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楼产妇生母:她怀的是男孩 难道她婆婆不想抱孙子

发表时间:2017/9/7   来源:法制晚报(北京)   作者:
[导读] 昨日,榆林市第一医院官方针对“8.31产妇跳楼”事件再次做出说明,并公布了部分视频截图。目前,家属和医院就“谁拒绝了剖腹产”各执一词。
自女儿从榆林第一医院跳楼后,郝爱英的情绪就一直很低落,“看着女儿躺在那里,很难受。”郝爱英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大家心情都不好”。
郝爱英最想弄明白的是,为什么“有文化、有文凭、性格开朗、不是糊涂娃”的女儿会从医院的5楼跳下去,但截止目前,这个问题依然没有答案。她对网上“剖腹产之争”的说法颇为愤怒,她一直在强调,“这是我的亲生女儿,看着她难受,我会不难受?”“他们不同意,不出钱,难道我不会出?”
“她还有个弟弟,大大咧咧的,不可能抑郁。”姨姨否定了产妇有抑郁症的说法,“大学毕业后,她一直在做家教,给孩子们辅导功课,从来没有见过她生气,收入不知道,但他们的家庭条件还可以。”
9月6日上午,郝爱英又去了医院,因为“榆林市卫生局来调查女儿跳楼的事情了”。她说,现在事情没有进展,医院也没个交代,只是把责任往外推,这让他们非常接受不了,“医生没提过一定要剖腹产,也没有说过有无痛分娩。”
郝爱英说,现在他们的想法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未来可能走法律程序。
对话产妇母亲
回忆当天情况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您还记得当天的情况吗?
郝爱英:跳下去的时候,我就在医院。我们最后一次问医生的时候,说十指都开了,孩子和我女儿都好着呢,准备上产床,让我们家属在外面等着。
等待的时候,有两个刚出孩子被抱出来了,都不是我们的。后来又出来一个了大夫,我们就问他,“我们的产妇呢?”大夫说,“你们产妇不知道到哪儿去了,找不到了。

”一听他说这个话,我们就进产房去找,产房里的大夫问我们怎么进产房了,我们和大夫说,我们的产妇找不到了。但是进去后,四处也没有找到我女儿。
后来又过来了一个男大夫,一个女大夫,男大夫指了一下窗户,说“你们的人在这儿呢。”然后就说出去,出去,让我们去外面等。
但还是没看到女儿,我当时心里就想,女儿是生孩子去了,还是藏在哪儿了?还是在哪里坐呢?出了产房,我就给我丈夫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女儿找到了。刚挂了电话,我就听到有人说楼底下躺了一个人。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当天女儿下跪的时候,情绪已经很不好了吧?
郝爱英:情绪不好是肯定的,但那是因为难受。她跪是因为疼,是不由自主的下跪,不是有意的下跪。她是我的亲生女儿,她要是有意的下跪,我心里能好受?我肯定不好受。我不可能拿我女儿的生命开玩笑。现在我们两家人都是心平气和,其实她的公婆和丈夫都很疼她,我们两家人一直就和一家人一样,大家都没有外心,都一心一意为了我女儿着想,如果他们有外心的话,我们娘家人不会饶了他们。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如果是您女儿的丈夫和婆婆不同意剖腹产,您应该也不会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吧?
郝爱英:她的丈夫和婆婆不同意,为什么不同意,难道她婆婆不想抱孙子吗?她怀的是个男孩儿啊!这不是她婆婆的亲孙子吗?她是我亲生的,如果他们不同意,我知道的话,我不会给他们钱吗?医生一直没有强调过必须要剖腹产,你们都说我们家里如何如何,其实穷也罢,富也罢,不给花钱也罢,她是我的亲生女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不想让她发生这样的事情。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当时医院有抢救孩子嘛?
郝爱英:后来我知道楼底下的人是我女儿的时候,她已经在抢救室里了。当时抢救了48分钟,但最终大人和孩子都没抢救过来。第二天警察来和我了解情况,我又不知道当时是什么情况只是听一个大夫说,我女儿跳楼的时候,他拽了一把没拽住,你们既然拽了一把没拽住,还出来和家属要人,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