镜头史蒂夫最多重复拍摄过50多次。短视频时长增加后,“喵大仙”无法做到每天持续更新,从编剧到最后制片上传,需要一周左右。

  2015年初,已经积累了10万粉丝的“喵大仙”从电视台辞职,全职创作短视频。彼时,短视频变现方式尚不明朗,达人和行业也并未大规模发展。“喵大仙”告诉南都记者,“就想着赌一把,去做自己更喜欢的事情。”南都记者了解到,就是这样一群达人,逐渐形成了美拍平台的原生广告基因,也成为后来商业变现探索时美拍M计划提出的一个关键因素。

  商业变现和内容质量成痛点

  从去年开始,“史蒂夫”的视频内容便不再主打搞笑,开始转向育儿视频。自去年以来,泛娱乐短视频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流量价值也在逐步下降。加上女儿的出生让“史蒂夫”的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他坚信垂直领域的细分市场才是未来的趋势。

  转型经历了一场阵痛。泛娱乐视频时代受众广泛,但转型成为育儿奶爸流失了一部分用户,他的粉丝增长首次出现乏力,点赞数也从以前的每条几万个变成现在平均几千个。

  史蒂夫觉得这样的阵痛是必然的。今年,他辞职创业成立了M CN公司,专注母婴领域的短视频达人孵化和扶持。“转型是为了让粉丝更加精准,留下来的粉丝都是有经济价值的。”

  如何进行商业变现是困扰很多短视频达人的问题。

  “史蒂夫”告诉南都记者,目前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广告植入和电商。在抖音上拥有100万粉丝的达人“佳哥就是毕加索”目前全职从事短视频,他告诉南都记者,收入包括签约底薪、曝光和广告,而平台对广告的选择有一些限制。

  “喵大仙”告诉南都记者,从事不同类型视频的达人收入也会存在差异。有的达人做服装,上一次新就可以卖几千万。今年3月,“喵大仙”也曾做过一场“如何月入百万”的分享。不过,她告诉南都记者,并不是每个月都能有这么稳定的收入。

  “佳哥就是毕加索”则告诉南都记者,“只凭借短视频,喝粥都吃不上。”除了短视频的收入之外,美术工作出身的他还要画画以维持生活。

  很多短视频平台也纷纷加入了直播功能,直播时的打赏也是收入来源之一。多名接受采访的短视频达人向南都记者表示,直播的即时性让它成为很好的互动方式,但在现阶段,直播很难生产好的内容并传播,相比之下,短视频则适合沉淀性和有价值的内容。“想要变现,必须保持内容的稳定性。”“喵大仙”告诉南都记者。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