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国忠:郭树清对风险控制很严肃 过去很多部门是应付

发表时间:2017/8/23   来源:凤凰财经综合   作者:李宁
[导读] 近年来几乎很少接受中国媒体采访的谢国忠,一谈起中国房地产与经济中的种种怪相,依然难掩真知灼见。
作者:李宁,来源:断层智库(ID:duancengzhiku)

近年来几乎很少接受中国媒体采访的谢国忠,一谈起中国房地产与经济中的种种怪相,依然难掩真知灼见。

两年前,也是这个时候,股灾前的高位,我当时所在媒体采访谢国忠后,发了一篇稿子标题是“这波A股就是个骗局”,没多久,股市轰然倒塌,至今难起;两年后,同样是年中,中国经济这两年引发的争议大概也超越以来,比如高西庆先生就谈到放弃了市场改革的目标,而与谢国忠的交流中,我也希望人们在听到他话语背后更要了解其逻辑。

很多时候,逻辑与现实总是天壤之别,人们在一边漫骂谢国忠的房地产论,一边是否应思考这里为什么如此疯狂?是经济学或自由市场理论错了,还是错的是这里的人?尤其是政策制定者?

作为十年前的亚洲最佳分析师,不管是在世界银行做经济研究,还是摩根士丹利做首席经济学家,谢国忠为讲他认为的真话往往也在付出代价,比如曾批评新加坡政府。在此之前,他曾准确预测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赢得相当大的赞誉与掌声。

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从来不是经济学家以理论与模型就能计算出的,人类从人性本身来说自古至今也无法避免。谢国忠今天的预言到底是对是错?或许答案还得留在以后,如同当年哈耶克一样,几十年后才被全球公认。

话不多说,断层智库将陆续为读者发表出与谢先生的交流内容:

断层智库:上个月底,穆迪28年来首次下调中国政府主权信用评级,您接触海外投资者也很多,如何看待这一下调逻辑?

谢国忠:去年穆迪已经把中国的评级方向,趋势调整为负的,降级是不可避免的。降级主要是考虑中国的负债高,主权评级含义跟一般公司不一样,因为国家是可以印钞票来还债的,评级并不是说不还钱的可能性,包括了各种各样的含义,比如拿到的钱不如预期价值。

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货币从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长期处于高位,增长比名义GDP增加高很多。

所以货币的增速目的是应该把人民币贬值,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美国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明显对中国产生很大变化,中国现在不能贬值。

因此,受国际的边界条件影响,中国的货币增长也在放慢,引起了我们看到国内现在的一系列问题。

断层智库:评级下调后续还将产生什么影响?我们看去年至今,外管局关于资金在境外使用方面也出台了不少措施。

谢国忠:是的,很多在国外的外币消费造成了资本外流,你看香港的资金流出起伏都是跟中国资本外流有关,很多消费开支是把钱拿出去了。所以中国现在的既定政策是汇率不能贬,因此限制货币外流是不可避免的。

断层智库:但这显然是有悖于市场方向。

谢国忠:中国从来没有改变过鸟笼经济,什么改革什么政策从来都是封顶的。它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收回来。

断层智库:接回负债本身,我们看到国企债务以及非金融债务这两年都持续飙升,国际机构不同口径下目前基本上也在全球排前了。

谢国忠:中国杠杆这么高的主要原因是,大家都相信政府不会让任何人倒的。所以贷款没有风险。所有的风险都是政治风险,中国政府只要存在,那所有的公司都不会倒,中国的整个负债都是建立在政治信用上面的。

只要能控制住把钱不让流出去,那杠杆还可以继续上升啊,中国老百姓如果共识认为高通胀会出现,他就会把钱拿出去换成资产,你看中国的房价相对收入来说,全世界最高,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比中国更高,包括日本最高点的时候。

为什么大家去炒这个?很多人认为货币过多总会爆发通胀,这种思维方式就跟国际环境发生冲突,因为国际上要求是中国货币不能贬,货币不能贬,那通胀就起不来,最终货币超发会引起大量的破产通缩。中国两种可能都有的,一种是通货膨胀,一种是破产通缩。

断层智库:通缩在国内也有争议。

谢国忠:通缩是由于投资过多引起来的。因为中国经济不平衡,所以它通胀都在房地产市场里,把货币都跑到房地产领域了,所以引发了大量的通胀。

但实体经济里又有大量的产能过剩,也有通缩压力。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