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学通:中国崛起改变国际秩序了吗?

发表时间:2017/9/22   来源:中国评论通讯社   作者:束沐
[导读]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阎学通日前对国际秩序的内涵、类型与变化以及和其它概念之间的关系进行了深入解读。
他指出,国际秩序与国际规范、国际格局之间的关系需要厘清,规范和格局都不能用来界定国际秩序。他还对中国崛起对国际秩序的影响进行了分析。   


西方反建制主义兴起规则制定者成为挑战者


阎学通表示,近年来反建制主义在西方的兴起,让他发现,这次国际秩序的变化和历史上不太一样,因为这次的秩序挑战者不是来自外部,而是内部。

他指出,反建制主义对国际秩序造成挑战,内部的变化造成了外部的变化,以前最常听到的“中国威胁论”现在突然变少了,因为现在威胁国际秩序的反而是白宫,正如美国学者所说,“心脏”正在挑战自己的“身体”。   

他表示,一般来说挑战国际秩序的不会是制定国际秩序的人,但他以贸易秩序为例,现在发现中国作为崛起大国反而不挑战秩序,而是坚定维护自由贸易秩序,这个现象与传统观念上“霸权者维护秩序,崛起者挑战秩序”发生了很大变化,所以需要进一步弄明白。   


国际秩序与国际体系两者有区别

阎学通指出,很多人直到现在还分不清“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区别,有的研究机构曾经对此组织过一次讨论,结果说“经过讨论,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是什么关系,我们是不清楚的”。

他说,因为参与讨论的人对国际秩序和国际体系的定义不一样,没有人说出两者的区别,有的人怀疑两者之间会不会没有本质区别,只不过一个是软概念,一个是硬概念,只是两种表现形式而已。  
 
他认为,以他自己的理解,“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两者是不一样的,可见理解什么是国际秩序是一个困难的事。他也指出,很多研究国际秩序的文章都没能从秩序角度分析问题,而是从规范或价值观或体系的角度分析问题。
  

规范和秩序有四种组合 国际秩序不能定义为国际规范


首先,就规范和秩序的关系而言,阎学通认为,从规范和秩序的有无,可以分别形成四种组合。其中,“有规范、有秩序”形成了有规范的秩序,比如乒乓球比赛规定谁先到11分谁就赢下一局,大家比赛都按照这个规则来比赛。   

“无规范、有秩序”形成无规范的秩序。他举例说,比如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车和人也撞不上,再如没人组织的市场中也能讨价还价、有序地交易。

他说,这些都属于无规范的秩序,不需要规则照样执行,我们所讲的规范是人为制定的,但有些秩序是按习惯形成的,而有些习惯不是人规定的;再比如有的家庭没有家训但很和谐,有的家里墙上挂着家规,但打架打得你死我活,这就属于有规范的无序,即“有规范+无秩序”。
  
“有规范、无秩序”正是我们现在重点讨论的问题。

他说,现在制定了这么多国际规范也不能阻止相互之间的暴力冲突,比如贸易之间的制裁、反倾销、封锁等等,所以虽然是有规范的,而且是制定了无数成体系、无缺陷的规范,但就是没有人执行,这就属于有规范、无秩序的情况。   

“无规范、无秩序”,也就是既没有规范,也没有秩序。他举例说,在利比亚、叙利亚的战争和冲突就反映了这种情况。   

因此,阎学通认为,当你讨论秩序的时候,不管经济、政治、思想还是文化秩序,你首先要清楚规范和秩序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有了规范才有秩序。

他指出,基辛格犯了一个大的错误,他把秩序定义为规范,这是他错误的地方。他说,很多人在讨论,我们今天如何制定规范,但实际上你制定了规范又怎样呢?比如朝鲜就说“你随便定我就不执行,你爱怎么定就怎么定”。所以他认为,从这个意义上,我们首先要把规范和秩序的关系弄清楚。


  

只有以暴力违背规范的强制行为才是破坏秩序


其次,就秩序和暴力的关系而言,阎学通指出,秩序不等于没有暴力,竞争也不意味着没有秩序,比如所有体育比赛都有竞争,也都遵守秩序,不是说有竞争就没秩序,而是以暴力方式强行不执行规范的行为才属于破坏秩序。

