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应该还没有成熟

发表时间:2017/11/13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
[导读] 大家也都在翘首期盼,经过14天的漫长旅程,特朗普能够拿出靠谱的亚太战略来。毕竟这里一直是美国确立大国领导力的主要舞台。
日本、韩国、中国、越南、菲律宾,APEC会议、东亚峰会——特朗普这趟亚洲之行着实不轻松。
大家也都在翘首期盼,经过14天的漫长旅程,特朗普能够拿出靠谱的亚太战略来。毕竟这里一直是美国确立大国领导力的主要舞台。
美国似乎对此也有所动作,特朗普出发前,无论是国防部长马蒂斯还是国务卿蒂勒森,都在不断鼓吹“印太”概念,似乎意味着美国的亚太战略已经略有雏形,并且正在发生转变。
然而现实也是严峻的:中国刚刚召开十九大,国家信心进一步提升;日韩之间因为历史问题、朝核危机始终难以言和;印度自身面临的困境和变量又是难以预测的;就是美国自己,也面临一大堆问题:国际地位下降、经济衰退,而就在特朗普行程刚刚开启的11月5日,美国得克萨斯州发生枪击案,共造成27人死亡……
这种情况下,特朗普能否描绘出一张亚太战略图,对未来的中美关系又会产生什么影响?观察者网专访美国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解读特朗普的亚洲之行。 
观察者网:这次特朗普亚洲行的路线是先日本、韩国,然后再到中国,接下来会去越南、菲律宾。从这个路线安排,我们是不是可以以此推测他此行的侧重点,比如还是会首先考虑照顾传统盟友日本和韩国,然后才是寻求和中国的合作?
金灿荣:我把特朗普亚洲行的目的分为三个,第一是巩固盟友关系,日韩这两站都有这个主题,这是他亚洲政策的基础;第二是稳定和发展中美关系,这是他目前亚洲最主要的利益所在,也决定美国未来的发展;第三就是出席APEC和东亚峰会,保留美国的影响力,显示美国的存在感,告诉亚洲和全世界我还是领导者。
对美国来讲,对日、对韩关系其实是个恒量,虽然也有磕磕绊绊,但基本上很稳定。巩固与日韩的盟友关系永远是它在亚洲存在的基础,实际上这个盟友关系已经存在70多年了。但未来它在亚洲的地位不取决于这两个盟友关系,而是取决于中国。所以从长期来看,中国对美国来讲还是最重要的。另外,美国存在于亚洲的多边机制里也是很重要,如果在多边机制没有存在感的话,美国的领导作用就无从发挥。
观察者网:说到东亚峰会,之前特朗普的行程安排里是没有这一站的,还是在出发之后才加上的。
金灿荣:这个也很正常,特朗普好像不太喜欢旅行,他喜欢打高尔夫,亚洲行有14天,跑出来这么长时间也是勉为其难了。加上菲律宾原来也是美国的殖民地,内心里可能有点鄙视,觉得待一天就够了。但是后来大概还是幕僚劝说他东亚峰会不能放弃,所以就延迟了。
观察者网:但特朗普不是一个喜欢多边机制的人,他可能还是更喜欢双边这种直接的关系。
金灿荣:这要分情况来看,经济上特朗普不太喜欢多边机制,但在安全上,他倒不一定。我们现在抓住两个点,大概就好理解特朗普了。
第一,特朗普是民族主义者,英文叫nationalist,以前的美国领导人不管真假,都会装成全球主义者(globalist),但特朗普的出发点就是美国优先(American First),买美国货,雇美国人。这是他的第一个出发点,和特朗普打交道,一定要清楚这一点。
第二,特朗普实际上对安全很重视,这也是共和党的传统,不许挑战他的安全底线。
所以和他打交道,一个是注意他的美国民族主义立场,一个是注意他对安全的关注,就把住脉了。
观察者网:刚才提到了美日韩同盟,在特朗普访日期间,韩国总统文在寅曾对媒体表示:美韩之间是同盟,但韩日之间不是。作为美国在亚洲的两个重要盟友,日韩之间经常会因为历史问题、现实需求产生矛盾和掣肘,那么美国该怎么样来平衡这两个它特别在意的盟友之间的关系?
