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教材出现致命错误:教材编写权开放还是收回?

发表时间:2017/9/13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
[导读] 这一事件引发了更广泛的疑问,教材中还有多少像这样的错误?这些低级错误又是如何产生的?
  教材编写权开放还是收回?
  不久前,湖南省一本地方教材《生命与健康常识》被曝存在“致命错误”,其中“溺水救护”知识出现错误。曝光后,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表示,就该教材部分内容不全面、不完善、更新不及时向全省中小学生以及社会各界表示歉意,并将印发更正通知。
  这一事件引发了更广泛的疑问,教材中还有多少像这样的错误?这些低级错误又是如何产生的?为此,有观点认为,应该开放教材编写和采用机制,引入市场竞争,避免类似的“致命错误”再次出现。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教材事关下一代成长,不能轻易交于市场,否则可能出现更加致命的问题。
  ●正方
  活力和稳定应该保持平衡
  张颐武(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教材编写和采用的模式,前些年一度开放给各省,各省可以自己编写教材,但这也并非开放给市场,通过竞争来进行。近年来的趋势则是在逐渐收回。
  开放和收回的讨论其实一直都存在,然而教材的问题兹事体大,很难说某种办法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但可以知道的是,完全开放给市场很可能导致风险无法控制,出现更大的问题。从目前的情况看,也确实还没有出现完全开放给市场的可能。
  当然,讨论的目标主要是中小学教材,大学教材的编写相对来说更灵活一点儿,经验丰富、学识更好的老师可以自行编写,经过一定的审定程序之后,就可以变成教材。另一个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是教辅材料,但教材的编写和采用一直都是严格管理、有限竞争的状态。这样做是有好处的,因为中小学教材的问题非常复杂,既有教育部统筹的需求,也有各地方自身规划的需求,还有考试、升学的问题等,很难采用开放的编写和采用模式。

同时,教材本身有极高的准入门槛,学校使用教材有统一的规范和要求,不是几个人突然有个想法,编一本书就能当教材的。
  从效果上看,收和放各有特点。收的结果可以更加方便地管理,保证教育质量,局限性则在于多元性不足,好的教学尝试和成果,难以快速体现在教材之中。放的结果,可以出现百花齐放的局面,也方便取长补短、互相促进,局限则是各行其是,难以控制教学质量等。
  其实,这些讨论意义并不是很大,且不一定可行,对教育的帮助也不是很大。以人们讨论比较多的语文教材为例,语文教育的目的是训练学生的语文能力,但很多讨论和这个目的没有太大的关系。同时,这些讨论也很难出现普遍认可的结论,也就更加难以做出选择。
  我们都知道,许多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是不可能纯粹依靠市场竞争的,教材事关百年大计,更要谨慎,既不能太死,也不能放任自流。而在教材的问题上,我想最重要的并不是开放还是收回,而是如何在稳定和多元、实用之间保持更好的平衡。
  教材的稳定性、基础教育的实用性非常重要,孩子是社会的未来,不可能把他们当成试验品,不能用他们来实验各种教材的优劣,一个人买了一件不好的商品,无非就是损失点儿金钱,但教育出了问题,就绝不是那么简单的。
  同时,教育本身也在不断地进步,尤其在互联网时代,各种新的探索、新的教育成果不断出现,现有的教材怎样吸收这些新的成果值得重视。同时,如何给新的探索留下一定的空间也值得思考。
  从小在网络时代成长的孩子对教材的需求和以前的学生并不完全相同,怎样适应他们的需求,这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
  所以,对于教材,统一的管理必不可少,但同时也应该考虑如何保持教育的活力,找到既适合教育,又能够保持探索性的方法,以此来适应社会的发展,适应不同时代的受教育者不同的特征。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