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虐童事件背后的水究竟有多深?

发表时间:2017/11/9   来源:腾讯网   作者:maomaobear
[导读] 事实上,携程的亲子园开办已经两年,两年来已经有百名孩子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大量父母异常愤怒。而视频的传播引发了所有人的怒火。没有监控的角落还有多少类似事情,还有多少儿童被虐待?

 11月8日,携程虐童视频在网上曝光,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这几段视频就引发了全国舆论的高度关注,大量已经为人父母的家长出离愤怒,恨不得把当事人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而就在出事前,携程的托儿模式还是互联网公司福利优越的代表。携程的试点甚至获得中央级别的视察。

  携程虐童事件是怎么发生的,这背后的水有多深呢?

  一、偶然事件牵出的残酷事实

  11月3日晚,携程工作的一位妈妈发现11月1日入院,仅仅在亲子园呆了三天的孩子耳朵红肿,与相关负责人沟通后,负责人百般推脱。于是,这位妈妈第二天中午调取了监控录像,发现孩子被虐待。当天下午携程数位员工与院长沟通无果。

  当晚,孩子外婆外公与父亲到携程,观看了全天录像,观看中,触目惊心的虐童让孩子母亲与外公外婆当场崩溃,孩子母亲昏厥在会议室门口。

  次日,孩子母亲用快进方式看完孩子三天的全部录像,孩子在入园三天基本都是在被恐吓、殴打、关进监控盲区、被塞芥末,喷清洁剂过程中度过。期间发现多起虐待其他儿童事件。

  随后,视频曝光,携程组织家长会,施暴人下跪求饶,家长情绪激动,当场动手但是被阻拦。

  事实上,携程的亲子园开办已经两年,两年来已经有百名孩子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大量父母异常愤怒。而视频的传播引发了所有人的怒火。没有监控的角落还有多少类似事情,还有多少儿童被虐待?

  于是,事件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虐童背后的事情也浮出水面。


  二、为何重金福利反成为虐童地狱?

  对于携程来说,办托儿所性质的托幼机构是为了员工安心工作,是一项福利。携程投入场地资金,在2015年把这个事情办起来。

  但是,这个事情随机被政府叫停。之后长宁区妇联下属事业单位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承接了第三方外包,携程出钱,出场地,杂志社设立了“为了孩子学苑”,承担亲子园工作。

  其直接负责人张葆葆名下有8家公司,均与妇幼有关,她还是其中两家的法人,张葆葆还有民办非政府组织的身份——上海静安区江宁社区锦霞儿童益智服务中心的理事长。

  托幼机构的老师,是张葆葆以“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的实体从社会招聘的,年薪大约4-5万(实际上有应聘者反馈,教师工资是3000元,多拿钱需要多上课),招聘只写了大专学历优先,无资质要求。

  而保育员、保洁员之类的恐怕门槛更低。

  就是说,携程出场地,补贴运营,家长一个月拿2000多元托幼费用。一个月收入数万元的亲子班,人力成本只有万元左右。而仅仅携程就有若干个班,亲子业务显然利润丰厚。

  尽管携程是全国知名,海外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但是实际给他们员工看护孩子的老师、保育员,与城乡结合部给农村务工人员看护孩子老师、保育员拿差不多的工资。

  虐童的目的,无非心理发泄和让孩子易管教,降低劳动强度,后者的成分更多。而虐童的如果不被家长发现,就没有后果。

  事实上,有全程监控的托儿机构就不多,家长能去看的更少。携程办了2年多,也是刚刚被一个细心又负责的妈妈发现,调取了监控。

  上海类似携程的托儿机构很多家,全国幼儿园更多。多少虐童是没有被发现的,这才是全国为此愤怒的原因。

  三、携程本可做的更好

  互联网公司有类似托管的不止携程,京东三楼也有,京东的监管要比携程更严格。用京东家属的话说,这个事情如果发生在京东,刘强东能亲手宰了当事人。

  事实上,刘强东因为宿迁员工宿舍设计不人性,就开除过高管。

  托儿机构、职工食堂这类福利性质的东西,切忌外包后什么都不管,只给钱。

  以携程的资源,完全可以做的更好。第三方招聘为了利益最大化压缩工资,一个月只给3000元,携程的HR完全可以参与把关,招募更有爱心,更合适的老师、保育员、保洁员,给予一个月10000元的绩效奖金。按照专人(家长轮班其实更好)现场监控,录像监控。工作好拿奖金;工作不好不给;有虐童或者其他行为解雇,奖金用作律师费,起诉投入监狱(按照新刑法,虐童承担刑事责任,可入狱三年)。

  有合理的奖惩制度,有可靠的监督,虐童这种事情是可以避免的,福利也能落到实处,员工也会给携程创造更多的价值。

  四、社会责任的反思

  实际上,在90年代之前,大型国有企业都有自己的托儿机构。其实当时的老师素质还不如现在,很多就是企业职工。

  但是职工之间是同事关系,职工与企业有归属感,而非简单雇佣关系。就没有携程这种虐童。

  全国的幼儿园虐童案大多都是私立幼儿园,低薪招聘的老师。

  虐童的出现,是因为对低薪临时招聘,异地工作的老师来说,看孩子就是一项低薪劳动量大的工作,大不了换工作,工作本身不值得珍惜,丢了就干别的。而虐童可以降低劳动强度,同时被发现的概率小。收益是立竿见影的,风险是比较小的。

  相比之下,有正式事业编制,事实上终身雇佣幼儿教师顾忌就重的多。所以公立幼儿园的体罚限于罚站、短时间关小黑屋,虐童是不敢的。

  现在,国家正在考虑教师、医生的去编制化,不再给编制,给终身雇佣的承诺,这是很可怕的。如果教师、医生的工作都变成短期利益最大化行为,那么按照经济学规律,教师以虐待儿童勒索家长,医生以过度治疗,甚至没病治疗出病来,耗尽病人家庭所有财产是最符合经济利益的。

  日本有专门治死人牟利的医院,这是资本主义的原罪。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应如此。

  希望这次事件能唤起全社会的思考和呼吁,希望虐童案永远成为历史。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