金灿荣:美国非常希望日美韩,再加上澳大利亚,形成一种真正的多边互动机制,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远东小北约。

美国想搞这个很多年了,也一直在推,但就是因为日韩之间的领土矛盾、历史问题,还有一些战略竞争,实际上一直就没搞起来。
目前美国的战略联盟体系是四个双边体系:美韩、美日、美菲和美澳。过去几年特别是在奥巴马政府后期,其实他们下了很大的功夫让日韩和谐,希望以美日韩三角为基点,再想办法把别的国家拉进来成立亚洲小北约。当时韩国的朴槿惠政府也有点回应,日韩之间曾就慰安妇问题达成协议,但是现在的文在寅政府属于左派,历来对日本就不友好,在意识形态上和安倍不对路子,再加上最近慰安妇问题有一点凸显,中国和韩国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慰安妇申遗,日本很恼火,威胁退出教科文组织。
在朝核问题上,安倍政府和文在寅政府的态度也不一样,安倍最近对朝鲜非常严厉,文在寅好像有点缓和,还有文在寅想发展与中国的关系,但中国对远东小北约一向挺忌讳的,所以就导致他们的小北约大概是搞不成了。
观察者网:特朗普这次亚洲行,最受关注的就是他的亚太政策。在出发前,白宫就不断吹风,要用“印太”替代“亚太”,这个提法的改变是不是意味着美国亚太政策的重心,正从东南亚向东北亚和南亚偏移?
金灿荣:“印太”概念也不是今年才出现的。这个概念最早是由澳大利亚学者提出来的,迅速得到了日本、美国、印度学术圈的呼应,因为这个概念能够把印度拉进来,而印度被认为是以后制衡中国的一支重要力量。但当时只是学界很高兴,印度政府挺犹豫的,所以这个概念就消沉了一段时间。
最近这几个月,美国的高官包括国防部长马蒂斯、国务卿蒂勒森都不断在提“印太”,日本、印度的呼声也很高,所以又热闹起来了。
但我的总体感觉,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应该还没有成熟,即便他在APEC会议上的阐述也只是初露端倪,因为大家都很期待他能给一个明确的、新的亚太战略,现在也有新的概念叫“印太”,就拿来用一下,但特朗普的亚太政策还在发展中,原因有三点:
首先,特朗普的执政重心在国内,希望能够在国内减税、发展经济、解决移民问题,但是现在国内阻碍特别大,有点推不动了,可能再过个半年一年的,国内实在推不动时他的心思也许会放到外交上,但现在还在国内。
第二,特朗普的外交哲学是自相矛盾的,他自己是个经济民族主义者,处处都要占便宜,要美国优先,但同时又希望世界继续尊它为领导,不是领导的行为方式,但又要大家称它为领导,这里面就有矛盾。
第三,美国在欧亚大陆有三个战略重点:欧洲、中东和东亚,这三个重点怎么排序,特朗普现在也没有搞清楚。
所以他现在的外交有点不连贯,有一搭没一搭的。这和奥巴马时期很不一样,首先奥巴马的外交哲学是有点理想主义的,他特别关心核扩散、气候变化、人权、善治这些问题,而这都是特朗普不感兴趣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奥巴马这一套全球主义的思维倒像个领导的样子。
奥巴马很清楚中国所在的亚太地区绝对排第一位,中东是有限撤出,欧洲交给欧盟来治理。在亚太,他实行战略忍耐,故意把朝鲜问题放一边,以中国为中心,把中国放在绝对的地位;而且对中国有比较完整的一套打法,主要有四点:第一,军事上把60%的海空军力量放在亚太,第二,经济上和日本一起拉个朋友圈搞TTP,第三搞灵巧外交(smart diplomacy),说白了就是利用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矛盾牵制中国,特别是东海、南海矛盾,第四就是搞因特网外交,利用美国的网络技术优势渗透中国网络。
但特朗普不一样,我刚才讲了,首先他心思就不在外交上,第二他的外交哲学有内在矛盾,第三他的战略重点还没有排序,在亚洲他又突出朝核问题,对中国好像又有防范又想利用,在心态上比奥巴马复杂很多。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JinCanRong/2017_11_08_433915_s.shtml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