他举例说,网络黑客直接进入本来需要密码才能登陆的邮箱,这就属于暴力行为。故他认为,当使用暴力不执行规范时才可以说破坏秩序,如果不是暴力行为,而是通过商量把事情解决了,这不意味着没有秩序。   

第三是规则和秩序的关系。阎学通解释道,规则是可以变化的,规则可以是A,也可以是B,如果按照B规则执行,那就是B类的秩序,如果按照A规则执行,是A类秩序。也就是说,秩序是可以分类的。

比如乒乓球比赛原先规定21分,现在变成11分,规则变了,只是变成另一类的秩序。比如拳击的规则和篮球的规则是不一样的,是两类不同的规则、两类不同的秩序,有很多体育比赛允许有身体接触,也有很多比赛不允许。   

他说,不同类别的规范可以确定不同类别的秩序,但不能用是否有规范来界定是否有秩序,只能以规范来界定这是哪一类的秩序。他举例说,比如贸易的大秩序没有发生变化,只是小类的规则发生变化,甚至都不会影响到大的秩序,所以仍然可以视为同一类的秩序。

但是网络可能不一样,比如原先政府在网络没有发言权、也不制定规则,但现在政府强行介入,造成一些企业和政府对抗,再比如网上从不署名到署名,这样秩序可能发生了变化,从不署名的秩序变为署名的秩序。
 

 
建立新秩序的本质是权力再分配 但不能用权力格局界定秩序


此外,关于权力分配与秩序的关系,阎学通表示,以前国内还有人拿国际格局来划分国际秩序,比如“一极格局秩序”“两极格局秩序”“多极格局秩序”等等,但他认为,实际上格局和秩序的关系不是这样的,不能拿格局来界定秩序类型。
  
但他同时指出,格局和国际秩序之间肯定是有关系的。他表示,实力决定了权力再分配,以今天国际格局为例,从美国一家说了算到中美两国分权,美国的衰落意味着美国的权力在减少。

比如说,1991年美国老布什发动战争可以号召37国参战,等到克林顿打科索沃也有二三十个国际响应,但等到小布什打仗只有十几个国家响应,假设现在让特朗普发动战争,他认为可能连五个国家都凑不够,这就说明了美国的国际领导力、国际动员能力在下降。   

他说,美国的GDP占世界总量的比例在减少,也从世界上第一大贸易大国下降为第二贸易大国,美国原来是150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现在变成只有20几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而中国从原来20几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现在变成150多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

他指出,实力格局的变化带来了新崛起国家要求分权的诉求,例如新崛起国家若在由守成国主导的组织中得不到更多份额,往往会新成立组织,用以稀释守成国的权力。   

所以他认为,建立国际新秩序的本质是权力争夺和再分配,但权力争夺这一本质并不决定秩序的类型,因为所有秩序变化都是权力争夺,所以用权力分配来制定秩序类型是不对的。   


中国崛起可能会改变国际秩序 但未必改变得了国际体系


最后谈及中国与国际秩序,阎学通强调,今天中国的崛起很可能改变了国际秩序,但我们未必能改变国际体系。因为现有的国际体系中的主要行为体还是主权国家,而且在现在回归主权的倾向更加明显,主权国家还是第一位的,自由主义的价值规范也没有改变。

他指出,中国可能会接过自由贸易的大旗,美国不再维护自由贸易,但中国要维护,因为中国是自由贸易最大受益者,源于中国开放程度比美国低。
  
他预测,中国崛起最后的结果是,国际体系可能没有变化,可能只改变了国际格局。因为实力格局改变了,从美国一家说了算,变成中美两家说了算。

这也可能出现一种情况,那就是中国只改变了国际秩序,但不改变国际体系,这未必是中国主观的想象,但结果就是国际秩序发生变化,国际体系不发生变化。   

阎学通说,如果这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历史发展趋势,那么研究国际体系变化可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国际体系变不了,但国际秩序很可能在发生变化,比如秩序变化在经贸领域可能已经发生了。

(注:本文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均不代表期刊网立场)

来源:中国评论通讯社
作者:束沐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